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章 木雕、魔君 (2)

    雾瘴之中,隐隐走出三条人影,这三人都是白衣白裤,在这冰雾之地,并不容易被觉察。

    三人一高两矮,身形结实,令人惊奇的是,他们的修为竟被隐藏起来,让人看不清到底是第几层的修炼者。

    赤霞夫人冷笑一声,道:“螳螂捕蝉,黄雀在后,三位真是好手段,隐藏得真是深刻!”

    那三人逐渐走近,到了距离二十步的位置停下。

    一股威压向吴非他们袭来,吴非暗惊道:“这三个家伙比刚才那四个银剑黑影杀手只怕还要强,刚才那四人只有一人是第四层高阶,其余三人还只是中阶,这三个家伙只怕个个都是第四层高阶。”

    走得近了,彼此都能看清对方的面容,只见这三人打扮和装束一模一样,都是长披肩,面目模糊,他们穿了一身白袍,为那人个子高挑、脸色惨白,一对眼睛却是泛着红光,他冷冷地开口道:“你们几个很厉害!”

    赤霞夫人一抱拳,道:“请问三位有何指教?”

    高挑那人道:“我们来这里的目的还用说么,大家心知肚明,何必废话?”

    赤霞夫人点头道:“不错,你们不进内山,只是在这里截杀。”

    高挑那人点点头,道:“几位本来战力很强,和我们三个应该有一战,可是现在折损了一位,真要动手的话,一定是落了下风的!”

    赤霞夫人微笑道:“那么阁下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高挑那人冷冷一笑,指着两具尸体和两条受伤的黑影,道:“留下战利品,然后你们走!”

    赤霞夫人皱眉道:“这四人是我们抓住的,凭什么给你们?”

    高挑那人傲然道:“不凭什么,就凭你们四个打不过我们!”

    赤霞夫人道:“没有打过,你怎么知道我们不是对手?”

    高挑那人哼了一声,道:“你可以试试,我们只是不想消耗,再被其他人占了便宜。”

    赤霞夫人道:“好,让我们商量一下。”她回头对吴非三人道:“你们的意思呢?”

    董玉道:“这四个家伙我们要了也没多大用,给他们就给他们吧。”

    龙三了摇头道:“不行,最多给他们一半,我们怎么也要得到一些补偿。”

    吴非想了想还未出声,对面高挑那人对着他冷笑道:“其实,刚才那一战,这四个笨蛋就因为忽略了你,否则就算那老女人不死,也打不过这四个笨蛋,只是你修为太低,一旦被人看穿,便很难再挥作用!”

    吴非心中也是冷笑,暗道:“你看穿我什么,蓝月光的迟滞之术么?”他朝赤霞夫人点点头,意思是让她做主。

    赤霞夫人道:“三位,就算你们有必胜把握,真动手起来,妾身要拉一个陪葬也不是难事,请你们掂量一下,这四个家伙是我们收拾的,这两个活的,给我们留下罢!”

    高挑那人嘿嘿冷笑,道:“在下没有改口的习惯,你们若不同意,那咱们只好手下见真章。”

    吴非上前一步,开口道:“我们进山并非要杀人越货,谋财害命,这四个家伙全给你们处置也无妨,只是在下有个小小的请求,除了这四人,别的都归我们如何?”

    高挑那人一怔,道:“除了这四人,还有什么?”吴非道:“在下只问三位答不答应。”

    高挑那人朝四下扫视一圈,冷笑道:“好啊,我答应你,那老太婆我们本来就没打算要。”

    龙三了脸上显出一层紫气,他强压住怒火没有作声。

    吴非抱拳道:“如此多谢三位了,那在下再问他们一句话没关系吧?”

    高挑那人做了个请便的手势。

    吴非对地上捆绑的那黑影道:“你们刚才杀了三个女子,还有一个,她人呢,藏在哪?”

    地上的黑影翻了个白眼,龙三了一脚踢在他脑袋上,道:“问你呢,别装死!”那人恨恨道:“就在附近,有本事你们自己去找!”

    对面三人恍然大悟,原来这小子是要找幸存下来的那女子,吴非四下搜寻,却一无所获,高挑那人忽然哼一声,道:“刚才在那边,有一排冰窟,其中一个冰窟里有个被束缚住的丫头,应该就是你要找的,很遗憾,我已经将她化成灰烬了!”

    躺在龙三了脚边的黑影哈哈笑道:“不错,我们就是将她藏在那边冰窟中,你刚才还说我们禽兽不如,但每个进山的修炼者都会这么做,凭什么就说我们无耻,难道你们不是,不想将我们当作战利品来分?”

    吴非的脸色已经变了,朝对面道:“你,你为什么要杀她?”

    高挑那人毫不在意,讥讽地道:“几个小丫头在玄冰崖下就该死,这种修为也敢来擅闯玄女山!我放过她们一次,还不是被别人抓了?既然早晚要死,我让她少受点侮辱,有什么不好!”

    吴非双拳紧握,咬牙道:“这玄女山,最适合出入的就是那些纯洁无瑕的女子,可是为什么现在进来的,都是你们这种心思龌蹉、肮脏卑鄙的畜生,难怪进玄女山的人都出不去,就是被你们这样的恶贼给杀死了!”他转身对赤霞夫人道:“我不想和这种人讲条件。”

    高挑那人脸上肌肉不住抖动,终于冷冷道:“你们谁作决定,难道是你小子?”

    赤霞夫人朝吴非摇摇头,示意他一定要忍,吴非终于咬牙道:“好吧夫人,我听你的!”赤霞妇人朝对面一拱手,道:“这四个家伙是你们的,我们走!”说完,丢下地上的两人两尸,带着三人转身而去。

    待到吴非他们走远,三个白衣人走过来,左边那人道:“老大,那小子刚才语出不逊,很是可恶,为何放过他?”

    高挑那人一脸冷漠,道:“他说的没错,我们是肮脏卑鄙、无耻下流,我们不敢进内山,就是为了在这里打劫!”

    左边那人道:“那又怎样,成王败寇,但那小子也太狂了!”

    高挑那人瞥了一眼两人,道:“你们觉得真动手的话,我们一定会赢,地上这四个家伙一定比我们弱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