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0章 老狐狸的尾巴

    吴非点头道:“不错,其中一条是巨蜥,几乎有一座小山般大!”他比划着,林之羽拳头紧握,道:“你不要以为自己侥幸一次,就真的能杀得了魔神,只怕那头巨蜥,我们在场的三人一起出手对付,都未必能战胜它,而且,它若是得到了魔神的魔晶,很可能成为新的魔神!”

    吴非躬身道:“是,弟子明白。”

    林之羽将蜈蚣精的魔晶在手里掂了一下,道:“此物太过珍贵,放在你身上不但会招惹妖兽,还容易受人觊觎,你看先收入门中的藏宝阁保管,等需要时再去取,如何?”

    吴非点头道:“这些东西,现在弟子拿了也不知道用,本来就是准备呈交掌门大人处置,若是各位有其他用途,尽管拿去就是,至于像三脸魔神的皮肉要是能炼制成丹药,给弟子几枚就满足了。”

    清笛长老哦了一声,蓝野长老赞许地道:“林非啊,你的品性真是不一般!”

    林之羽对吴非的表现十分满意,他收好蜈蚣精的魔晶,起身拍拍吴非的肩膀,道:“我们小竹林不会贪没弟子的东西,你的魔晶我会帮你保管在藏宝阁,你这趟出去不容易,回去好好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是,多谢掌门。”

    林之羽道:“很好,希望两月之后的舒城之战,你能为本门争得更大的荣誉!”

    吴非退后施礼道:“是,弟子一定尽全力。”

    林之羽又道:“沈家势力虽大,但你和涵儿已有婚约,在大围教参加聚会的各大门派掌门都可以作证,沈家若是找上门来,本掌门自会替你谢绝,至于司马亦鸣,那是个可怕的人物,不是他有多可怕,而是他背后的司马家,你自己要多加小心!”

    吴非连连点头,清笛长老忽然道:“掌门大人,这些魔神的皮肉交给我来保管,用它来炼制法器、丹药,可是极佳!”

    林之羽道:“这个林非没意见就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吴非忙道:“弟子没有意见。”

    蓝野长老对清笛长老道:“我的弟子虽然是没意见,不过你炼出来的丹药,要分他一半!”清笛长老瞪了他一眼,道:“师兄,是你要还是林非要,你也太贪了吧,哪有丹药用一味材料可以炼制的?”蓝野长老笑道:“若是一味最贵的材料,要一半也不过分。”

    林之羽摆手道:“这没什么好争的,等炼成丹药、法器,林非按比率拿一份就是。”

    清笛长老白了蓝野长老一眼,道:“就是,没人像你这么袒护弟子的!”

    吴非连连摆手,道:“给我几枚就可以了,我拿得太多,说不得又会被司马少那种人惦记。”

    林之羽点点头,道:“记住,除了今天我们在场的几个,你杀魔神得到材料之事,谁也别说”

    吴非恭敬地道:“是,弟子会牢记在心,不过,落花和乔长老问起来,弟子也要隐瞒么?”

    林之羽道:“他们两位,倒是不必隐瞒,法师级别的就不要去说了,知道此事的人越少越好。”

    吴非点着头,心里却在数着手指,他想道:“涵儿就算不问,我也一定要讲的,思思也是可以讲的,晏畅嘴巴不牢,那是绝不能说。”

    林之羽站起身,道:“好,本掌门要说的,已经说完,两位长老,我先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蓝野和清笛长老恭送林之羽离开。

    等到林之羽御风而去,吴非开口道:“师傅、长老,还有什么要关照弟子?”

    蓝野长老眉头皱起,道:“你知道我们两个的这次祺关城之行的结果吗?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蓝野长老道:“很遗憾,我们的这次祺关城之行,没有找到任何头绪,那个城主黎俊伯,除了管理日常城务之外,就是刻苦修炼,也没和什么不相干的人有联系。”

    清笛长老道:“我听思思讲过她在祺关城的经历,她说的那个黑袍老者,拿着瓶子在后台和人私语,此人应该是黎俊伯的管家,名叫裴意周,我查了他的底细,此人以前是鼎山门的弟子,没有什么天赋,也没什么成就,若我们这次暗中探访没有走漏消息,他们似乎没有什么不轨之举。”

    吴非想了想,道:“走漏消息,难不成我们小竹林还有人给黎俊伯送信?”

    蓝野长老道:“除了这点,没有别的可能,要么就是黎俊伯有特别的感应能力,知道我们去了。”

    吴非想起什么,道:“对了,上次我在精英弟子比试的时候,章家父子设置陷阱害我,黎俊伯的女儿黎影曾经救过我一次。”他把黎影和自己曾经比武招亲的事又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清笛长老叹了声,道:“唉,出过这等事,黎俊伯当然要提防了,他是只老狐狸,我们这次白跑也正常。”

    蓝野长老道:“不错,老夫也觉得那个黎俊伯不简单,是个心思慎密之人,我们这次白走,只能下次再去,看他狐狸尾巴能藏多久!”

    吴非十分抱歉,道:“弟子害得师傅和长老白跑一趟,真是过意不去。”

    蓝野长老拍拍他肩膀道:“没什么过意不去的,等清笛长老将魔神材料的丹药炼出来,你再分我一半就可以了!”

    清笛长老翻了个白眼,道:“我就知道你打好算盘,算了,这事暂时先搁置一段,我先走了,你们师徒的事,我管不着。”

    蓝野长老嘿嘿一笑,道:“师妹慢走。”

    等清笛长老走远,蓝野长老负手而立,微笑道:“虽然这次出去经历了危险,但你的修为提高很快,居然突破了第二层的中段,还是十分可喜!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是,多谢师傅的指点和教诲。”

    蓝野长老道:“两月之后,你要是能筑基成功,那舒城之行,还是可以期待的!”

    吴非苦笑道:“弟子突破第二层才一个多月,基础还未稳固,两三个月,要突破一层的修为,谈何容易。”

    蓝野长老摇头道:“本来师傅对你一个月突破一层觉得绝无可能,但眼下你一个月就从第二层初阶到了中阶,这是一个奇迹,要传出去,无人敢信,所以不妨努力一下。”

    吴非点头道:“是,那弟子尽力而为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