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9章 狼中狼?

    林白仁道:“弟子该死,弟子混蛋,但这件事确实是林子泓主使,他今天密谋要怎么谋害林非,我们开始不肯,他就自己给我们两百银石,现在银石还在我们身上!”上次林燕沙调查收保护费之事,林白仁还死死咬住不肯供出林子泓,但此时他却只能如实交代,因为这个黑锅他根本扛不起。

    林子泓怒睁双眼,吐出一口鲜血,道:“你们两个白眼狼,出了事全往我身上赖,上次你自己承认那些事情都是你做的,大家可是亲耳听到的!”

    落花长老长袖拂过,林子泓声音戛然而止,她冰冷地道:“现在轮不到你说话!”

    林嘉尤道:“白仁师兄是替子泓师兄背黑锅,我可以证明,为这,子泓师兄还给他十块银石作为奖励!”

    当下林白仁和林嘉尤竹筒倒豆般将林子泓的恶劣行径全都说了出来,说他怎么投机取巧弄到了去荆棘山修炼的资格,又怎么偷卖小竹林的丹药,林非进了小竹林,他先是挑拨林燕沙讨厌林非,又物色林大星四兄弟和涂家兄弟来教训他,甚至连他两年前使用上品的隐身宝物,趁清笛长老外出的机会,偷偷溜进笃见山企图偷看女弟子洗澡都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两人这番话说得所有弟子都瞪大眼睛,尤其是林雨双等女弟子,个个都气得身子抖。

    落花长老将手一摆,制止了两人说话,她解开另外两人的封印,道:“你们说说自己是谁,是谁告诉你们司马家出五十万银石?”

    檀祯左边那人身子抖,他此时已经被撕掉了易容,露出一张颜色青的脸,他颌下无须,眼窝微陷,三十余岁的年纪,看上去倒也剽悍,他好像有些害怕地道:“我叫赵彪,我没有门派,燕宵国的散修,现在四处流落,在栄城碰到一个女修,她问我愿不愿意做一单大买卖,她身上一块司马家的号牌,所以我信了。”

    落花长老沉吟道:“燕宵国的人,赵彪,你跑这么远来,是到我们西北来杀人的吗?”燕宵国是神道第一大国,毗邻云山关,军力十分强大。

    “启禀长老,此人不是赵彪,弟子认识此人!”

    堂下一个女子清脆的声音传来,吴非一转头,看见恺笑笑站出了队列,她怯生生的模样,别有一番风情。

    落花长老道:“你说!”

    恺笑笑道:“此人不是什么燕宵国来的散修,他是在许多地方被悬赏的筱元鲍,外号叫狼中狼,弟子以前住在石林关附近,见到过很多悬赏他的画像!”

    那人正是筱元鲍,见有人认出自己,脸色有些苍白。

    落花长老点点头,让恺笑笑退下,道:“很好,狼中狼筱元鲍,这名号真是响亮,我不知道你残害过多少女修,这次你是落在我们小竹林手上,有什么话说?”

    筱元鲍露出不忿的眼神,道:“多说也无益,反正我这狼中狼的名声是冤枉的,有人故意对我栽赃,不过既然被抓,只恳请小竹林给我一个痛快,让我死。”

    落花长老哼了一声,问道:“小竹林向来公正,谁栽赃你?”

    筱元鲍道:“栽赃我的人名叫燕凌风,他是燕宵国第一王子,在下原来是七王子的侍从,谁都知道七王子天纵奇才,燕凌风为了自己上位,对兄弟泼污水,连我们这些侍从也不放过,所做之事实在令人指!”

    落花长老心里揣度着,燕宵国离小竹林实在太远,这些话她可不能辨别,而且此事涉及燕宵国王子燕凌风,燕家比司马家还有势力,他们可是三大家族之,万一处置不好会惹来无尽的麻烦,落花长老一转头,和林之羽对望一眼,两人心中已经有了决断,她对右边那人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,哪里来的?”

    那人就是刚才看上去最胆小的中年人,他结巴着道:“各,各位饶,饶命,我叫徐,徐继仙,是,是陇山的散修,绰号叫徐,徐聋子。”

    落花长老眉毛一挑,道:“原来你就是徐聋子,你不是干偷窃的么,怎么敢来杀人?”

    徐继仙哭丧着脸道:“我,我就是想混着干,干一票大的,因为我看上一件法器,但买不起,先前我可没打算出手,我听说二姐乃是州游帮的副帮主孙大姑,我才斗胆参与进来。”

    落花长老哼道:“原来你是想捡个便宜?”

    徐继仙连连告饶道:“小的该死,小的该死!”

    落花长老道:“孙大姑跟我动手,已经被我杀了!”她说完,从宝囊中丢出一具尸体,那人穿着打扮倒是与之前的落花长老有些相像。

    见到那具尸体,徐继仙瘫软在地,身下还沁出一摊水渍,离得近的人,闻到了一股尿骚味。

    落花长老踱步走到檀祯面前,问道:“你有什么话说?”

    檀祯低头道:“在下一念之差,没有什么要解释的,愿意接受小竹林的处置。”

    落花长老最后走到林子泓身前,问道:“你勾结外人,企图杀害本门师弟,你可认罪?”

    林子泓怨毒地瞟了吴非一眼,道:“不错,我做的一切,都是恨他,凭什么他一个新来的弟子,入门几个月,就霸占了我们小竹林最漂亮的师妹,还得到掌门和长老的恩宠,又是让他参加精英弟子比试,又是蓝野长老单独收他在笃性峰上独修,我们这些老弟子入门十几年,从小辛辛苦苦勤奋修炼,到头来只是因为资质稍差一点,就被冷落一旁,这让我们情何以堪,所以,我恨他,我恨他!”

    这番话说出了林子泓的心声,林之羽脸色难看到了极点,乔婆婆霍地站起身来,道:“什么是冷落?你不过是心里不平衡而已,当初你不也是嫡传弟子,掌门大人看好的也是你,但你做了什么,为了一时的不得志,就要残害同门师弟,你,你太让我们失望了。”

    林子泓还要分辨,檀印忙制止住他,上前一步拱手说道:“子泓年少气盛,请之羽掌门念在他年少无知,又是初犯,给他一次改正的机会,我檀印保证,不会再有下次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