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6章 敢一个人来

    新昶镇边上的黑松林很大,如果不施展御风诀,只是绕着走一圈,至少要大半天,吴非并不知道那些人给他定的地点在哪,他心中猜测,那些人一定是在某个位置伏击他,只是自己要如何解这个困局?

    吴非踏入黑松林,刚刚到丑时,此刻,林中出奇寂静,连虫豸声都几不可闻,吴非从路口直直走进去,他千里眼扫过,并未有所现,来到林间的一片开阔地,吴非朗声道:“林非在此,什么人约我,为何不敢出来?”他喊了两遍,却无人应答。

    忽然间,吴非怀中的蓝月光轻轻一动,一阵杀机波浪般涌来,瞬间笼罩了全身。

    一声女子的轻笑响起,接着有人淡淡地道:“林非,你果然敢一个人来!”

    吴非四下一望,只见从四周的树上飘然而下四人,他们一出现,就封死了他所有的退路,显然他们早已算计到吴非只要走进黑松林,就会来到这里。

    吴非觉得那女子的声音十分陌生,他从来没有听过,于是道:“请问你是什么人,为何要绑架我兮涵师姐?”

    那女子有些惊奇,随即咯咯笑道:“我们绑架了你的涵儿?不错,这个借口编得很好!”

    身后一个男子的粗粗的声音道:“林非,我们在梅城等了你半个月,你去哪了?”

    吴非冷冷一笑,回身道:“原来某位师妹口里的圈套,就是你们几个?”他已经看清了这四人的修为,这四人三男一女,有两人是第四层初阶,两人是第三层高阶,林子泓说的找四个第四层的高手,是有些吹牛,他心中担忧的是遇到章石头那种角色,像钟老二第三层高阶的修为,他并不十分害怕,实在不行,还可以用音遁术逃跑。

    那男子冷笑道:“是又如何,你现在已经是板上鱼肉,识相的放下法器乖乖投降,我们给你一个痛快!”

    那四人渐渐走近,吴非瞧见他们都易了容,有两个男子没有开口,吴非感觉到左一人目光阴冷,修为也最高,他虽然是第四层初阶,却也接近了中阶。

    吴非对那人道:“阁下怎么称呼?”

    那人哼了一声,嘲讽地道:“我们四个,互相都不知道谁是谁,你以为我会告诉你?”他手中拿的是一把黑色的大铲,似乎临时抹上了一层黑漆,油油地放着光亮,显然他不想让人辨别出身份来。

    吴非笑道:“你不说,我也知道你是梅城檀家的人!”

    那人身子一震,目露凶光,厉声道:“胡说!”

    吴非知道他被自己说中,道:“檀家一共有两位第四层的修炼者,一位是檀家的家主檀印,在下以为,他是不会出面干这种宵小之事的,而剩下的那位,就是阁下了,阁下便是修月铲檀祯,是不是?”

    那人冷笑道:“你拿什么来证明我是檀祯,就算你能证明,又能给谁看?”吴非掏出一块玉片,道:“这是我们小竹林的玉牌,我只要捏碎它,长老和掌门立刻就会赶来这里,要不要我捏碎看看?”

    那女子笑一指黑松林外面,道:“你可以捏碎试试,我们杀你,只要两个呼吸的时间,你的长老和掌门赶来,可是要一点时间的,我们杀了你,再从那个临时传送阵逃走,林之羽本事再大,也抓不到我们!”

    吴非觉得那女子声音有异,好像故意掐着喉咙,不由暗道:“难道她以前认识我,要这样变声?”他这么一想,千里眼仔细一扫,不由心底一惊,这女子好像隐藏了修为,让他完全无法看透,吴非一边凝神戒备,一边点头道:“不错,但你们想过没有,就算杀了我,拿着我的这把刀去见司马少,他真的会出五十万银石给你们?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四人神色都是一变,吴非接着道:“你们是哪只耳朵听见司马少说五十万银石收购我的法器,好,就算司马少说过,得手后,放消息的人是自己去,还是你们四个一起去,司马少凭什么就给那人五十万银石,再退一万步,司马少给了五十万银石,那人凭什么会平分给你们?”

    四人沉默了片刻,右先的那男子这时开口道:“司马少开的价,一般都会兑现。”

    吴非大笑,道:“司马少的兑现是你亲眼瞧见了,还是听别人传说,或者,你瞧见自己当作珍宝的东西被他的守门奴才弃若敝屣?”

    又是片刻的沉默,那位被吴非称作檀祯的男子忽然退后一步,道:“这次的行动我退出!”他身形一闪,消失在黑松林外。

    那女子冷哼一声,剩下三人的包围小了一圈,依旧将吴非围着,那女子道:“林非,看不出你很有口才,那人也许是檀祯,他被你叫破身份,怕我们口风不严,将他说出去,以后小竹林找麻烦,所以才临阵逃脱!”

    吴非依旧笑道:“是啊,但你想说你们不怕,而且分钱的时候,四十万银石三个人分,每人可以多分三万多,不过,我劝你们还是仔细想想!”

    此时左的男子身子微动,手里出现了一柄寒光剑,他嘶声道:“这小子废话真多,二姐,我们动手罢!”

    另外一个男子也沉声道:“是啊,再不动手,生出变故来就不好了!”

    那女子却道:“不急,我们听听他想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吴非扫视三人一遍,道:“司马少若真的要我这把刀,自己悄悄派人来夺就是了,以他的能力,派个结丹境的高手也不过尔尔,至于大动干戈昭告天下么?而且,这消息传扬开来,他必然成为千夫所指,司马家的声誉也一定一落千丈,所以他就算想得到我这件法器,也不会花钱买!”

    那女子一惊,道:“此话怎讲?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知道司马少要买我这件法器消息的,除了听到消息之人,司马少还放消息给谁?你们杀了我,拿着我的法器去见他,他必然会抓了你们,送到小竹林去处理!”

    三人再次陷入沉默,片刻后,那女子叹息一声,道:“照你这么说来,我们都被司马少耍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