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 酒坊不速客(4)

    这三人正是吴非一行,两个妇人,一个是赤霞夫人,另外一个就是吴非从帖木藩主棺材里救出来的董玉,在黑市上董玉替夫君购买适意丹,回家后,她用买来的适意丹给夫君服下,果然没用任何效果,最后还是用吴非传授的法子,用败绛草泡澡和煎服,过了一个月左右,董玉的夫君才恢复过来。

    吴非呼唤董玉同行,原因是玄女山里必然有器冢,以董玉的经验,应该可以掘到宝物。

    董玉对吴非极有好感,虽然进玄女山风险极大,但她还是赶来加入,赤霞夫人开始并不同意,因为董玉是妇人,并非处子之身,一旦进玄女山,风险会大增,可能会触动禁制。

    吴非从蓝野长老那里得到不少玄女山的记载,他认为玄女山的禁制,有些是以讹传讹,譬如要求是处子之身完全胡扯,只是进山必须四人,多一人或许可以,少一人则完全不行。

    赤霞夫人跟董玉将他们的计划说了一道,董玉道:“我信任林非,他觉得我可以去,我就跟你们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因为董玉住得较远,所以三人来晚了两天。

    此时,吴非问酒坊老板道:“老板,这两天有没有一位二十岁上下,姓陈的女子在这里等候?”

    酒坊老板摇头道:“没有,这几天都没有单身女子在小店出现。”

    赤霞夫人奇道:“这丫头跑哪里去了,陈老板说好了让她在悦来酒坊等我们的!”

    酒坊老板摇头道:“我没见过,我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龙三了和梁婆婆互望一眼,暗道:“这两人不知什么来路?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夫人,反正明天才是最后一天,要不我们明天再来这里等她好了。”他说完朝龙三了和梁婆婆点头一笑,就要出门。

    梁婆婆心中一动,忽然叫住他们道:“三位留步,我知道你们等的是谁!”

    吴非和赤霞夫人一怔,吴非欣喜地施礼道:“两位前辈知道太好了,她在哪里,还请告知。”

    龙三了奇道:“你怎么知道了?”

    梁婆婆道:“就是刚才跟老高他们一起进山的那少年啊,她是改扮成男子,你说她撒谎就脸红那个!”

    当下梁婆婆比划出临窗少年的模样,赤霞夫人点头道:“应该是她了,陈老板的爱女我虽然没见过,但她母亲是域外之人,眼珠是蓝色,那就错不了,可她怎么就私自进山了呢?”

    龙三了愤愤道:“她可不是自愿进去的,她是被逼进去的!”当下他将先前生之事一讲,梁婆婆最后怒道:“这两个王八蛋也不知是什么来头,一点规矩都不讲,我们玄女三老在这里混了几十年,还第一次遇到这种人!”她说完一把抓住酒坊老板的胸衣,骂道:“你是死的么,不知道去找人来,我们玄女镇的规矩随便就被人坏了!”

    酒坊老板无辜地双手一摊,道:“我能找谁,我认识这里修为最高的,也就是开赌场的老杜,他才第五层,根本不是那两个家伙的对手,况且他也未必会管我们的闲事!”

    龙三了怒道:“老高在你的酒坊中出事,这事你要给我一个交代,不然我们玄女三老跟你没完!”

    酒坊老板讪讪道:“我这家当也是别人的,你要找我麻烦,我只好不干了。”

    梁婆婆恨得一把将酒坊老板推开,吴非道:“原来两位就是玄女三老,晚辈久仰!”

    龙三了哼道:“你第一次见到我们,久仰个啥!”

    蓝野长老给吴非的玉牌中记录不少关于玄女山的典故,当然也记载了那些在玄女山附近活动的修炼者,龙三了成名较早,只是他走火入魔以后,修为再也没有提高。

    吴非笑道:“当然久仰啦,您就是龙三了前辈吧,您的缩骨术和逃遁术可是此一绝,不过,您最厉害的还是偷袭吧?”

    龙三了一怔,脸上露出笑容道:“看来你是真的久仰过我了。”

    梁婆婆哼道:“小子,你哪里来的,知道得还不少,你知道老身有哪里值得敬仰的?”

    吴非所知的都是蓝野长老在四五十年前的记载,梁婆婆成名较龙三了晚,所以蓝野长老的玉牌上并没有她的记载,吴非千里眼一转,现梁婆婆右臂近腕处,有一颗鲜红的守宫砂,于是朝梁婆婆拜道:“婆婆值得尊敬的地方太多,仅只以您现在的年纪,还是玉女之身,就让人崇敬不已!”

    梁婆婆老脸一红,其实她的修炼之法十分无情,一旦破了处子之身修为就不能再进,所以至今还是守身如玉。

    龙三了竖起大拇指道:“厉害,厉害!”

    赤霞夫人皱起眉头,传音给吴非道:“这可麻烦了,春梅和那两人进去,陈老板要给我的地图,还在她身上!”

    吴非点点头,对龙三了两人行礼道:“我们有十分要紧的事,要找那女孩,不知谁能帮忙?”

    龙三了道:“你们要进山?”

    吴非点头道:“不错,但玄女山要四人组队才能进去,我们现在只有三个。”

    梁婆婆眼中忽然出现了一道杀机,道:“他们进了玄女山就只有第五层以下的修为,龙三,我们进去救老高怎样,进玄女山也不是非要四人,五个人也是可以的!”

    龙三了想了想道:“我没把握,刚才那女的只有第三层修为,却能将你从这里丢到湖中,希望老高能机智一些,自己逃出来才好。”

    吴非奇道:“刚才的女子很厉害么?”

    梁婆婆比划了一下,道:“是啊,虽然我没有防备,但连反抗都不能,就被抓住了。”

    吴非一怔,他想起荆棘山那次遇到豞行者彭亦坤,倒吸一口凉气,道:“糟糕,这两人是魔道来的修炼者!”

    听到那两人是魔道修炼者,梁婆婆惊道:“什么,你怎么知道?他们一开始问老高,隐藏了修为是不是可以进玄女山,老身以为,那妖女是已经隐藏了修为!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这不难,她若是隐藏修为,那最多也就施展出第三层的功力,既然她出手就能将你控制住,一定是修炼了魔修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