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章 黄雀、黄雀在后(4)

    络腮胡边上的三角眼十分凄惨,他急切间来不及取出法器,就将玉盘拦在胸口,但那道劲风根本不是射他胸口,而是将他额头射穿,此时他头上多出一个血洞,脑浆正汩汩流了出来,他双眼鼓起,竟是瞬间毙命!

    瘦削汉子修为最低,他没有做出任何反应,就被一箭射心,胸口前后都喷出一道血箭,显然也活不多久。

    “嘿嘿嘿……”

    一阵怪笑过后,一个幽冷的声音从一侧传来道:“三个蠢货,知道那妖熊摔下来摔死,为何没人去取妖晶?”

    这声音刺人耳膜,让人浑身战栗,络腮胡听不出声音从何处传来,他忍痛问道:“你们是什么人,为何要杀我们?”

    那声音又是一阵怪笑,道:“因为你们想做的,也是我们想干的!”

    络腮胡无力地道:“你们,你们也是魔道的人?”

    那声音冷笑道:“说对了!”

    络腮胡咬咬牙,道:“好,我知道了,这妖熊就是你打死的,你们是故意在这里设置圈套!”

    那声音带着怜悯,道:“不对,那并不是我们,杀死妖熊之人,因为怕触玄女山的禁制,所以他没有取妖晶!”

    络腮胡叹息一声,道:“也许他是现了你们在这里布置了陷阱,才故意不取,就是要瞧瞧你们的反应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周围的雾瘴之气忽然减弱,三条白色人影出现在络腮胡他们周围。这三人打扮和装束一模一样,都是长披肩,面目模糊,他们穿了一身白袍,在雾瘴中,衣袂飘飘犹如鬼魅。

    出声音的是靠近玄冰崖的高挑那人,他阴你以为布下几张阵符,就算是陷阱?别说我们魔修不会上当,就是刚才上去的五个家伙,也一样看破了你们。”

    瘦削汉子心脏被射穿,已经将死,他忽然道:“那,那我取不取走妖晶,你们会不会对我们下手?”

    高挑白影嘿嘿阴笑道:“会,但我们对那些想进内山的,一概会放行!”手一招,三角眼手中的玉盘便飞到了他手上。

    络腮胡惨然笑道:“好,放行,你们厉害,等他们能出来再动手是不是?想不到螳螂捕蝉,黄雀在后,我黑手莫七星竟然死在这里,三位能不能留下个名号,让在下死得明白?”

    高挑白影迈步过来,他冷笑道:“你这种角色,也配知道我们是谁!”他手上忽然多出一柄七尺的紫色巨刃,双手一挥,一道紫光出,络腮胡凄厉地一声嚎叫,身子瞬间被分为两半。

    高挑白影瞥了一眼地上的瘦削汉子,只见他身子僵直,已经死去,不由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另外两条白影靠拢过来,三人传递了一个眼神,一条白影抓过三人尸体上的宝囊,高挑白影手心升起一团紫色火焰,将地上三人尸体点着,片刻后,三人化成一片灰烬,消散在雾气中。

    高挑白影若有所思道:“走,河边的好戏就要开始了!”

    此刻离玄冰崖二十里之外的一条冰河边,站着五条身影。

    这冰河有二三十丈宽,令人惊异的是,它的左岸结冰,右岸却是水流湍急,那五条人影站在结冰的岸边,向对岸望去,只见冷雾飘忽,山影曈曈,似有说不出的诡异。

    这五人自然是吴非一行,此刻吴非眉头紧皱,开口道:“奇怪,到了这里,我再也追踪不到他们的踪迹,好像凭空消失了一样。”

    梁婆婆道:“也没什么好奇怪的,他们应该是过了河,所以我们才无法追踪。”

    龙三了犹豫道:“但是过了河,就等于半只脚踏进了玄女山的内山,想要回去就必须重新找一条路出来,如果你想原路返回,那是万万不可能了。”

    吴非奇道:“为什么不可能?”

    梁婆婆道:“你知道这条河叫什么名字吗?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这条河,有人称他叫无相河,也有人称它叫幻相河。”

    梁婆婆道:“你过了这条河,再按原路返回,绝对找不到我们现在的落脚点,外面能买到的玄女山的地图,基本就是以这条河为分水岭,过了这条河,一切都变幻莫测,如果进了内山的界限,那就只要一条道走到底。”

    龙三了皱眉道:“想不到那家伙居然赶得这么急,一点都不给我们留时间!”

    这无相河左岸的冰层颇厚,五人踏着冰层向前走去,奇怪的是,这冰层的冰面并不平整,居然崎岖参差,高低不平。

    空气中似乎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血腥,吴非一摆手,道:“站住,不要再前行了!”他伸手一指,董玉点点头,走到冰层的一点,伸手拍开冰层,从下面抓出一具尸体来,这是一具年轻女子的尸体,她身材妙曼,姿色姣好,只是脸上带着不甘和幽怨。

    无相河的左岸结冰之快,令人匪夷所思,董玉刚拉出尸体,冰面涌上一层河水又结成冰面。

    吴非翻看一下这女尸的衣角,不由惊道:“这,这是云崀派的弟子,她,她刚死不久!”如果吴非先前再早一刻到达玄冰崖,就会认识这女子,她便是先前四名女子中的红儿姐。

    红儿姐的尸体躺在冰面上,已变成冰人,她的相貌栩栩如生,可是咽喉和心脏处却各有一个拇指粗的黑洞,显然是被厉害的法器一击而亡。

    赤霞夫人摇摇头,道:“谁下的手,连这么年轻的女孩子都不放过,真是太没人性了!”

    董玉从红儿姐的腰间解下一个宝囊,神念探入其中,道:“奇怪,为什么她的东西都在里面?”

    梁婆婆叹息道:“也许是这个女娃娃修为太低,杀她的人根本不屑于掠夺这种低修为者的宝囊。”

    吴非拿过那个宝囊,神念探入其中,现里面有几张便宜的阵符,还有一些女子的物事,此外,只有七八块银石。他双拳紧握,怒道:“不为劫物,为何要杀她?”

    梁婆婆指着不远处冰层下另外一具女子尸体道:“也许他杀完以后,搜过一个女娃娃的宝囊,觉得太过寒酸,剩下几个,他就懒得去拿了!”

    吴非从齿缝中崩出两个字:“畜生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