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4章 他会不会上当?

    林小冈指着远处山上一块凸起的巨石道:“刚才我瞧见子泓师兄带着嘉尤、白仁师兄往那里去了。”

    吴非拱手谢过,转身朝巨石处走去。

    离那巨石还有百余步,吴非果然看见林子泓、林嘉尤和林白仁坐在巨石上,三人说着话,还不住地比划。

    吴非一时好奇,他想看看神隐九色菊的效用,便含了一片叶子在口中,然后施展隐匿身法悄悄靠近。

    走到巨石下,那三人完全没有现吴非。

    吴非倾听了一会,暗忖道:“这三个家伙开启了隔音罩,他们听不见我的声音,但我也听不见他们讲话。”他贴在巨石上,忽然心中一动,隔音罩可以隔绝地上的声音,却不能隔绝地下!

    当下吴非将耳朵贴在巨石的石壁上,果然传来了轻微震动的声音,那声音虽然模糊,但还是可以分辨。

    只听林白仁道:“什么都买不起,真是郁闷!”

    林嘉尤道:“我也一样,不能去敲诈那些外门弟子,宝囊中实在干瘪得紧!”林子泓哼了一声,道:“我比你们也强不多少!”

    林嘉尤道:“都是那林非害的,这小子真是太讨厌,若不把他好好教训一顿,实在出不了这口气!”

    林白仁道:“连燕沙法师都败在他手下,你敢跟他动手?”

    林嘉尤道:“子泓师兄,让你叔叔出手吧!”

    安静了片刻,林子泓没有作声。

    林白仁开口道:“伙同外人来对付本门弟子,这可是违背门规的大罪,檀大叔不是我们小竹林的人,万一他出手,被掌门或者长老知道,那就闹大了。”

    吴非听说过林子泓外面的靠山是梅城檀家,他是檀家子弟,那檀家有些势力,最高修为是两位第四层的高手,说起来,林子泓的原名应该叫檀子泓,他在小竹林有些霸道,正是有倚仗。

    林嘉尤道:“那怎么办,我们就眼睁睁瞧着那小子在我们头上作威作福?”

    这时林子泓忽然哼了一声,林白仁道:“子泓师兄,你不是说有重要的事情告诉我们吗,怎么坐了半天还不说?”

    林子泓恶狠狠地道:“不错,但我是怕你们有胆子听,没胆子做!”

    林嘉尤道:“子泓师兄这是什么话,我们两个跟你这么久,有什么没有做过?”

    林子泓道:“杀人你敢吗?”

    林嘉尤道:“敢啊,有什么不敢的!”

    林子泓悠悠道:“杀同门师弟呢?”

    林嘉尤似乎怔了怔,道:“子泓师兄什么意思,难道我们要将吴非干掉?”

    林子泓道:“我只问你敢不敢,没说要杀谁?”

    林嘉尤道:“敢还是敢,只是杀了他不值,万一没弄得好,就会把自己贴进去。”

    林白仁道:“是啊,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,我们没必要去犯这种险。”

    林子泓冷笑道:“犯险?你们想过没有,我们和那小子的仇怨已经结下,你以为他上次没有提涂家兄弟的事,就不知道是我们干的?还有林小冈与林高那些家伙,现在有意避开我们,你怎么知道他们不会去告密!”

    吴非心里冷笑,看来自己是无意间听到了林子泓奸计。

    林白仁道:“这个仇怨看来结大了。”

    林嘉尤道:“我看很难化解。”

    林子泓道:“眼下你们有两条路走,一是跟着我将那小子做了,二去去投靠那小子,将我告!”

    林嘉尤和林白仁同时道:“我们跟子泓师兄!”

    林子泓笑了两声,道:“好,那我就告诉你们这个消息!”

    林白仁道:“好,子泓师兄您说。”

    林子泓顿了顿,才道:“如果有人出一万银石要那小子的命呢?”

    林嘉尤惊道:“一万银石,谁会出这么高的价钱,子泓师兄,那人不是疯了吧?”

    林白仁道:“如果给我一万银石,那我拼了命也要将林非弄死!”

    林子泓道:“好,我今天要告诉你们的消息,乃是有人出价五十万银石,买林非手上那件仿神器。”

    林嘉尤和林白仁同时惊道:“五十万?”

    林子泓道:“不错,出价之人乃是舒城司马家的司马亦鸣!”

    吴非听见两人同时又惊呼一声司马少,心中不由暗暗冷笑,看来童青的消息已经传了出去,不知外面有多少人想对他下手,连同门师兄都要心动。

    林嘉尤道:“司马少没有直接跟林非开口么?”

    林子泓道:“司马少开价五十万,但林非没有卖给他。”

    林白仁叫道:“五十万都不卖,他脑子进水了吗,就算是本命法器,也可以割舍了重来!”

    林嘉尤道:“子泓师兄,这件事情怎么做,你拿主意我们跟着干!”

    林子泓道:“你们都愿意跟着我干?”

    林白仁和林嘉尤一起道:“是!”

    林子泓道:“好,那我就拿主意了。”

    吴非暗暗叹息一声,他本是有心和林子泓化解前嫌,毕竟自己是刚入小竹林的门,实在不行,就是出点钱送点东西都可以,但现在他们要图谋的是自己的性命,刚才林白仁还说一万银石就可以对他下手,这可没办法调解。

    林子泓道:“这件事,不是我们三个就可以对付得了的,毕竟那小子实力到底有多深,我们还没摸清,燕沙法师在不知情的情况下,都能输给他,我想,只有第四层的高手出手,才能稳操胜券!”

    林白仁道:“是啊,还要防止他逃跑,这小子逃跑的本事可是不小,我听说上次他从智兽门的章石头手下逃走,还伤了章少章易帆,实在不可思议。”

    林子泓道:“所以,这次会有四位第四层的高手来合围他!”

    吴非心中一惊,有四位四层的高手在外面布置陷阱,这可不好对付。

    林子泓道:“五十万银石,四位高手一人十万,剩下的我们和提供消息的人分。”

    林白仁道:“要我们去骗林非出去么,他,他会这么容易上当?”

    林子泓道:“他自然是不会,不过,我有一个绝妙的办法,他不得不上当!”

    林白仁问道:“什么办法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