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2章 发配充军

    吴非不知个中还有这些缘由,他坦然道:“炼魂之罚,弟子以为这是对付那些彻底无救的凶残之辈,譬如魔神,因为它们没有心智、情感和灵魂,我家乡有一句老话,叫作知错能改,善莫大焉,我相信若是给予合适的惩戒,即使是筱元鲍这种无耻之人,一样可以改邪归正。”

    这番话说得所有人动容,筱元鲍不住点头。

    蓝野、清笛、落花、乔婆婆等四人都暗暗捏了一把汗,他们都知道林之羽虽然并不喜形于色,但一旦怒起来,后果十分可怕。

    林之羽脸色一阵阴晴,忽然他不怒反喜,捋着胡子道:“你说得很好,你的处置意见是什么,说说吧!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那弟子斗胆了,弟子以为惩戒筱元鲍这样的恶人,应该有两个办法,一是废去其修为,然后去其势,交到石林关去,那里不是通缉过他么,所谓冤有头债有主,就让他那里接受最后的判决。”

    所谓的去其势,就是将筱元鲍变成太监,小竹林的女弟子闻言,都是脸色绯红,林雨双还啐了一口,道:“亏你想得出!”

    筱元鲍双眼翻白,暗道:“还以为这小子会出个好主意,没想到是个损招,阉割了我不说,还送到石林关去,不过,我若最后落在燕凌风手里,下场会更惨!”

    林之羽点点头,吴非这么做,这倒是个不错的办法,他问道:“还有一个办法呢?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还有一个办法,就是并不废去其修为,而是让他们在咒玉上立下毒誓,然后去镇守云山关,我的家乡称之配充军,他以后若是立下赫赫的战功,能抵消掉过错,还可以回来解除毒咒,作为一个修炼者,这身修为来之不易,轻易废掉实在可惜!”

    神道修炼者抵御魔道,大都是从各门派和城镇中选派,像这种犯错去充军的做法虽然偶尔也有,但并不多见,一则是因为修炼到第四、第五层的修炼者,轻易不会让人抓到做坏事的罪证,二则他们根本没想过这一层,这是吴非一直觉得很奇怪的地方。

    筱元鲍眼中放光,不住点头,显然十分赞同这个处罚,徐继仙则既惊恐又露出希望,檀祯没有被封口,他点头道:“在下赞成林非的建议,我愿意去镇守边关,和魔道人一战,即使死了,也不枉我修炼至今!”

    林白仁和林嘉尤则露出苦涩之色,他们第二层的修为,对上魔道第二层,完全是送死。

    林之羽若有所思,片刻后道:“林非,你的第二个建议很好,本掌门要慎重考虑一下!”他说完,和蓝野长老几人商议起来。

    赤霞夫人远远对吴非竖起大拇指,祁镇主也不住点头。

    林兮涵眉头皱着,仿佛在想心事,吴非回头一望,看到她的眉宇间,仿佛有一股阴煞之气,这股阴煞之气他以前觉察过,但现在修炼千里眼后,感觉特别强烈,吴非心中惊道:“涵儿她,到底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林雨双对林雨灵传音道:“姐姐,我觉得非师弟这个建议很好,六十年前,我们小竹林的掌门和长老全部死在和魔道的战斗中,这才被特许六十年内可以不参与和魔道的战斗,现在时间限制已到,我们不能光派长老去,也派这些做坏事的人去,这要是推广开来,我们神道的战斗力说不定会加强许多!”

    林雨灵道:“妹妹,这些人怎能代表小竹林,怎能上战场,别开玩笑了!”

    林之羽几人商议片刻,落花长老回到堂前,众人停止了窃窃私语,一起向她注视过去。筱元鲍眼中异芒闪烁,几人中,他被判得最重,若是可以免死,还不废除修为,这可等于起死回生。

    落花长老淡淡道:“林非刚才的第二条意见不错,我们商议之后,决定按照他的建议执行!”

    檀印闻言,一直绷着的脸上终于放松,他长长地吐出一口气,只要檀祯没有废除修为,那些觊觎檀家的敌人就不敢轻举妄动,至于上了边关能不能活着回来,那是以后的事。

    众人正要鼓掌,谁知落花长老面色一变,接着道:“其他人的处罚可以减轻,但筱元鲍除外,此人恶贯满盈,残害女修和凡人女子无数,必须炼魂处死!”

    筱元鲍刚刚绽放出的笑容忽然僵硬,脸上肌肉不住抽搐。

    吴非的想法是,小竹林的长老女子占了大半,像筱元鲍这种狼中狼,她们不会轻易饶恕,现在落花长老这么说,基本是最终的判决,若无意外,不可能被更改。

    落花长老面色放缓,道:“徐继仙,檀祯,你们若同意代表西北神道去边关和魔军作战,那么可以不断去双手,也不废去修为,什么时候立下一等战功,就回来解除毒咒。”

    徐继仙和檀祯一头,徐继仙是一脸庆幸,檀祯是带着羞愧之色,其实他出手并非自己意愿,而是受林子泓唆使。

    落花长老又转身道:“林子泓,林非师弟这样对你,现在,你可是知错了?”林子泓一怔,先前落花长老称他为檀子泓,显然已不将他当作小竹林弟子,现在称呼改了回来,显然大有希望重回门下,他鼻子一酸,忽然间涕泪横流,失声痛哭。

    落花长老叹息一声,手轻轻拍在他肩上,解开了林子泓的禁止,林子泓对着吴非哭道:“师弟,我对不起你,我就是因为嫉妒才恨你,想不到你还肯原谅我,我,我——”他一时哽噎,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堂下的弟子均是心中出一声喟叹,不少女弟子还流下眼泪。

    吴非笑着走过去,将林子泓搀扶起来,道:“大家都是同门,有什么误会不能解开,那次在荆棘山,我们也是同生死、共患难,你记得吗,误会我的还有大围教的王师兄,现在我和他不也一笑泯恩仇了?”

    林子泓只有痛哭,他已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落花长老也有些动容,道:“刚才我们商议最久的,也是对林子泓你们三个的处置,上次冰山长老回来,让我们再不要对弟子废除修为,逐出山门,先前是因为你拒不认错,所以才有此重罚,现在既然都已认错,那就惩罚你们三个在这里苦修到第四层,再去边关代表小竹林守卫一年!”

    林子泓、林白仁和林嘉尤闻言一呆,修炼到二十岁还没有突破到第三层的弟子,一般不会留在门派中,除非能成为法师,他们三人因祸得福,反而可以留在门派中修炼,这可比散修的条件要优越得多,虽然修炼到第四层还要去边关和魔道作战,但那起码是十年以后,到时还不知有多少变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