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8章 严惩不轨徒

    此时的小竹林议事堂,几乎所有弟子聚齐,它们排列成数十列站在堂下,站在第一列的是小竹林嫡传弟子,为的是林向善和林布风,正前方高台上坐着掌门林之羽、蓝野长老、清笛长老、乔婆婆,而林子纯等几位法师在两旁站着。

    堂前的地上,跪着林子泓、林白仁和林嘉尤,还有两人被反剪双手绑住,丢在地上,正是檀祯和刚刚逃走的那人。

    林之羽的脸色铁青,他冷冷地望着下面诸人一言不,见到落花长老带着众人出现,林之羽只是微微点了一下头。

    议事堂里虽然站了两三百人,却鸦雀无声,吴非知道林之羽必然还在等人,只是不知在等谁。

    落花长老安排赤霞夫人在右侧一个座位上坐下,林兮涵朝吴非努努嘴,悄悄地和其他三女一起站进了队列。

    吴非不知要往哪里站,忽然看见林向善向右边让了一步,于是插了进去站好,后边有两人显然不服,但被林向善拿眼一瞪,都乖乖地低下头去。

    过了约摸半炷香的时刻,堂外响起了脚步声,吴非转头一看,就见林燕沙带着十数人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那十数人吴非大都不认识,唯一认识的是一个矮个白须老者,正是新昶镇的祁又昇祁镇主。

    人群中走出一人,这人身高仅六尺左右,身形瘦削,年纪在四十开外,两撇山羊胡子,一对三角眼滴溜溜乱转,显然是个十分机灵之人,他的修为是第四层中阶。

    那人走到林之羽座下十步距离,抱拳道:“掌门大人深夜传送令,召唤我们到此,不知出了什么大事?”林之羽冷冷的瞥了他一眼,并不作声。

    落花长老不知何时已经换了一身衣服,此时她一袭白绿衣衫,肩头还围了一条黑色的肩披,显得冷艳又凝重,她起身道:“请大家先坐下。”说完迈步走到堂前,林子泓等人知道她是小竹林执事堂堂主的打扮,身子都不禁簌簌抖。

    吴非知道小竹林周边有管辖权势的人,都有小竹林的传送令,一旦小竹林有召唤,必须马上赶到。

    落花长老咳嗽一声,此时她换了一副冰冷的表情,对四周扫视一圈,然后才道:“今夜将诸位匆匆召来,实在情非得已,只因我们小竹林出了一个变故。”

    坐在祁镇主边上一人低低道:“什么变故,要半夜将我们召来,我还以为魔道入侵了。”

    落花长老继续道:“有人暗放谣言,说舒城司马家觊觎我派弟子林非的一件法器,并且出价五十万银石收购!”

    下面众人闻言都倒吸一口凉气,五十万银石可是一个普通修炼者一辈子都无法企及的财富。

    落花长老冷笑一声,又道:“谁都知道舒城司马家的行事,像这种煽风点火、偷鸡摸狗败坏名誉的行径,我不相信他们会干,而且十万银石就可以买到一件上品的神器,偏偏司马家会看上我们小竹林弟子林非的一件仿制品?”

    这番话说得入情入理,所有人都心中点头,地上的那六人更是悔恨不已,那临时被传送令邀请来的,大都是小竹林周边各城镇的主事,听到这里心里都是一惊,他们印象中小竹林似乎从没这么强硬过,说司马家出五十万收买别人的法器确实没有听过,但干没干过谁都不敢保证。

    落花长老话音一变,忽然厉声道:“可是这个谣言偏偏有人信了,还企图对我派弟子下手!这些人以为内外勾结,就能阴谋得逞,很不幸,他们被我们当场抓住,今夜我们要严惩这些不轨之徒,并且清理门户!”

    话说到这里,众人心中都已经明白,不用说,勾结外面的就是林子泓、林白仁和林嘉尤。

    林大星朝林大光三人递了个庆幸的眼神,那意思很明显,幸亏我们没跟着林子泓干,不然今天怕也要被清理门户。

    山羊胡的中年人忽然从座位上跳起来,他先走到檀祯面前,啪啪就是两记响亮的耳光,口中骂道:“叫你不要喝酒,你偏偏天天喝,被猪油蒙心了是不是,敢打小竹林弟子的主意,瞧我回去不狠狠收拾你!”他这么说,谁都知道并不是真的责怪,只是想给檀祯找个喝酒的借口。

    有人道:“这家伙就是檀祯的哥哥,檀家的家主檀印。”

    檀祯被打了两巴掌,脸上和上身上的封印被解开,他开口叫道:“我没有,我本来是一时糊涂,但刚才我知道错了,就先走了,并没有对林非下手,落花长老您可得公断啊!”

    落花长老哼道:“如果林非没有叫破你的身份,你会走么?”

    檀祯连连磕头道:“会的,我肯定会走,我根本不知道要对付的是小竹林的弟子!”他这话说得太假,堂下所有人都出一阵低低的笑声。

    檀印又走到林子泓面前,一脚踢在他脸上,这一脚是真的狠,一下将林子泓的两颗门牙踢飞,他怒道:“你呢,别人给你多少钱,就干这种事,是不是有人胁迫你?”

    林子泓满嘴是血,这一下也解开了封印,他含糊地叫道:“是的,是有人胁迫我干的,我不干,他就杀了我!”

    落花长老两道寒芒逼来,问道:“是谁?”

    林子泓目光乱转,忽然瞧见林燕沙一脸的鄙夷,叫道:“是燕沙法师,是他逼我的,他讨厌林非,打又打不过,所以就想办法害他,我是被逼的!”

    林燕沙大怒,冲上前就是一脚,但被檀印拦住,道:“燕沙法师,我们有没有道理可以讲,不要动手。”

    林燕沙怒道:“你刚才不是踢了么!”

    檀印道:“我是他叔叔,可以教训他!”

    落花长老喝道:“都给我退下!”她声音不大,听得众人心里都是一震,檀印和林燕沙都不由退后了几步。

    这时林白仁和林嘉尤使劲挣扎,一副有话要说的样子。

    落花长老走到两人身边,拍去他们的封印,道:“你们两个想说什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