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1章 网开一面

    落花长老道:“筱元鲍,你企图谋害小竹林弟子,过往又劣迹斑斑,按照本门的规矩,处以炼魂之刑!”

    吴非有些意外,筱元鲍并没承认他的恶行,只凭通缉就判他死吗,炼魂其实就是对修炼者的处死,相当于大明对犯罪者的剥皮抽筋。

    落花长老话音一落,筱元鲍猛地怒吼叫道:“我反对,小竹林有什么证据这样对我,我堂堂燕宵国的王子护卫,杀我可以,决不能容忍你们泼污水!”

    传说筱元鲍做的坏事极多,以狼中狼的劣迹,祸害女子应该不在少数,但奇怪的是到处看到通缉,真正要追杀他的倒是不多。

    众人心头一凛,小竹林这次痛下杀手要为何,他们以往不是十分温和礼让,并不与人生纷争,怎么现在却一副立威的样子?难道门中出了个第七层的长老,就有倚仗了?

    人们各自猜测,冰山长老出自小竹林,攀上这棵大树,云崀派也算不得什么,现在正好拿筱元鲍开刀。

    落花长老手一指,又道:“徐继仙,你和筱元鲍一般无二,偷摸之事干得也不少,虽然名声没有筱元鲍臭,但并不足以轻饶,所以——”说到这里,徐继仙身子一抽,竟然晕厥过去。落花长老接着道:“徐继仙,废除修为,因为你偷盗成性,所以再断双手,赶出小竹林地界!”

    众人闻言,都觉得徐继仙的处罚虽重,但却留了一条性命。

    吴非却觉得徐继仙的处置比筱元鲍要重,一个修炼者废除了修为断了双手,还不如杀了他。

    徐继仙此时忽然苏醒过来,颤声道:“我,我不要炼魂。”

    筱元鲍双目喷火,他显然十分愤怒,同样的罪过,怎么徐继仙处罚比他要轻。

    落花长老看向檀祯,缓缓道:“檀祯,你叔侄合谋,企图杀害我小竹林弟子,但你临阵退缩,未将坏事干到底,念在你放下屠刀的份上,本门酌情考虑,对你的处罚予以减轻。”

    檀印一颗心拎到嗓子眼,希望小竹林给檀家一点薄面,不会赶尽杀绝。

    落花长老一字一顿地道:“檀祯,废除修为!从今往后,未经许可,不得在我小竹林周边行走!”

    檀印身子一软,这判罚是他听到的最大打击。

    檀祯摇头道:“对我来说,废除修为,还不如死。”

    檀印对林之羽拜倒,颤巍巍地道:“我弟弟虽然有错在先,但他悬崖勒马,不算太晚,恳请掌门大人网开一面,不要废除他的修为,我檀家愿意用梅城一半的财产来赔偿!”

    林之羽摇头道:“如果这样的阴谋,都不废除修为以警天下,那以后谁都敢捏拿我们小竹林,这判罚已下,很难更改,除非——”

    檀祯的修为如果被废,比檀家损失一半财产要大得多,檀印本已绝望,听到林之羽话中有话,急忙问道:“除非什么?”

    乔婆婆接口道:“除非林非肯原谅檀祯,并替他求情,那样的话,可以只考虑断去他双肢而不废去修为。”

    修炼者断去双肢,还可以想办法接上,虽然修为要下降一大截,但至少还可以继续修炼,总比废去修为要好。

    檀印哀求道:“掌门大人能否开恩,我弟弟平时也没有什么劣迹,能否对他再宽恕两分?”

    林之羽坚定地摇摇头。

    落花长老走到林子泓面前,道:“檀子泓,你因为嫉妒,所以残害同门师弟性命,最可恶的是到现在还知错不改,按照小竹林的门规,可以处死!”她现在不称林子泓姓林,显然已经不拿他当小竹林的弟子。

    此话一出,所有人都吓了一跳,檀印更是脸色苍白,檀子泓虽然现在只有第二层修为,但依然是檀家最有希望的接班人,如果处死,那比废去檀祯修为还要可怕。

    落花长老话音一转,又道:“但我们小竹林宽大为怀,念在你年少无知,又在小竹林修炼了这么多年,给你废除修为,逐出山门的惩罚,以后也不得在小竹林的地界上出现!”

    檀印身子一颤,险险栽倒,檀祯和林子泓被如此判决,那檀家至少三十年内没有翻身的希望,他一个人是撑不起这么大一家。

    落花长老走到林嘉尤和林白仁面前,冷冷道:“你们两个不辨是非,助纣为虐,虽然没有檀子泓这般歹毒,也不可饶恕,按照门规,废除一半修为,逐出山门!”

    所谓废除一半修为就是将修炼者的灵台击破,让他只能从头开始修炼,想在二十岁前再突破到第三层,完全没有指望。

    林白仁和林嘉尤悔得连肠子都青了,两人痛哭流涕,不住哀求。被他们两人一哭,檀印忽然清醒过来,他想起刚才乔长老说的,此事林非若肯原谅檀祯和檀子泓,还可以略微减轻判罚,于是向吴非哀求道:“林非贤弟,你大人不计小人过,就原谅了我弟弟和子泓吧?”

    众人都望向了吴非,看他如何表态,一般这样的情况,被害的弟子是不会原谅算计自己的人,但如果他害怕对方有背景,以后会遭到报复,也会选择原谅,但这样的话,其他人又会看不起他。

    吴非走到堂前,四下一拱手,朝林之羽下拜道:“弟子以为这桩阴谋,为的那个女子最为可恨,但我都愿意放她一马,所以我愿原谅所有人!”

    众人闻言均是错愕,落花长老问道:“你要原谅所有人,包括筱元鲍、檀子泓?”

    吴非点头道:“是的,弟子愿意原谅,筱元鲍虽然臭名远扬,他做的那些并没有证据,也没有受害人来指证,单以此事而论,他是个从犯,炼魂之罚或许太重了。”

    林之羽哦了一声,有些诧异地道:“那是为何?”

    落花长老一怔,暗忖道:“像这种经过长老商议的判决,弟子是无权插话的,就算林非有道理,也不能当场提出,除非林非是掌门大人最看重的接班弟子,而且就算如此,接班弟子也只能在掌门询问的情况下,才可以表述自己的意见,难道通过这次考核,掌门大人要将林非列为掌门的接班弟子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