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0章 最后决断

    林之羽终于开口,他的声音有如寒冰,道:“我已经给过他机会了,你还想要有下次?”

    林子泓道:“什么机会,我怎么不知道?”

    落花长老怒道:“你上次暗中物色涂家兄弟到山门口撒野,当我们查不出来么,我们之所以没有细查,就是想给你一个改正的机会,想不到你变本加厉,越胆大!”

    林子泓反正豁出去了,以他犯下的错,最轻也是废除修为,逐出山门,于是叫道:“我不是胆大,是无法忍受,凭什么他一个新来的,在我们这些老弟子面前耀武扬威,作威作福!”

    堂下弟子中忽然站出一人,正是木小熊,他朝众长老和掌门一个鞠躬,然后指着林子泓道:“林子泓,你不要信口雌黄,林非师兄什么时候耀武扬威、作威作福过,倒是你三番两次为难他,还安排他住在狼牙峰上,连房间都没有,林非师兄的功劳都是靠自己努力得来的,没有一件投机取巧!”

    落花长老等木小熊说完,面色一板,斥道:“这里什么时候轮到你说话,给我退下!”

    木小熊是抱着受责罚之心上来和林子泓理论,想不到落花长老只是呵斥他退下,反正要说的话已经说完,当下鞠了一躬,退回队伍。

    林子泓虽然理屈,却依旧无赖道:“他不是投机取巧,花言巧语,怎么就骗到了兮涵师妹?你们不知道林非这家伙的底细,我知道!他外面有一个漂亮的女神奴,两人以前成天干那男盗女娼之事,现在混进了我们小竹林,装得一本正经。我是偷看过师妹洗澡,他呢,他比我无耻百倍!”

    听到吴非有一个神奴,还是个十分漂亮的女神奴,林之羽双眼寒芒一闪,盯着吴非道:“林非,林子泓所说的可是事实?”

    吴非有些犹豫,清笛长老站起身来,淡淡说道:“唉,这件事呢,我本来不想公开,不过既然已经抖出来,那我就不妨告诉大家,林非的女神奴就是思思,不但我知道,兮涵也知道,思思根本还是处子之身,所谓男盗女娼,纯属无稽之谈。”

    思思在小竹林的名气颇大,她虽然极少露面,但大家都知道,这位清笛长老的义女国色天香、容貌出众,并不在林兮涵之下。在场的女弟子中,最吃惊的是林燕怡和林依可,两人怎么也猜不到思思的身份竟然是吴非的女神奴。

    林之羽点点头,有些嗔怪的对清笛长老道:“你怎么不先告诉我一声?”一般门派中的弟子,是没有神奴的,虽然并没有一个门派有这样的规定,但神奴会影响清修,这是共识,门派中的弟子只有出山以后,才会收养和购买神奴。

    林子泓叫道:“林非买女神奴不是为了享乐,谁信?”

    “我信!”

    有人应了一声,吴非转头一看,赤霞夫人正从座位上站起,她开口道:“思思是在祺关城被拍卖的,是妾身强迫林非买下,如果林非不买下思思,她就会落到智兽派的章易帆手里,你们知道那位章少是什么人,他若不是有个好爹爹罩着,跟狼中狼筱元鲍也没什么两样,思思在他手里会有什么下场?”

    筱元鲍两眼翻白,看来自己已经变成反面典型,名声是彻底坏了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面面相觑,他们确实不知道思思的出生和来历,祁镇主捋着胡须站出来道:“原来在祺关城和章少争夺女神奴的,就是林非呀,这事我知道,听说林非不想买,后来拍卖说如果他不买,那女神奴就必须死,所以他才买了!”

    林依可和林燕怡对望一眼,林依可心中想道:“这么说来,我是误会非师兄了,他跟思思是主仆关系,却敬她如宾,这样的主人,又有什么不是呢?”

    林子泓叫道:“好啊,今天你们串通好了是吧,一起来帮林非,不过就是想加重对我的处罚,那就来吧,我不怕!”

    落花长老哼了一声,一指拂过,林子泓又被封住了说话。

    檀印满头冷汗,这林子泓也太不懂事了,自己的小命捏在人家手里,这个时候还跟掌门、长老顶嘴,自己想帮他求情都难,但他不得不继续求情,于是向林之羽磕头道:“子泓不懂事,请掌门大人千万不要放在心上,我回去一定好好教训他,让他知错!”

    落花长老问檀祯三人道:“是谁传谣给你们?”

    檀祯摇头道:“我还真的不知,只知她年岁不大,修为不低,她给我看的信物是司马家的号牌。”拥有司马家号牌,等于可以参加司马家的任何拍卖,不是有身份的修炼者,不可能得到。

    筱元鲍道:“我也是看来司马家的号牌才信的,但是她还给我看一块身份玉符,那玉符是鼎山门的嫡传弟子!”

    徐继仙垂头丧气道:“我也看到这些了,她还给我看一块小竹林的竹牌令,我,我想有小竹林的弟子里应外合,这买卖没有不做的理由。”

    落花长老道:“林非,你出来。”

    吴非急忙跨步而出,行礼道:“是,长老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落花长老问道:“林非,你知道传谣言出来的人是谁么?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弟子知道,但弟子不能在这里说。”

    落花长老一怔,道:“为什么,传谣之人本就可恨,况且她还组织人来杀你!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弟子在苍石林经历生死,救过她一命,弟子之所以避开从梅城回来,也算她幡然悔悟,将设计圈套之事告诉了我,所以,弟子想给她一个改过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其实,告诉他圈套的是鲁琥,并非童青,但吴非有宽厚之心,他觉得,此事的源头是司马少,别人都是被利用,所以得饶处且饶人,只要以后童青不找自己麻烦,他可以既往不咎。

    落花长老点点头,此时她心里也知道背后主使之人是谁,于是道:“好,那我们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林之羽和蓝野长老几人传音商议了片刻,落花长老道:“下面本长老宣布,对这次内外勾结残害本门弟子的处置!”

    众人神情一肃,知道判决的时刻终于到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