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章 黄雀、黄雀在后(3)

    四人起身,正要向冰崖上攀爬上去,忽然不远处似传来一声桀桀的怪笑,四女一惊,立刻排成队形。

    红儿姐娇叱道:“什么人鬼鬼祟祟,还不给本姑娘滚出来?”她一连喊了两声,却无人应答。

    瘴气之中,几步之外便什么也看不见,微胖女子犹豫道:“红儿姐,刚才那声音或许是妖兽,我们快走吧!”

    红儿姐警觉地道:“好,我们就走,但我们不要上玄冰崖了,既然那妖熊是从上面摔下来的,那上面一定是别人走的路,我们最好不要跟在别人后面,免得误会!”

    三女赞同,红儿姐带着她们从山壁下绕了过去,消失在瘴气中。

    等到四女走远,络腮胡呸了一声,道:“真是晦气,这四个丫头差点浪费了我们的阵符!”

    三角眼道:“老大,难不成你怜香惜玉了,这四个妞儿干吗要放过?”

    络腮胡不屑道:“这种妞身上有什么宝贝,别打草惊蛇,把她们吓跑就可以了!”

    瘦削汉子很是不屑,心里想道:“你刚开始还说走过路过不要放过,现在却变成了不要打草惊蛇,自己前后不一,还说我蠢。”

    这时,三角眼手上的玉盘忽然又转动起来,他咧嘴笑道:“老大,你果然英明,刚才若是对那四个妞儿下手,这一单就做不到了!”

    络腮胡得意地笑道:“看来今晚是老天要我们开张,希望这次来的是高手!”他手上黄芒一闪,一圈隐匿的波纹荡开,将三人掩盖住。

    “这里是玄冰崖!”

    片刻之后,一个少年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只听一个苍老的女子声音道:“小家伙,你好像对这里的地形比婆婆还了解,难道你来过这里?”

    少年的声音道:“没有,我只是搜集了一些玄女山的地图,也不知对不对?”

    苍老的女子道:“你要小心,外面卖的那些地图,十张中有九张是假的,剩下那张真的,也就是玄女山的外山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有五人靠近了山壁。

    那三人躲在三四十步之外,络腮胡手里拿了一面法镜,对其他两人做了个手势,他心头怦怦直跳,因为这次来的五人,有一人修为是第四层高阶,两人是第四层中阶,剩下两个第二层的,其中一个少年有些古怪,因为他居然走在最前,好像能在瘴气中辨别方向。

    这五人正是吴非一行。

    吴非有千里眼,在瘴气中行走、辨别道路自然要比其他人厉害,这让梁婆婆和龙三了惊诧不已,他们本来以为,吴非和董玉只不过是赤霞夫人的跟班,谁知完全不是。

    走到山壁下,吴非道:“就是这里了,此地刚才有人动过手,大家小心了!”他看见地上的黑熊尸体,咦了一声道:“梁婆婆,你来瞧瞧,这妖熊是不是高前辈打死的?”

    梁婆婆走上前来仔细查看,道:“这妖熊身上有老高的刀伤,眼睛是被老高的金莲花炸瞎的,但取走它妖晶的,却不是老高他们。”

    吴非哦了一声,道:“不错,这妖熊应该是从玄冰崖上摔下来摔死的,取走它妖晶的人用的是利斧,他一共劈了三斧,修为应该是第三层,所以,他不是老高,不是春梅,也不是魔道的那两个家伙。”

    龙三了问道:“有没有可能,老高已经逃脱?他若是被那两个魔道之人押着,不太可能出手,所以逃得仓促,都没来得及去取妖晶。”

    吴非摇摇头,朝瘴气中的乱石堆瞥了一眼,冷笑道:“这个难说,说不定他故意留下这块妖晶,让其他修炼者你争我夺,互相杀伐,我倒是担心,有人并不知道这次玄女山进了魔道的人。”

    络腮胡三人心头狂跳,这次玄女山居然又进了魔道的人!但同时,他们又有一种被人看穿的感觉,这少年说的话,好像就是说给他们三个听。

    吴非嗅到空气中有一股熟悉的味道,他踢了一脚妖熊,道:“刚才可能有几个女子来过这里,如果在下没猜错,她们应该是云崀派的弟子。”

    龙三了惊异的道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吴非不好意思地笑了笑,道:“云崀山上有一种香木,云峎派的女弟子都喜欢拿它来做香粉,我闻到过这种味道。”其实这事是冬薇告诉过他,冬薇自己也喜欢用这种香木做的香料。

    赤霞夫人开口道:“既然已经现了他们的踪迹,说明我们没有走错,这里没必要耽搁太久,我们上去吧!”

    梁婆婆道:“不错,老高在他们手上呆得越久就越危险,若是今晚他们就进了内山,那咱们就只能望尘莫及了。”

    吴非心里想道:“你们不进内山,我和赤霞夫人是一定要进去的。”

    五人说走就走,起身向玄冰崖爬去,络腮胡等三人满怀忐忑,这五人可不好对付,他们的陷阱若是只伤了一半,剩下两个也不好对付。

    三人怀着不安的心情等了良久,玄冰崖上却什么动静也没有,三角眼拿着寂静下来的玉盘道:“老大,他们走啦,我们布置的五雷阵没有被触!”

    络腮胡擦擦额头的冷汗,道:“这几个家伙厉害啊,不知他们身上有什么法宝,竟然可以识破我们的陷阱!”

    瘦削汉子道:“老大,这次有魔道的人进来,咱们可要小心!”

    络腮胡啐了一口,道:“真是倒霉,今天看样子没收获了。”

    瘦削汉子道:“老大,我们不是得了一块妖晶吗?”

    络腮胡骂道:“都是你个猪,这块妖晶,根本就不该取!”

    瘦削汉子满脸的委屈,正要辩解什么,三角眼手上玉盘的指针忽然转动起来。

    三人大惊,这玉盘如此转动,只能说明一点,那就是有人已经靠近他们身旁!

    三人来不及做出反应,只听嗖、嗖、嗖三道劲风从三面射来,络腮胡随手一挥,一柄钢刀拦在身前,但当地一声,钢刀被洞穿,他惨叫一声,浑身的力道在瞬间消失,低头看时,胸口已插着一支黑箭,这黑箭穿透了他的心脏,就算服用回复丸,也已无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