第三章 木雕、魔君(4)

    高挑白影紫色巨刃一翻,朝少女缓缓落下,杀一个凡人,他根本不需要出全力。少女正眼也不瞧他,等巨刃到了眼前,才伸出两根青葱般的手指一夹,竟用两根手指捏住了巨刃的刀锋!高挑白影心中冷笑,他猛地用力一压,却现紫色巨刃纹丝不动,不禁骇得身子一颤,这女子到底是个凡人,还是个顶级的高手?他猛一抬头,就瞧见少女的身后出现了一道朦胧的幻影,那幻影高达丈许,身躯庞大,仿佛一头无比凶悍的雄狮。

    三人都被吓得傻了,高挑白影结结巴巴道:“您,您是大魔童?”

    那少女脸色冰寒,双手用力一折,紫色巨刃啪地折断,她寒声道:“既然知道,那你们自裁吧!”

    那紫色巨刃乃是高挑白影的本命法器,法器被毁,他哇地喷出一口鲜血。

    所谓大魔童,就是修为过第七层的魔修祭炼出来的魔童,其战力与主人相仿,眼前这少女显然不是第七层修炼者的魔童,就凭她手裂紫色巨刃的力道,绝对是第八层以上的顶级大魔童。

    这一刻,高挑白影悔得连肠子都青了,他暗骂自己,怎么就不动脑子想想,一个第一层的修炼者和一个凡人,凭什么有恃无恐地从他们身边走过,如果不是极傻,就是极强,这修炼界,傻子有几个能命长?

    “扑通——”

    高挑白影当即跪下,双掌不断抽着自己耳光,哀求道:“我们三个有眼不识泰山,不小心冒犯了您老人家,请您大人大量,不跟我们小人计较!”另外两个白影看清眼前形势,也一起跪下,瑟瑟抖。

    此刻,那四具尸体的眼神中都流露出鄙夷之色,石卫东的头颅更是想要笑出声来。

    少女望着趴在地上苦苦哀求的三个白衣人,道:“泽儿,你觉得本君该如何处置这三人?”

    那少年不是别人,正是与吴非有着半面之缘的大明朝同门师弟欧阳济泽,那少女则是来自雪国堤湖村的鄂雅族少女凤娅琪,但此时的凤娅琪已不是最开始的凤娅琪,认识她的人会完全觉得她陌生,凤娅琪的眼神和心智变得阴冷和无情,浑身都透着一股寒意。

    泽儿身形一动又来到近前,道:“玄女山有禁制,施展第四层修为以上杀人,怕是不妥吧?”

    凤娅琪微微皱眉,道:“哦,你的意思是放过他们?”

    地上三个白衣人闻言顿时心中一喜,看来这两人有所顾忌,他们的小命有望保全。

    高挑那人心中连呼侥幸,这厉害的魔修要是都放自己魔童进来探险,那他们以后还有什么活路?要知道魔童本身可以不带修为,变成一个凡人,许多有禁制的地方,对他们并不起作用。

    泽儿道:“算了,跟这些蝼蚁计较什么!”他口中说着,手里忽然多出一支五尺长的金剑,扑地一声将那高挑的那白衣人钉在地下,高挑那人毫无防备,他怎么也不信自己要这么死。

    另外两个白衣人想要起身逃跑,却现身子完全不能动弹,那幻影已将他们全身笼罩,身上一点灵力都施展不出。

    泽儿悠悠地道:“你们进山的话,我本来可以不杀你们的!”他拍拍高挑那人肩膀,又道:“你们若是一开始全力相抗,我们也未必能留住三位!”

    高挑那人双眼凸出,悔恨交加,他刚才完全是被对方显现出的幻影吓倒,失去了抵抗意志。

    凤娅琪哼了一声,目中有赞许之色,道:“感觉怎么样?”

    泽儿刷地抽出金剑,高挑那人一道血箭从头顶喷出,泽儿身子一闪来在凤娅琪身边,道:“有意思啊。”右手一伸,一道白气从高挑那人尸身上飘荡而出,被那金剑慢慢吸收。

    剩下两个白衣人脸色大变,脱口道:“炼魂剑!”

    泽儿不屑地道:“炼魂剑算个屁,我这是极上魂之剑!”

    两个白衣人身子簌簌抖,那炼魂剑已经万分恐怖,但魂之剑却是集各种搜魂炼魂术于一身,是最有名的十大凶器之一,不但恐怖而且更邪恶。

    泽儿问道:“你们两个哪个门派的?”

    左边那白衣人结结巴巴道:“我,我三生,是,是青潇派的弟子,已经离山十年了。”

    右边那人道:“我,我叫刘宇峰,也,也是青潇派出山的弟子。”

    泽儿若有所思,道:“青潇派,我听说是神道的第一门派啊,怎么在玄女山干这种杀人勾当的,都是正道门派出来的弟子?”

    凤娅琪道:“我早跟你说过了,这修炼并没有神魔之分,心魔,即魔!”

    泽儿点点头,金剑慢慢刺进左边那春三生的心窝,脸上还带着灿烂的微笑。春三生惨嚎着,身子扭曲痛苦不堪。

    “杀生算不算魔?”

    泽儿问道。

    凤娅琪道:“你杀他,是因为他要杀你,这算什么魔?”

    泽儿带着一丝困惑,道:“可是,我跟了你也做了不少恶事,他要杀我就一定是魔?”

    凤娅琪苦笑道:“你觉得跟我做的事,都是恶事吗?”

    泽儿将金剑从春三生身上缓缓拔出,两道血箭从他身上前后喷出,泽儿竖起金剑,春三生本已痛楚无比的脸上更加惊骇,此时他还没有完全死绝,但一缕神念却从鼻端溢出,化作一道白气被吸收进金剑。

    刘宇峰看得涕泪横流,这种死法,是他做梦都会吓醒的惨死之状,此刻他痛恨自己没有学会自爆神念之术,虽然自爆神念无比凄惨,但总比此刻被炼魂好。

    那金剑吸收了两条神念,忽然漾出一圈金色的涟漪,泽儿闭上双眼仿佛享受一般,片刻后,他剑尖又对准了刘宇峰,道:“刚才我杀你们,还觉得略有不忍,现在却不觉得了!”

    凤娅琪出一声怪笑,道:“人即是魔,魔即是人,神也一样,神到极处就是魔!”

    泽儿对着刘宇峰道:“有人说过放下屠刀,立地成佛,但是很遗憾,你没这样的机会了!”

    刘宇峰哀嚎道:“饶命啊,饶命!”

    泽儿道:“这感觉很好,你们的刀下之魂何尝不是也这样哀求过你们?”他金剑一戳,从刘宇峰的口中戳入,后脑透出。

    凤娅琪冷笑道:“你刚才的话是狗屁,如果放下屠刀能立地成佛,那所有需要证明自己能力的人都会先拿起屠刀杀人,如果真的肯放下,那也是该杀的已经杀完!”

    泽儿若有所思,道:“你说的也对。”

    凤娅琪身后的幻影此时已经消失,她的神情逐渐平静,淡淡道:“地上还有四人,也一起收拾了吧!”

    泽儿金剑一抬,眼中寒光再现。

    “好——”

    暗雾中,有沉闷而凄厉的惨嚎响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