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章 黄雀、黄雀在后(1)

    那妖熊没有耐性,它挤压数次,高大奇几乎已经力竭,可它竟然收回一只熊掌,朝高大奇头顶拍去。

    得到这个间歇,高大奇身子猛地一矮向前滚出。

    那妖熊咆哮一声,身子跟着飞扑而来。

    眼见高大奇逃不出妖熊的扑击,忽然他身下一道白光闪过。

    “嚓——”

    妖熊的身子略微一顿,胸口出现了一道血痕。抓住这个间歇,高大奇弹身而起,陈春梅这才看清,高大奇手里多了一把银光闪闪的五尺银刀。

    刚才高大奇在间不容之际,冒险从宝囊中取出自己的法器朝妖熊挥出一刀,这才赢得了时间。

    那妖熊皮糙肉厚,高大奇那一刀,只是将它划伤,这更激了妖熊的凶性,它嘶吼着继续扑到。高大奇虽然法器在手,但他和妖熊离得太近,一般的劈砍用不出大力,想要拉开距离,却又苦于没有机会。

    一连倒退了三步,高大奇连转身的机会都没有抓到,眼看妖熊要再次扑到他身上,高大奇忽然一张口,一朵金灿灿的金花从口中喷出,那妖熊嗷的一声,脸上被金花打个正着,这金花像爆炎弹一般,打在妖熊脸上立即爆裂开来,虽然威力不大,但妖熊的双目立刻被炸瞎!

    高大奇终于喘息过来,他身子一闪,闪在一边,妖熊狂怒,双掌乱拍朝前猛扑,竟然朝陈春梅三人站立处扑来,萨都剌冷冷道:“我来试试这家伙的力量!”他双手在胸前画了个圈,竟然迎着冲来的妖熊双掌推出。

    “嘭——”

    一声闷响,那妖熊庞大的身躯,居然被萨都剌双掌之力打得停了下来,萨都剌则退后六七步,站在了山崖边上。妖熊这一撞是带了冲击之力,可是萨都剌竟然可以撞停它,可见这一击的力量非同小可。

    妖熊狂吼一声,再次向萨都剌扑去,萨都剌哼了一声,身子一闪,闪电般移到一边,那妖熊目不能视,并不知道到了山崖边,竟直接冲出山崖,摔了下去。

    陈春梅听见山崖下传来一声惨呼,心头一颤,那妖熊从十几丈高的山崖摔下,不死也必然重伤。

    高大奇满头大汗,他刚刚捡回一条命,这时满脸震惊,先前他被妖熊抱住,知道妖熊的蛮力之大,但这位萨都剌凭借自身力量就能和这妖兽抗衡,还将它击停,绝不是一般的修炼者可以拦击得了。

    萨都剌拍拍手掌,问高大奇道:“你是怎么遇到这头妖熊的?”

    高大奇结巴着道:“你,你们是魔修?”

    萨都剌眼珠一转,点头道:“不错,你现在才知道么”

    高大奇恍然大悟,道:“我,我早该想到才是,以第三层的修为,能将梁婆婆丢到簈湖中,一般修炼者怎么可能做到!”

    那女子道:“刚才的妖熊是怎么找到你的?”

    高大奇指着不远处一个冰石洞苦笑道:“我以为这是一个安全的地方,谁知一进去就撞到了那只畜生。”

    萨都剌和那女子对望一眼,嘴角居然露出一丝笑意。

    陈春梅站在一边瞧个真切,心中想道:“他们笑什么,高大奇修为提高到第五层,又被破了净妖之身,可是这玄女山的禁制并没有立刻触,那么这个姓萨的家伙完全可以施展真正的修为,在杀人以后再伪装起来!”

    萨都剌目中寒芒一闪,对高大奇冷冷道:“在这里,我随时可以感知到你的位置,如果再有下次,我会让你跟刚才那妖熊一样的下场,明白么?”

    高大奇身子打了个寒战,不由自主地点点头。

    萨都剌四下一望,朝下面哼了一声,道:“我们走!”

    陈春梅望着山崖下一片茫茫的瘴气,讷讷问道:“我们就在这里歇息,不可以么?”

    高大奇拉拉她衣袖,道:“这里刚刚大战了一场,一定会吸引其他妖兽到这里,而且也说不定会吸引别的修炼者过来,那些进入玄女山的修炼者,谁都不知道彼此是什么人,一旦遇上,很容易会爆生死激斗,所以此地不能久留。”

    陈春梅有些恍然,她虽然拿着父亲陈箫给她的地图,却对玄女山并不了解。

    高大奇到这时都还没觉察到自己的修为已提升到第五层,不然,刚才对上那妖熊,他连出刀的机会都抓不到。

    四人刚离开这块冰崖不久,就有三条人影出现在了此地,这三人的修为是两个第三层,一个第四层,他们有两人三十出头,一人四十余岁,满脸都是凶戾之色,年纪最大那人为,他身材十分壮实,一脸络腮胡,三人都是一袭黑衫,外面裹了一层白袍。

    那络腮胡目光阴沉,他扫视周围一圈,道:“刚才这里生了一场地战斗,似乎并不是很激烈!”他身后一人个子略矮,满脸横肉,却长了一对三角眼,奇特的是,他怀中抱着一个玉盘,玉盘中还有一根红色的指针。

    三角眼道:“好像对战的一方并非修炼者,而是妖兽!”

    络腮胡仔细察看地上的痕迹,忽然伸手对崖下一指,道:“老三,你下去瞧瞧!”

    个子最高的瘦削汉子道:“是,大哥!”他察看了一下地形,从一侧向崖下掠去。

    三角眼道:“老大,这次我们来玄女山,是不是风险大了些,毕竟我们都不是女的,也不是什么童子身?”

    络腮胡冷笑道:“我们不进内山,将那些在外面的人都杀了,也可以一笔横财!”

    三角眼呸了一声,道:“替我们组队进来的那家伙是个穷光蛋,身上除了一个空宝囊,什么都没有!”

    络腮胡道:“先杀了那家伙祭下刀,此地地形不错,必然会有修炼者经过,我们在这里布置个阵法,然后埋伏起来,谁踩到陷阱就杀了谁,老子就不信,这次一无所获!”

    玄女山这种禁地,既没有国主、城主,也没有律法约束,所以不少修炼者是来此地杀人越货,这也是为何每次进去的人多,出来人少的原因之一,大部分人是互相杀伐死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