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 酒坊不速客(2)

    绿衣老者道:“是么,你的命还真贱,才三千,我没看见五千不进去!”

    童子道:“五千和三千都是一个价码而已,没什么贱不贱的。”

    绿衣老者道:“我听说,这次玄女峰上的那株千年参合参已经成熟,谁要是挖到,修炼度可以提升一倍不止,不要说突破第五层,四十岁前修炼到第九层也不是梦啊!”

    红袍老妪道:“那千年参合参给你你也没用,因为我们修为都突破不了第五层!”

    童子道:“这对那些二十岁以下的年轻人极为有用,得到它,铁定修炼到第九层!”

    绿衣老者道:“不过,我听说修炼禅宗的修炼者得到它更有用,说不定这次进去的人中,有不少是佛国来的,说起来,那千年参合参应该不止五万银石的价钱了。”

    童子道:“你还真会估价,如果传说是真的,别说五万,就是五十万金石都买不到,我倒听说千年参合参更适合魔修,照你这么说,这次进去的人还有魔道来的?”

    红袍老妪哼了声,道:“谁知道,这次怕是没人会组你入队,你们瞧见湖对面的那家赌场没,别瞧它比我们这间酒坊破旧得多,它每天的赌资,都是上千银石!”

    那童子摇头道:“梁婆婆你搞错了,不是五万银石让那三百多人去送死,而是在这间赌场输得清光的人,想进山去翻本,这种人进去,能活着出来才怪!”

    那被叫做梁婆婆的红袍老妪道:“是啊,有谁知道上次进去的三百一十六人中,有多少是输了钱的赌徒!”

    绿衣老者奸笑着道:“刚才进去的五拨人,都是从赌场出来临时组队的,其中两个队里都有男子。”

    梁婆婆瞪了绿衣老者一眼,道:“你以为将自己弄得不男不女,进去就安全了,最多也就在外山转一圈。”

    绿衣老者嘿嘿道:“我的身份可不是你们能比的。”

    童子冷笑道:“你是什么身份,谁雇你进去谁倒霉,你老爹的牌子已经不管用啦!”

    绿衣老者双眼一翻,道:“我老爹怎么了,他可是从玄女山内山活着回来的男修!”

    梁婆婆吃吃笑道:“满稀奇吗,以我所知就有三四个,高大奇你这辈子就是仗着你爹爹高伯濂的名号在这里骗吃骗喝!”

    临窗的少年投来讶异的一瞥,这高伯濂的名号他可是知道的,七十多年前,他是极少数从玄女山中部活着回来的男修,这绿衣老者高大奇原来是他的后人,听说高大奇修炼的乃是妖体,不会受到玄女山禁制的威胁。

    高大奇嘿嘿笑道:“是啊,老夫我有资本。”

    那童子吃吃笑道:“应该是老娘有吧?”

    高大奇怒道:“龙三不鸟,你这长不大的妖人,还敢笑老夫,你以为你长不大就可以进两次玄女山,别笑话了!”

    临窗少年暗吃了一惊,他知道有一位邪修名叫龙三了,外号龙三不鸟,一般邪修走火入魔不是暴毙,就是终身残废,但此人却幸运存活下来,还炼成一身怪异的修为,别看他身材犹如孩童,即使第五层结丹境的高手遇到他,也不敢小觑。

    龙三了笑过之后,问道:“梁婆婆,你的开价是多少?”

    梁婆婆道:“老身我要价不高,也是五千银石。”

    高大奇捧腹大笑,道:“梁婆婆,你凭什么开价跟老夫一样高?”

    梁婆婆不屑地道:“切,就凭老身进去过两次都活着出来了!”

    高大奇道:“其实,我现最近五十年玄女山有个规律,就是上一次死的人多,下一次就会少,上一次少,下一次就会多!”

    龙三了道:“所以今年你们这两个老贼又来赌一把?”

    梁婆婆冷笑道:“还不知谁更老!”

    三人闲聊着,不知不觉已经到了黄昏,临窗少年伸了个懒腰站起身来,他脸上有些失望之色。

    梁婆婆转头道:“喂,那位小哥,就要走了么?”

    临窗少年道:“是啊,我等的人没来,明天再说吧!”

    梁婆婆道:“明天是进山的最后一天,你等的人怕是不会来了。”

    临窗少年莞尔一笑,道:“不来我就回去好了,反正我也就是来瞧瞧,三位前辈,你们在这里干等怎么行呢,要和人组队,得到山门口去等才是吧?”

    高大奇摇头道:“小家伙,你这就不懂了,能出得起我们三个价钱的人,是不会到山门口去找的,一定会来这里,所以没有就没有。”

    临窗少年笑道:“晚辈明白了,您这叫十年不开张,开张吃十年。”

    龙三了笑道:“小哥,你叫什么名字,要是明天也没事,敢不敢跟我们三个组成一队进去,凭我们几个的经验,捞点玄女山外围的药草,点小财那也没问题!”

    高大奇摇头道:“你就别害人家小朋友了,这种地方你应该劝他不要来才是。”

    临窗少年有些慌张地推脱道:“多谢三位,我,我不是要进去的。”

    龙三了奇道:“咦,小哥你是妹子吗,怎么脸红了?哈哈,我知道了,你是说谎,你说谎会脸红!”

    临窗少年十分尴尬,想要解释又不知道怎么说,忽听楼下砰地一声响,悦来酒坊的大门被人从外面踢开,一男一女从外面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悦来酒坊楼上的座位,可以看见楼下的门口,四人朝下一望,不由都吃了一惊。

    只见进来的两人,男子竟是一位第七层元神境的高手,女子虽然只有第三层,但身上带着一股煞气。

    那男子的长相倒是并不出奇,穿着像个行脚僧,他目光内敛,白面无须,下巴一圈青紫色,身上穿的是一件深褐色长袍,看年龄应该是四十余岁,右手的手腕上,戴着一个奇异的铜手环。

    那女子十分年轻,二十左右,长得有几分妖媚,身上穿的是一身黄色皮装,尤为让人惊异的是,她身上有一股特别的香味。

    酒坊的老板忙迎了上去,笑道:“二位爷是远道而来吧,快楼上请。”

    男子哼了一声,道:“洒家我找人!”

    酒坊老板道:“是,是!”他知道眼前这两人绝对惹不起,急忙缩到一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