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6章 凡人之器

    白脸道:“老黑,让他取出那个水银来用用,我每次剥皮,都会剥得七零八落,拼不完整,实在无趣!”

    黑脸盯着吴非,吴非此时心情十分平和,他知道自己若有一丝情绪上的波动被魔神感受到,他的计划就会失败!

    须臾后,黑脸终于点点头,道:“好,你过来!”它长舌一卷,将吴非拉到身前放下,道:“把你手上的爆炎弹放下!”

    吴非脸上露出他招牌式的微笑,道:“好,那我这柄价值五十万银石的神器也放下吧!”他伸手将爆炙弹戳在蓝月光上,随手一起远远抛入黑沼。

    黑脸眼神闪烁,似乎直透吴非心底。

    吴非此时与它距离不过五六步,黑脸喷出的气息十分黏人,吴非差点恶心得要退开去。

    黑脸忽然笑道:“好了,你现在可以取出你的水银了!”

    吴非伸手入怀,正要从宝囊中掏出两支手铳,这可是他最后的倚仗,忽然身后传来童青的两声咳嗽,她沙哑着嗓子开口道:“魔、魔神大人,您千万不要上当,他每次这样笑,就是要耍阴谋诡计了。”原来黑脸松动了法力禁锢,童青的封印也解开了。

    黑脸面色一变,厉声道:“你要玩花样?”

    吴非无奈的耸耸肩,退后两步道:“到现在这个地步,我还能玩出什么花样?”

    童青叫道:“他能的,他一定能的!”

    吴非对童青道:“可笑啊,可笑,我若是真的会玩出花样,你还巴不得呢,毕竟我们都是修炼者,你是怕我拿出了水银来折磨你!”

    白脸和青脸都觉得吴非讲得有道理,正要再次封住童青的口,黑脸忽然道:“这女人没有说谎,我能感知。”

    童青这时身子也能动弹了,她拼命点头道:“我和他交过手的,我知道他的特点,魔神大人,他的花样百出,您一定要当心啊!”

    吴非冷笑道:“你怎么说也没用,魔神大人是不会放过你的,不如说说到底设计了什么圈套来害我?”

    童青本来心底还有一丝丝歉疚,刚才听吴非说要拿水银来给她剥皮,顿时怨怒交加,她五官扭曲着,指着吴非道:“凭什么你有五十万银石的神器,而我没有,我是设计圈套了,但偏不告诉你,魔神大人吃了我,或许会告诉你,但我绝对不会,我要你死也做一个糊涂鬼!”

    白脸哈哈大笑,道:“这就是人的悲哀,你们至死都要互相争斗,这是你们的本性!”

    吴非一声冷笑,道:“这要因人而异,有人修炼是追逐名利,有人修炼是清心修身,有一个童青,不代表所有修炼者都是童青!”

    童青忽然身子一动,朝吴非扑了过来,她五指屈张,指甲陡然变长,吴非想要挪动身形,骤然觉自己身上的法力极其稀薄,只能向一边微微侧动,与此同时,他喉咙一紧,脖子已被童青死死掐住!

    黑脸不屑地一笑,道:“这女人很讨厌,老白,你将她解决了吧!”

    白脸应了一声,大嘴咧开,变得比一个瓷盆还大,它蛇信一吐,童青的身子竟被它缠卷成一团,连带一声凄厉的惨叫,一起吞入口中。

    “师妹——”

    身后传来鲁琥的一声撕心裂肺般的痛呼。

    吴非脖子上被童青的指甲刮得生疼,他伸手一摸,触手竟是一片血肉模糊,他下意识地从宝囊中掏出一枚回复丸咽下。

    青脸哼道:“你拿得出回复丸,怎么还不拿出水银?”

    吴非一愣,笑道:“那童青都被魔神大人吞了,我这水银莫非拿出来是给自己用?”

    黑脸瞥了一眼不远处躺在黑沼上的鲁琥,他正挣扎着爬起,童青被吞下,让他双目目光黯淡,黑脸淡淡道:“不错,本神尊很奇怪,为什么别人来这里是由内而外的恐惧,而你从来在这里,就一直没有害怕过?”

    吴非觉得身上的法力不断闪烁,显然魔神并没完全解禁,他心中计算着距离,若是与这蛇魔出七步,手铳的威能怕是毫无作用,他缓缓上前,走到蛇魔三张脸三步的距离才停下。

    八目相对,吴非缓缓掏出了那两柄上了铅弹的手铳,黑脸感受到吴非取出的并非法器灵物,意念微动,但吴非身上的法力骤然全部消失。

    “这个东西叫水银?”

    黑脸疑惑地问。

    白脸警觉地道:“虽然这是一件凡人的器物,一点灵气的波动都没有,我怎么觉得有古怪啊?”

    吴非忽然笑道:“这不是古怪,这是夺命!”他话音铿锵有力、掷地有声。

    三脸蛇魔闻言一怔,还没琢磨过味来,猛然间“轰、轰!”两声巨响,黑脸两只睁着的巨眼顿时被炸开两个血洞。

    “嗷——”

    黑脸一声惨嚎,巨蟒身子剧烈抖动,三张脸上的大嘴同时裂开,裂变合成为一张遮盖天地的血盆大口。

    吴非身上灵气一阵波动,知道此刻魔神的控制出现断点,此时不出手,更待何时!他右手一伸,一道白光闪电般回到手中,正是焕生机的蓝月光!

    三脸巨魔怒吼着张开大口,吴非右手一甩,插在蓝月光上的爆炎弹瞬间加,一下没入三脸蛇魔的大口!三脸蛇魔大惊,它怎么也没计算到现在的变化,来不及吞下吴非,张口就想吐出爆炎弹!

    “爆——”

    吴非大喝一声。

    “轰——”

    一声巨大的闷响响起,三脸蛇魔口中一道火焰巨浪喷涌而出,将吴非冲得斜飞而出,一头栽入了黑沼之中!

    三脸魔神身子扭曲着从黑沼中冲向半空,喉咙里出恐怖的啸声,吴非只觉得黑沼仿佛起来,他被一个气泡冲出沼面,立刻见到了恐怖的一幕!

    只见这三脸魔神的身躯巨大到无以复加,先前那巨蜥已经犹如小山,但与眼前的巨蟒魔神相比,不过是小巫见大巫,它身躯最粗大处,只怕二十余人都合抱不拢,反而最细小的地方是脖子和脑袋。

    先前爆炎弹在三脸魔神的咽喉处爆炸,竟将它的脖颈折断,一颗水缸般的头颅挂在身躯上,三张脸就那么倒挂着,白脸和青脸的眼珠死死盯着吴非,那眼神有狰狞、有愤怒,更有震惊和不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