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7章 大崩溃

    四周都是黏黏的液体,吴非勉强稳住身形,伸手一抓,蓝月光闪电般回到手中,在刚才爆炎弹的剧烈爆炸下,蓝月光依旧完好无损。

    一条人影漂浮过来,正是童青的师兄鲁琥,吴非抓住他解开束缚,鲁琥挣扎着爬起,叫道:“林非,你,你竟然杀了这魔神,你太厉害了!”他并不知道吴非用的是手铳,还以为他用了什么神秘的法器。

    吴非拉着鲁琥往后退淌出去数丈,好不容易从黏液中脱离,道:“这蛇魔尚未死透,我们还要小心!”

    只见那三脸魔神的脖颈处不断喷出血污,片刻后,它身躯僵直变色,忽然晃二晃,朝着吴非两人一头栽下,吴非和鲁琥急忙再次后退。

    “啪——”

    一声沉闷的巨响,吴非与鲁琥被震出黑沼数丈高,三脸魔神的身躯重重地砸在沼面上,一颗脑袋终于断开,被摔得滚出去老远。

    鲁琥控制着平衡落下,他四下一望,却见吴非挣扎着爬不起来,显然他体力和法力都已透支到极限。鲁琥抹了一把眼泪,走过去扶起吴非,悲愤中又带着愧色,道:“非师弟,我和青师妹对不起你,我们不该见财起意,想要图谋你的法器,刚才若非你大智大勇,我早已死在魔神口中,这份恩情,鲁某没齿难忘!”

    吴非摆摆手,喘息着又服下几枚丹药,回复了片刻,他走到那颗水缸般大的脑袋边,自言自语地道:“奇怪,这家伙没有魔晶的吗?”又在那巨蟒身躯上扫视一遍,猛然道:“童青师妹还没死,快,快救她出来!”

    鲁琥坐在一边悄悄抹泪,闻言萎靡的身子忽然一震,道:“师妹没死,她,她在哪里?”

    吴非走到蛇魔脖子断口处,那里还在往外冒着污血,他举起蓝月光割了几下,现这蟒皮十分坚韧,蓝月光虽然能割开,却度不快,犹豫了一下,道:“童师妹还未完全被吞下,得有人从这里爬进去将她拉出来。”鲁琥咬咬牙,道:“我来吧,非师弟你等下拉我们出来,拜托了!”

    吴非见他毫不犹豫卷起袖子钻了进去,心中暗叹一声,想道:“童青如此人品,也有人愿意守在她身边,真是难得,怕是打我蓝月光主意的,正是童青,与鲁琥无关。”

    污血不断冒出,鲁琥上半身刚探进去,忽然嗖地一声整个人被吸了进去,吴非手疾,一把将他脚踝拉住,只觉一股大力袭来,吴非的身子也被一起往里拉扯,幸亏他另一只手死死抱在蛇魔断开的颈椎骨上,才没被吸进去。

    那蛇魔身子忽然扭动起来,渐渐向黑沼中陷进去,吴非这一惊非同小可,这蛇魔断了脑袋,居然身体可以吞噬东西,还能滑进黑沼,这要是让它滑进去,鲁琥和童青可都要死了!

    一个声音在蛇魔腹中响起,道:“修炼者,你以为这么轻易就能杀掉本神尊么,告诉你,等我新的脑袋长出来,我要一万倍地折磨你!”

    吴非意念一动,蓝月光飞过去,围着蛇魔的身子连刺数刀,那蛇魔皮肉极厚,被刺数刀并没太大知觉,依然缓缓向沼中滑去,吴非大急,猛然间灵光一闪,他松手抓出一张传送符在手上,就在身体滑进蛇魔身体的同时,念出了启动咒语!

    “不要——”

    蛇魔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凄厉惨叫,就在这一瞬,黄影闪烁,整片黑沼空气般消失,那蛇魔的身体也突然四分五裂,向四方飞散,而吴非抓着鲁琥,鲁琥抓着童青则仰躺在一片戈壁滩上。

    吴非此时的样子十分狼狈,身上满是血污,他低头一瞧,见鲁琥比自己更惨,不但满头脸的血污,身上还挂着肠子粪便等青白之物,那是要多难看有多难看。再看童青,童青被一团黏稠之物包裹着,不知死活,鲁琥手忙脚乱帮她清理,一边不住拍打她的脸颊。

    童青一动不动,仿佛死了一般。

    吴非走过去把了下脉,用千里眼一扫,道:“还好,她在被吞下的同时,让自己陷入深深的梦境中,怕是要三天后才能醒来,看来她被蛇魔吞下的一瞬,也没放弃求生的,鲁兄不必太担心了。”

    鲁琥这才松了一口气,他回过神来,不解地问道:“刚才那三脸蛇魔怎么了,它不是说要长出新的脑袋吗?”

    吴非看着地上的几块血肉碎片,不屑地哼了一声,道:“如果它有来生,或许还能长出个新的脑袋。”

    鲁琥疑惑道: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吴非仰天大笑,道:“它死了,它已经彻底死了,再也不会有神念的存在!”鲁琥想了半天也没想通,不由继续问道:“你怎么知道它已经彻底死了?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这位蛇魔的领域乃是传送,它可以控制五百里内的传送符传送,那你想想,如果这张传送符就在它自己体内传送,又会怎样?”

    鲁琥终于明白过来,道:“我知道了,在它体内施展传送符,那就等于将它的身体像爆炎弹一样炸开!”

    吴非点点头,道:“不错,这就是拥有传送领域魔神的死穴,我们在它腹中使用传送符,它无法向自己传送,如果一定要传送,那就只有一个结果——大崩溃!”

    鲁琥佩服得五体投地,道:“非兄弟真是厉害,上次精英弟子比试,你根本没出全力,若是后面两场比了,你的名次还要靠前!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我也是情急智生,突然想到这一点。”

    鲁琥长叹一声,道:“想不到拥有顶级战力,连第九层高手都没办法对付的魔神,竟然死在你手上,惭愧啊,鲁某愚钝,即使师弟你说出来,我都要想半天才能明白。”

    吴非笑道:“生死一线,有时还是要碰点运气。”

    两人在周围转了一圈,将蛇魔的碎皮肉捡了起来收进宝囊,这魔神的皮,可是炼制法器的极品材料,肉也可以炼制丹药,虽然经历了一次生死劫,得到这些也是补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