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3章 繁花落

    檀印走到吴非身边,真诚地拉着他的手道:“林非,你这份恩情我们檀家领了,以后有什么要帮忙的,只管吩咐,我檀家能办到的,一定照办!”

    吴非笑道:“檀大叔,你应该感谢我们小竹林的掌门大人和长老,我不过是提出一点点建议,但林非以后有事一定去麻烦檀大叔!”

    此时堂下只有筱元鲍欲哭无泪,他双目赤红,几欲癫。

    吴非用余光望了筱元鲍一眼,暗叹一声:“如果真的是燕家不肯放过你,那落花长老这么断,并没什么过分,我是帮不了你了。”

    落花长老对林之羽传音道:“对筱元鲍,就那么放了吗?”

    林之羽点点头。

    落花长老道:“是,我明白了,我会让他在行刑前找机会逃走,燕宵国的恩怨,我们断不明,也没必要惹上燕家。”

    这番话吴非没有听见,若是听见,一定惊讶不已,落花长老不会对吴非和其他人说出这个决定,因为她觉得以吴非的年龄,还不能洞察世事,明了其中的牵绊。

    此间事了,曲终人散。

    吴非终于解开心底的一个桎梏,他真心希望能化解和林子泓的恩怨。

    第二天,当吴非是和赤霞夫人一起离开小竹林时,他看到身后漫山遍野的野花都开了。

    吴非没来由地一声长叹,这世上的人有时很奇怪,花开时,不见花落,花落时,却只见花落。

    就在吴非离去不久,小竹林山门口出现了一条窈窕而惆怅的女子身影,她一身白衣,一脸倦容和忧伤,站在山口久久不语。

    有值守弟子走过去想和那女子交流,她却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令守山门弟子不解的是,这白衣女子每天早上都会过来,撒一些花瓣在山门口的小路上,到了傍晚才张开一对白色的翅膀飞走,仿佛天使一般。守门的弟子几次接近她,她都张开翅膀飞走。

    这女子的相貌十分脱俗,她柳眉如弯月,星眸似凝烟,仿佛来自尘世之外。小竹林的弟子虽然想将她抓住,却不知为何,觉得对这样一个仙女般的人儿不可亵渎冒犯。

    接下来几天,小竹林守山门的弟子忽然人数暴增,都是主动要求来看守山门,有人将这女子拿来与林兮涵比,都觉得春兰秋菊,各有千秋,但从气质上来说,她比林兮涵的幽怨更胜三分,更让人觉得楚楚可怜。

    林大星兄弟也在守门之列,林大光对林大星道:“老大,你说这女子是哪里来的,居然是个哑巴?”

    林大星啧啧嘴摇头叹息道:“你怎知她是哑巴,像我们这样的人,能在这里远远望上一眼,已经是前生修来的福气了。”

    山门一开,一条玄青色的人影走了出来,林大星等守门弟子见了,急忙弯腰施礼道:“见过清笛长老。”

    清笛长老点点头,她一眼就看见了那白衣女子,心中猛地一动,她身子一荡,飘然来到那女子身前。

    两人相距十步的距离,那白衣女子似有感觉,缓缓抬头,一双泪眼,说不出的凄楚,让人无法不为她心碎。

    清笛长老此时才看清那女子的五官,她心头一痛,想不到这世上竟真有这般精致的美丽,先前她听说山门口来了一个仙女,比林兮涵和思思都漂亮,她还不信,此时见了,只能感叹造物主的神奇。

    清笛长老问道:“姑娘,你是谁,怎么啦?”

    白衣少女这次没有飞走,她摇摇头,涩声道:“林非,他回不来了。”

    清笛长老一怔,忽然间猜到这女子的身份。

    “你是沈家的人?”

    “是,我叫安安。”

    这白衣女子不是别人,正是沈安珺,她从传送阵逃脱,自忖吴非落入魔神之手必死,沈宇谦唏嘘感叹了一阵,强拉着她回沈家,但沈安珺半路上溜走,她不能忍受失去吴非的痛苦。

    自从吴非帮沈安珺炼化了绿尾巨蟒的魔晶,这段日子,她的身形和相貌都生了不小的变化,尤其是气质,她本就天真无邪,此时更是返璞归真般清澈纯净。

    清笛长老握住她的双手,心疼地道:“安安,你怎么了,你怎么知道林非回不来了?”

    沈安珺扑进清笛长老怀中,失声痛哭道:“是我害死了他,是我,我不知道,思念会是这么痛苦的滋味。”

    清笛长老一呆,随即明白,心中想道:“林非和我的涵儿好,我该不该告诉他林非未死?”

    一声长长的叹息后,清笛长老说道:“安安,我若是你,心里会这么想,他只是没有回来,没有回来而已。”

    沈安珺身子猛地一颤,道:“是的,他没有死,那我等他回来!”

    清笛长老无奈地道:“有些人,是能够活在别人心中的。”

    沈安珺点头道:“是的,林非不但活在我心中,还活在我每晚的梦中。”

    清笛长老只有叹息,不知道怎么安慰沈安珺,她此时单纯得有如空气般透明。

    沈安珺仿佛开悟幕了一般,道:“那他回来了,一定会原谅我吧?”

    清笛长老点点头,道:“他干吗要原谅你,我想他从来都没恨过!”

    沈安珺泪落无声,问道:“那我以后要怎么做?”

    清笛长老问道:“他会希望你每天都开心、微笑。”

    沈安珺泪中带笑,道:“我知道了,他喜欢我开心的样子,我以后会每天都让自己开心。”

    清笛长老点点头,心中却是怀疑,她真的想通了吗?忽然咦了一声,对着远处道:“安安,好像有人来找你了。”

    沈安珺拭去眼泪,道:“是爷爷吧,一定是他不放心我。”

    清笛长老摇摇头,道:“只怕不是,他的修为只有第四层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那人已到了附近,清笛长老一愣,道:“咦,怎么是他?”

    远处飞来一个身材微胖的青年,他穿了一身橙色长衫,远远瞧见两人,叫道:“清笛长老,弟子林素望,好久不见,您近来可好?”

    清笛长老道:“原来是素望,你现在已经是药修大师了,很不错啊,怎么今天想到要回小竹林了?”

    袁素望到了近前,一边向清笛长老行礼,一边去拉沈安珺衣袖,道:“安安,你怎么了,爷爷到处找你,他现在一个人跑进了苍石林大戈壁,你看有多危险!”他这时才看清沈安珺现在的模样,不由惊得呆了,沈安珺以前是非常漂亮,但远没有现在这么脱俗和这么完美。

    沈安珺啊了一声,问道:“爷爷怎么跑到大戈壁去了?”

    袁素望道:“爷爷说你只会去两个地方,一个是大戈壁,一个是小竹林,我正好在路上碰到他,就自告奋勇来这里找你。”他说着取出一块玉牌捏碎,道:“好了,我告诉他你在这里,他老人家应该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望着袁素望一副风尘仆仆的样子,沈安珺忽然问道:“素望叔叔,我想每天都很开心,很幸福,你做不做得到?”她说话的时候,眼神落到小竹林那云雾缭绕的山上。

    袁素望心中一动,举起右手拳头道:“我誓,一定能。”

    沈安珺道:“那你现在带我回沈家吧,回去我们就把婚事办了。”

    袁素望猛地一喜,又有些颓然道:“我现在的药修,还没突破大师,你们家不会同意的。”

    清笛长老看向袁素望,心情有些复杂,暗道:“原来他并不是要回小竹林,而是为了安安而来。”她看见袁素望满脸幸福之色,很想告诫他一声,沈安珺的心底其实有另一个人,但直到两人告辞离开,清笛长老都没有说出口。

    此时的清笛长老眼中,竟有一丝莫名的哀伤。

    繁花落尽,一切成烟云。

    第二卷终

    ps:从明天开始,新的篇章即将展开,我们的吴非就要走向未知天地,林兮涵的魔劫要如何渡,蓝月光是否能夺回?一切一切,都会慢慢揭晓。今天下午容许阿风请假一章,将思绪整理妥帖,明天开始码足力气开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