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章 木雕、魔君(1)

    吴非在蓝月光上依然用了迟滞之术,但没有龙三了暗器的配合,那人身形也就是一顿,一顿之后,剑光扫到盘龙盾上,啪地将吴非两人推到冰层边缘,吴非一低头,就见梁婆婆残破的大半截尸身躺在一边,她的下半身已经不见。

    那人此时突然想明白刚才之事,恶狠狠地道:“小子,原来你才是杀死老四的凶手,你这把短刀果然诡异得很!”他口中说话,行动却一点都不慢,身子一晃出现在吴非和董玉身旁。

    吴非这时顾不得董玉,他身子一弹,飞身而起,蓝月光脱手射出,那人有了提防,身子猛地偏开一步,就算吴非的蓝月光能让他身法缓一缓,还是不能伤到他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那人身子偏开的瞬间,忽然扑地一声,一支断了龙头的拐杖从他屁股中间贯入,那人惨嚎声只出一半,口中蓦然多出了一截断裂的杖尖,这一瞬间,他变成了一根串烧。

    梁婆婆的声音桀桀响起:“你以为老身死透了么,可笑!”她刚才奋起余力,做出最后一击,将那人自下而上贯穿叉死。

    董玉见梁婆婆面目狰狞,一条左臂也只是挂在身上,不由连退了两步。

    吴非忙上前扶住梁婆婆,道:“婆婆,您怎样?”

    梁婆婆咳出一口鲜血,身子又软了下来,她艰难地道:“老身现在还,还剩一口气。”

    吴非忙掏出一枚回复丸,道:“您别说话了,这是清笛长老给我的极品回复丸,您吃了一定没事的!”

    梁婆婆摇摇头,眼角向赤霞夫人打斗的方向望了一眼,只见围住赤霞夫人的两人心神已乱,先前的攻势已变成了狼狈的防御。她脸上露出一丝微笑,艰难地道:“老身血脉皆断,就算不死,也已残废,玄女山处处危机,我不能陪你们了,你,你们要是碰到老高,跟他说一声,老姐我,我先去了!”她话一说完,瞳孔骤然放大,双眼变得灰蒙蒙一片。

    吴非叹息一声,梁婆婆从相识到跟他们进山,半天还不到,想不到这么快就要跟她死别,董玉掩面道:“婆婆这次真的死了。”

    此刻围攻赤霞夫人的两条黑影睚眦欲裂,他们没想到两个同伴这么轻易就被干掉,现在形势是二对二,还有一个使用神秘法器的少年在一边虎视眈眈,这一战他们的赢面已经很小。

    龙三了此时暗器对着剩下两人乱飞,赤霞夫人完全占了上风,那两人互望一眼,不由生出退意。

    吴非瞧了一眼对战的形势,对董玉道:“走,我们去帮忙!”

    此时那边的酣斗中,一条黑影突然一招泰山压顶,一大篷剑光将赤霞夫人全身罩住,赤霞夫人知道两人想逃,猛地将巨戟交到左手挡住对方的一击,同时右手向胸口的黄色的弹珠抓去。

    那人叫了一声走。身子倒飞而出,疾如流星般向玄冰崖方向的瘴气中掠去。

    另一条黑影跑的更快,先前的剑光一出,就已经转身跃出,但论身法的灵动,他如何与龙三了比,还没跑出十步,就被飞刀、飞叉等数十件暗器挡住,好不容易躲开暗器,瞧见赤霞夫人追着同伴而去,不由心中一喜,忙向另一侧跑去,但他刚转身,就瞧见吴非和董玉挡在他要逃走的路上!

    那黑影大怒,心想我落难凤凰不如鸡吗,正要挥剑朝两人劈去,忽然想到刚才两位同伴都莫名其妙地死在和他们交手的过程中,这里面一定有古怪,他来不及细想,身子猛地一跃,从两人头上飞过!

    “刷——”

    一道白光从脚下升起,朝那黑影的小腹射去,那黑影毫不停留,身子猛地一缩偏到一边,不但避过了白光,还避开了龙三了追来的数道暗器,他心中得意,暗道:“就算你这法器有古怪,我不和你正面相接,你能拿我奈何?”但意念刚起,就看见迎面突然张开了一张白帆。

    那黑影这一惊非同小可,此时他想变招已经来不及,扑地撞进白帆,这片白帆像一团软绵绵的棉花,也不知里面有些什么机关,这时那黑影的身法和闪避都已失效,他胡乱地想要挣脱,觉得背后剧痛,至少有七八件暗器钉在他的后背。

    龙三了身形一闪来到近前,他手中多出一支短枪,挥手就朝那黑影后脑刺去。

    吴非忙道:“且慢!”

    龙三了恨恨地收枪,抛出一条绳索,将那黑影捆个结实。

    刚刚收拾完毕,另外一边传来一声惨叫,三人一起转头,就见赤霞夫人负手而立,不远处一丛黄光在灼烧,一条人影在黄色的焰火中挣扎扭曲。

    赤霞夫人拈着两枚黄色的珠子,淡淡道:“护体佛珠?嘿嘿,你的眼神也太差了!”

    被吴非他们抓住的那黑影惊道:“这,这是追风珠?”

    吴非点点头,心中想道:“赤霞夫人用的乃是追风搜魂珠,和她对战,不分出胜负可不能轻易逃跑。”

    龙三了一脚踢在地上那人脸上,那人声音顿时变哑,龙三了趴下身子,一手抱起梁婆婆,一手取出一个玉瓶,自言自语地道:“老不死,你可终于死了,没想到我们三个年纪最小的反而最先死!”他说着将玉瓶放在地上,双膝盘起两眼微闭,口中念起一串咒语。

    一缕近乎透明的白气从梁婆婆身上溢出,没入了玉瓶中,吴非知道,龙三了正在施展神念收存术,第四层修为以上的修炼者,通过这种咒语,可以保存神念,以后有机会可以夺舍,也有可能寄生在法器上,只是吴非从未用过,不知道这样做到底是好是坏?

    做完这一切,龙三了将玉瓶郑重收好,又将梁婆婆的尸身烧了。

    四人重新聚在一起,那嘶哑声音的黑影此刻已被烧得浑身焦炭、面目全非,但却还未死绝,他睁着一对死鱼眼睛恶狠狠地盯着四人。

    赤霞夫人正要说话,吴非忽然朝远处一抱拳,道:“三位隐匿在暗处瞧热闹的朋友,看了这么久,不妨都出来吧!”赤霞夫人和龙三了都是一惊,以他们的修为都感受不到有人在一边偷窥,吴非居然感觉到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