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8章 不要从梅城走

    鲁琥将自己收集的蛇魔皮肉交给吴非,道:“这些都是你应得的,我无功不敢受禄。”

    吴非笑笑,道:“我已经拿了许多,反正见者有份,你和童师妹怎能白来一趟,得到些补偿也是应该。”

    鲁琥推辞一番,还是收下了,毕竟这么巨大的财富,他也无法不心动。

    两人收拾完毕,吴非忽然问道:“对了鲁师兄,童青刚才说要设计一个圈套来害我,是个什么圈套?”

    鲁琥苦笑着道:“童师妹没跟我说,所以我也不太清楚,要不三天以后等她醒来再问吧,你救了她的命,又给我们分了这么多宝贵的东西,她怎么也不会再对你有加害之心。”

    吴非心中冷笑,暗想道:“以童青的为人,知道我要对付魔神,还百般阻挠,就算我救了她的命,她也不会念我的好,这种女人,最好敬而远之!”想到这里,他开口道:“那算了,我身上还有很多事要办,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鲁琥又道:“非师弟,有个人你或许要留个心眼,此人手狠手辣,心机深沉,尤其是下次去舒城,这个人更要小心。”

    吴非哦了一声,心中已经知道他是说谁,鲁琥道:“那人便是司马家的大少司马亦鸣!”

    吴非想到要帮思思弄的神根草还在司马家,这个交道怕是非打不可,于是抱拳道:“多谢鲁师兄,也请你转告童师妹,不要离此司马少太近,要知道伴君就像伴虎,飞蛾扑火是其身,以我们这样的身份,结果往往是卖了自己还替人数钱。”

    鲁琥激动地道:“非师弟说得太好了,童师妹她就是鬼迷心窍!”忽然想到什么,他犹豫着又道:“童师妹昨天提到几次梅城,或许那里有人要暗害你,非师弟回小竹林,不要从梅城走!”

    吴非点头道:“多谢鲁师兄提醒,对了,关于我们在这里击杀魔神之事,还请鲁兄和童师妹一定要守口如瓶,除了师门长辈,谁都不要说,不然我们拿的这些魔神的皮肉,可是会被有心人惦记的。”

    鲁琥道:“非师弟放心,你这么开口,我连师傅和掌门都不会说,只说我们是侥幸逃脱,捡回来一条命!”他自然知道若是跟蒙掌门说了,这些东西必然上缴,他和童青得到的,最多是几百银石的奖励。

    吴非道:“好,那咱们青山不改,后会有期。”

    鲁琥点点头,朝吴非深深鞠了一躬,道:“非师弟,请多保重。”

    吴非转身而去,心中却忽然想道:“那蛇魔的魔晶,不知道飞散到哪里去了,那可是一枚极品的魔晶啊!”他心中叹息着,却不知在这片戈壁的深处,刚才那条差点攻击他的巨蜥,此刻正捧着一块暗绿的晶石欢天喜地啸叫着!

    大戈壁的黄昏,特别迷人。

    夕阳犹如一个身披红纱的成熟少妇,用她的微笑释放出融融暖意,给大地染上一层浓浓的暖色。

    吴非放慢脚步,漫步走在干裂的大地上,夕阳将他的丝和肌肤,映照成金黄色。他回遥望,天地苍茫,忽然想起陈子昂的那登幽州台歌,不禁朗声念道:“前不见古人,后不见来者,念天地之悠悠,独怆然而涕下。”

    空中有二只箭鸟掠过,但它们此刻的目标只是远方。

    吴非想道:“那蛇魔虽然死了,这片戈壁又能平静多久?”

    两天之后,吴非才回到栄城,他先去了一趟贵田阁,索长贵见到吴非,十分惊喜,问道:“林小友的事都办完了?”

    吴非不想跟他闲扯,直接问道:“你这二天见过沈家爷孙没有?”

    索长贵摇头道:“没有,前天你和素望大师在这里开鉴后,老朽就再没见过他们。”

    吴非不知沈安珺和沈宇谦有没有脱险,毕竟临时传送,也不知会传送到哪里,他心中还是有些牵挂沈安珺,敷衍了索长贵几句,便想转身离开,索长贵忽然道:“林小友是回小竹林么?”吴非含糊地应了声,没说是也没说不是。

    索长贵道:“对了,老朽听说苍石林中,前几天生了一场大战,打的一塌糊涂,有人说死亡戈壁出了新魔神,十分厉害,林小友千万小心!”

    吴非心中一动,松了口气,道:“好,多谢索掌柜提醒,不过,我来过这里的消息,还请保密,这段时间就不要告诉别人了。”

    索长贵有些奇怪,不过还是满口答应。

    吴非心中暗忖道:“这消息连索长贵都知道了,看来安安已经脱险,这消息应该是他们传出来的,我倒不用再为此担心了。”又想到自己还答应了要娶沈安珺,她若知道自己未死找来,该如何是好?

    吴非去了一趟祺关城,只可惜没有遇到蓝野和清笛长老,显然他们已经离开。

    祺关城风平浪静,并没有什么特别,关于比武招亲的事,可能过去的时间不短,也没有什么人提,吴非离开时,并没有走捷径,从栄城传送到梅城虽然快,但鲁琥告诫过,他没有去冒险,毕竟司马少出五十万银石买他的蓝月光,就等于买他的命,不知有多少人会伺机下手,而索长贵知道他要回小竹林,说不定也会不经意地说出去,所以他改装易容,回到栄城悄悄住了五天才离开。

    这么一耽误,等吴非回到小竹林,已是十三天之后。

    在这些日子里,吴非听到不少传闻,传得最神的,是他和素望大师的那场开鉴。

    有人将吴非说成是一个药修神童,将素望大师比得哑口无言,一败涂地。

    也有人说素望大师提携晚辈,故意输给同门师弟,两人的实际差距还是非常巨大。

    不过,还有人不屑地说,林非不过是一个走狗屎运的家伙,在大围教的精英弟子比试上,捡了个名次,等到舒城的精英弟子比试上,一定会原形毕露。

    这些议论吴非并不在意,让他最生气的是,有人竟然说他无耻地勾引林兮涵,在某天晚上,林兮涵在小溪中洗澡,吴非使用隐匿身法躲在一边偷看,最后还将她衣服藏起来,逼得林兮涵不得不跟他好。

    这故事流传最广,流传的那些人说得绘声绘色、津津有味,仿佛亲眼所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