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 酒坊不速客(5)

    梁婆婆猛然醒悟过来,道:“是啊,我怎么就没想到!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那男的要是隐藏了修为,在里面和人动手也只能挥出第四层高阶的攻击力,绝对不能过第五层,不过他们两个是魔道之人,跟他们一起进去就很危险!”

    龙三了道:“是啊,其实进玄女山的修炼者不少是魔修,他们第二层的修为就几乎相当于我们的第五层,所以进山存活的把握比我们要大,这也是为什么大部分能活着出来修炼者,都不知道身份来历,那些人应该都是修魔道的。”

    吴非再次问道:“既然五人也是可以,不知两位愿不愿跟我们组队进山?”

    梁婆婆拳头紧握,她看了一眼赤霞夫人,道:“那丫头居然趁老身不备出手,我一定要报复回来,龙三,我们进去,加上老高,四个四层对他们两个四层,一定可以取胜!”

    龙三了摇头道:“我的开价是三千,没有三千银石,我是不会跟别人组队的!”

    赤霞夫人有些失望,对吴非道:“算了,这个价格太高,我们请不起。”

    陈箫只给她一千银石的盘缠,她也没把全部家当带上,如果请人花三千,倒还真的没这么多。

    吴非对龙三了道:“龙三前辈,三千银石太多了,能不能少一点?”

    赤霞夫人忙道:“哎呀不行,少两千我们也请不起。”

    龙三了对梁婆婆道:“你也不能去,你的开价可是五千银石!”

    梁婆婆对龙三了道:“你可以见死不救,老高我还是要去救他的,不然进了内山,他肯定回不来!”

    吴非笑道:“婆婆,您跟我们进山,遇到那两个魔道人,我们帮您动手,如何?”

    梁婆婆呸了一声,道:“小子,你们本来就要去抢回那个小丫头吧,啧啧,那小丫头真是生得俊俏,什么帮我们动手,明明是老娘帮你动手,好吧?”

    吴非不好意思笑了两声,道:“那我们互相帮助可好?”

    梁婆婆道:“老身问题不大,就是姓龙的喜欢摆臭架子!”

    龙三了幽幽道:“我说了不去吗,我是说我们玄女三老的牌子不能这么砸掉!”

    梁婆婆道:“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龙三了道:“我的意思是,我们不跟他们组队,但是我们出钱雇他们组队!”

    吴非笑道:“这感情好,谁组队都一样。”

    赤霞夫人也笑道:“是啊,我还以为你们不肯进山呢。”

    梁婆婆骂道:“龙三就你事多,死要面子活受罪,跟他们进去和跟我们进去不都一样!”

    龙三了掏出一块银石递给吴非,道:“现在我请你们跟我组队,如何?”

    吴非接过那块银石,道:“没问题,那现在就动身吧,不然他们走得远了,我们可追不上。”

    龙三了道:“好,希望老高能想办法拖延一下时间!”他又对酒坊老板道:“有魔道修炼者进了山,你一定要把这消息传出去!”

    酒坊老板苦着脸道:“是,三爷!”心中却道:“哪次玄女山山门打开时,没有魔道修炼者偷偷进去!”

    通往玄女山的入山口并没有路,从玄女镇再往北行,是一片杂草丛生的荆棘地,此时已是黄昏,晚风吹来,四下一片安谧。

    五人启动了一块蛟云石,在低空飞行。龙三了道:“玄女山入口一般只开启六七天,有人说明天是最后一天,其实不然,说不定今晚就合上了,我们晚上进山,要凶险许多,说不定就误入先进山那些人布置的陷阱,所以一定要处处小心!”

    吴非知道,那些先进山的修炼者,有些人根本没有进内山的打算,他们就是进来劫杀其他修炼者,夺取他们身上的宝物。

    一阵清风吹来,吴非觉得这风中的气息让他有一种亲切感,他疑惑地朝前望去,忽然感觉有一个声音在向他召唤。吴非想到蓝野长老的关照,进山以后最大的魔障是诱惑,于是暗暗告诫自己,无论如何,都要经受住诱惑。

    “好,幸亏遇到两位前辈,肯带我们进去!”

    吴非说着,千里眼不住扫视前方。

    梁婆婆道:“你们知道玄女山的三大禁制么?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知道,进去以后,禁止飞行、禁止传音、禁止使用第五层及以上的灵力!”

    龙三了道:“还有不少小限制,玄女山自己有不少传送转移的幻境,所以传送符那些都不能轻易使用,除非你本身修炼了瞬移的遁术!”

    吴非心中一喜,暗道:“我是来寻找目鱼石的,这么说来,我的音遁术在这里可以使用了,关键时刻逃命没有问题!”他忽然想到蓝野长老给他的地图资料,问道:“我听说玄女山中还有九大禁地,是不是这个数?”

    梁婆婆道:“听说而已,具体多少禁地并不确切,不过数得出名字的大禁区,好像是九个。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那我们尽量避开这九个地方就可以了吧?”

    梁婆婆道:“小子,不要以为知道这些就可以安全了,你若不是童子之身,最好不要靠近内山,不然必死无疑!”

    吴非脸上微微红,说起来,他虽然跟林兮涵已有婚约,还真是童子之身。

    赤霞夫人道:“我也查了些记载,总觉得这些都是传言,处子和童子之说或许并不准确。”

    龙三了道:“是啊,当年我进来,也并非完全的童子之身,不过,这就是这里的神奇之处吧,你信就很准,不信就不准。”

    吴非有些奇怪,不由问道:“不是完全的童子之身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龙三了哈哈一笑,道:“你再长大一点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吴非若有所思,他看了赤霞夫人和董玉一眼,赤霞夫人撇撇嘴,好像还有些懵懂,董玉却是脸上绯红,掩嘴嘻嘻一笑。

    “董姐,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吴非用手碰了碰董玉,董玉无奈,只好贴在他耳边低低道:“就,就是你用别的办法,来解决那事。”吴非啊了一声,忽然想到什么,顿时满脸通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