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 酒坊不速客(3)

    两人走上楼来,女子扫了四人一眼,轻启朱唇冷冷问道:“你们就是玄女三老,谁是高大奇?”

    高大奇忙道:“老朽便是,请问两位有何指教?”

    女子问道:“听说你进过玄女山?”

    高大奇拱手道:“是,我们三个都曾进去过一次,在下的先父曾进过玄女山的内山。”

    男子道:“你对玄女山知道多少?”

    高大奇问道:“两位可是要组队进山?”

    男子将眼一瞪,一股威压顿时将四人压得抬不起头来,他冷冷道:“你直接回答我问题就是,少说废话!”

    高大奇心头一紧,只觉得有一道杀气掠过自己全身,心中暗道:“这两个家伙看穿戴莫不是从佛国来的,刚才还说到佛国现在人心大乱,这人修为这么高,难道是佛国的护国金刚?”他忙道:“是,先父留下了一些遗示,所以老朽略知一二。”

    男子道:“有没有地图?”

    高大奇摇头道:“有些东西,地图上无法标示,所以先父并没有画下特别的地图。”

    女子道:“那你知不知道,服用特别的药物,将修为降到第四层以下,能不能进到玄女山?”

    高大奇心中冷笑,不少高手想投机取巧降低修为进入玄女山,结果却只能在里面悲惨地死去,但眼前两人凶巴巴地逼问他,他并不愿意据实以告,只摇头道:“以老朽所知,目前此法似乎无用,不过也没人用上品的伪装丹药试过,所以还真不能下结论。”

    男子打量了高大奇两眼,问道:“你这样,也能进山?”

    高大奇点头道:“玄女山并非只有女子能进,老朽只要不冒险深入,自然也是可以进去。”

    女子对那男子道:“他这样的都能进去,我觉得,隐藏修为也可以进去。”

    高大奇心中连连冷笑,暗道:“进去是可以,看你们是进到哪里,要是去内山,一旦触禁制,必然死得无比凄惨!”

    男子对那女子说了句什么,女子坚定地点头道:“不行,你去,我就去!”

    梁婆婆三角眼眯了起来,看来这两人应该是一对情侣或夫妻,两人的感情还不错。

    男子转头一指高大奇和那临窗少年,道:“你们两个,跟我进山!”

    临窗少年一怔,道:“对不住,两位前辈,在下不是跟人组队的,我在这里等人!”

    那男子咧开嘴,森森道:“我说是你,就是你,若敢再说一个不字,马上就废掉你的修为!”

    那少年脸色一下变得苍白,站起来连退了两步。

    女子嘿嘿笑道:“小子,我夫君的话可是真的,你才第二层的修为,我们看上你,是你的福气!”

    高大奇拱手道:“两位要我们组队,在玄女镇上雇人的规矩可是知道?”

    男子哼道:“知道。”

    高大奇道:“在下开价五千银石,须一次性付清。”

    男子目光凌厉朝他一扫,冷冷道:“萨某的规矩,向来是出来再给钱!”

    高大奇只觉得一股无形的压力将自己压得喘不过气来,不由连退两步,他脸色十分难看,暗道:“你若出不来,我向谁去要钱?”他依然坚持道:“对不住,我们玄女镇从来没有这样的规矩,在下不能坏了规矩!”

    男子冷冷一笑,咔地一声,右手的骨节突然爆长,他一伸手就卡住了高大奇的喉咙,道:“我最后问你一遍,去还是不去?”

    高大奇大惊,他好歹是第四层修为,可是完全无法回避和反抗对方的一抓。

    梁婆婆急忙劝道:“二位请不要动手,我们玄女镇向来是讲规矩的。”

    女子眼中寒光一闪,也不见她如何动作,身子一闪出现在梁婆婆身旁,她双手一箍,从边上抱住梁婆婆,嗖地一下,将她从窗口掷了出去,其余几人就听见簈湖中传来扑通一声。

    那女子拍拍手,不屑地道:“我的规矩,就是谁有本事谁说了算!”

    临窗少年身子一颤,他隐约感觉到那女子身上的邪气,这女人难道是一个魔道修炼者,不然怎么可能一出手就把梁婆婆丢出去?

    龙三了偷眼瞧见梁婆婆沉到水底,一直没有浮起来,心中一惊,这要是不赶快施救,怕就淹死了。但他丝毫不敢挪动位置,生怕惹恼了这两人,将自己也丢进去。

    男子对着高大奇道:“我问你最后一次,去也不去?”

    高大奇脸上肌肉抽搐了半天,终于点点头道:“好,好吧,我带你们进去,不过,我不进内山!”

    男子哼了声,道:“你去哪里,我说了算!”

    高大奇无助地向楼下望了一眼,只见悦来酒坊的老板不知缩到哪里去了,连跑堂的伙计都没看见一个,心中恨得牙痒痒的,暗道:“老子若是回得来,非将你这里拆了!”

    那女子朝临窗少年勾勾手,道:“小子,我们走!”她又瞥了龙三了一眼,道:“小朋友,不要管闲事!”

    龙三了使劲点头,他不敢作声,生怕一开口,这两人就改变主意,要带他进去。

    等那两人带着高大奇和少年人离开悦来酒坊,龙三了才长出一口气,他跑到窗边,就见簈湖中猛地泛起一道涟漪,接着梁婆婆那红色的身影窜出水面,她一窜出水面,就连吐了数口水,龙三了远远问道:“梁婆婆,你死了没有?”

    梁婆婆挣扎着游到岸边,半天没缓过神来,龙三了跑了过来,道:“没死就好,不过老高跟他们走了,他这次只怕够呛!”

    梁婆婆坐在岸边又呕出一摊水,这才骂道:“龙三,你小子就在一边瞧热闹,我们还是不是玄女三老?”

    龙三了无辜地道:“梁婆婆,这可怪不得我,我不是那两人的对手,出手就是找死。”

    这时周围围了不少看热闹的人,梁婆婆翻着白眼,道:“老身这次的脸可丢尽了!”

    两人回到悦来酒坊,只见酒坊中又多了一男二女,他们正在询问酒坊老板,那男子是一个风华少年,女子都是妇人打扮,其中一人脸形精致,身躯却显得有些庞大,她胸前挂了一串鸽蛋般大的黄色珠子,精光闪闪,不知为何物,另外一个妇人长相端庄秀丽,眉宇间却带了一丝淡淡的哀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