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5章 要做做绝

    林子泓似乎掏出了一个什么东西给了两人,道:“现在离子时还有几个时辰,到了子时,你们去把这个交给那小子,他马上就会去了,记住时间,千万太早也不要太晚!”

    林嘉尤迟疑着道:“如果,如果那小子将这个东西交给蓝野长老他们怎么办?”

    林子泓冷笑道:“我量他不敢。”

    林白仁道:“子泓师兄,这,这些都是您的计谋么?”

    林子泓得意道:“是啊,这次的计谋比上次找涂家兄弟那个要周密一百倍,就算那小子能想明白,也没办法应付。”

    吴非躲在巨石下,千里眼也不能穿过石头看见上面的东西,不知他们要拿什么东西打动自己。

    林嘉尤疑问道:“这个就可以么,那小子要是不肯见我们怎么办?”

    林子泓道:“你们去告我,将我对他的仇怨说一遍,只管照实说,只要他肯见你们,收下这件东西,你们就算办成了!”

    林白仁道:“是,如果他看了这东西,不肯去怎么办?”

    林子泓道:“这就不用操心了,这里有二百银石你们拿去,此事若最后办成,我保证查不到你们头上,而且我拿到所分的银石,你们每人还可以再分五千!”他停了停又道:“你们不要觉得每人五千银石少了,除了提供消息的,还有不少人参与了此事,他们虽然不知道前因后果,但银石是不能少分的。”

    吴非觉得此事有古怪,他悄悄从巨石后面爬了上去,只见夕阳下,林白仁将一个白色的布袋塞进了怀中的宝囊。吴非心里奇怪,这是什么东西,为什么自己一旦看见了这东西,就会按他们指定的地方去?

    林子泓不知又说了些什么,三人一起站起身,拍拍屁股准备走人。

    吴非不想被三人现,身形一动,滑下巨石。他心中想道:“此事我要如何应对?什么东西对我如此重要,要不要先将林白仁拿下,逼他交出来?”

    落日已西,黑幕渐渐拉拢,远处山梁上一道道暗红的轮廓开始湮灭,阴沉入暮色中。

    夜,难熬的是孤寂,在阴谋和算计中,时间总是过得飞快。

    “嚓、嚓、嚓——”

    山下传来脚步声,两条人影正悄悄地爬上笃性山来,这两人不用说,正是林嘉尤和林白仁。

    两人对笃性峰并不熟悉,转了半天还没找到吴非的山洞,林白仁道:“那小子到底住在哪,你打听清楚没有?”

    林嘉尤道:“当然打听清楚了,他住在以前林子焕住的地方,但林子焕在哪里我也从来没来过!”

    林白仁怒道:“你是猪么,不知道不早点说,万一我们摸到蓝野长老洞里,岂不是暴露了!”

    林嘉尤嘀咕道:“我问了,门中没几个知道的,所以才喊你早点来找。”

    林白仁骂道:“笨蛋,这点事情都办不好,回头瞧子泓师兄怎么惩罚你!”

    两人正深一脚浅一脚地乱摸,忽然一个声音从背后传来,道:“两位,你们走错了!”

    林白仁和林嘉尤吓了一跳,一起回身,就看见身后站着一人,青衣飘飘,正讥讽地望着两人,林嘉尤看清那人面容,不由低声叫道:“林,林非!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两位,没来过笃性山吧?”

    林嘉尤讪讪道:“是啊,非师弟,哦对了,你住在哪?”

    林白仁一脚踢在林嘉尤屁股上,心中骂道:“你都见到他本人了,还问他住在哪里!”口中道:“林,林非师弟,那个,那个谁要害你。”

    吴非望了望天色,道:“你们是不是有东西要给我,拿出来就可以走了。”

    林白仁点头哈腰,道:“是。”忽然他醒悟过来,慌张的道:“你什么都知道了?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你不给我,我怎么知道。”

    林白仁忽然扑通一下跪倒,磕头道:“我们两个该死,不该受子泓师兄的欺骗,是他要设计圈套害你,与我们两个无关,非师弟你千万不要上当啊!”

    林嘉尤也醒悟过来,跟着一起跪倒,道:“是啊,非师弟,我们两个都是受了子泓师兄的指使。”

    吴非皱眉道:“子时都已经到了,你们还磨蹭什么?”

    林白仁脸上一白,道:“我,我们说的话,你都听见了?”

    吴非冷冷道:“是啊,我都听见了。”

    林白仁身子一震,道:“那,那你为什么不当时站出来质问子泓师兄?”

    吴非哼道:“我就是要瞧瞧他有什么宵小伎俩,我不妨告诉你们两个,当初你们物色的涂家兄弟,现在已经拿我当朋友了。”

    林嘉尤道:“不可能,涂家兄弟只认钱,不认人,他们会拿你做朋友?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我也不和你们废话,快把东西拿出来,然后你们两个给我滚!”

    林白仁点头道:“是,是!”心中却恨得牙痒痒,暗道:“你神气什么,还不就是仗着身上有一件神器。”他掏出林子泓给他的布袋递给吴非,道:“这就是子泓师兄我要转交给你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吴非接过布袋打开一看,不由一愣,里面是一缕女子的头,还有一块玉片。

    这头的丝乌青柔软,刚剪下不过三四天,吴非猛地一惊,他抓起玉片,一缕神念探入其中,只见里面写着一行字:“想要林兮涵活,一个人到新昶镇的黑松林来,丑时不至,恕不恭候!”

    吴非面色剧变,心中惊道:“涵儿怎么会落在他们手里?”他刚才预想了诸多可能,唯独没有想到林兮涵会成为他们的人质,林子泓这次调动的都是些什么人,竟然能从落花长老身边带走林兮涵,难怪先前他那么有把握。

    林白仁、林嘉尤见吴非忽然神色陡变,知道林子泓给他的东西果然十分有用,两人互望一眼退了开去。

    吴非冷笑一声,道:“好,很好!”他身形一动朝山下掠去。

    望着吴非离去的身影,林白仁道:“我说,子泓师兄这次是不是做得太绝了?”

    林嘉尤道:“是啊,你说子泓师兄袋子里装的什么东西,一下就将林非给骗出去了?”

    林白仁哼道:“还能有什么,一个修炼者最大的软肋,就是他心中有在意的人!”

    林嘉尤道:“我们这么做,是不是有些卑鄙?”

    林白仁默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