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5章 完美的剥皮

    黑脸冷笑道:“修炼者,你是在激将本神尊?”

    吴非笑道:“算是吧。”

    黑脸傲然道:“你可以试试,不过,本神尊在弄死你时会给你加一道折磨,只要你不怕死得更凄惨!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好,反正我已经够凄惨了,不怕!”他使足力气,举起蓝月光一刀刺在三脸巨蟒的脸上。

    “噗——”

    蓝月光此刻像一根木棒戳在一块厚牛皮上,只出一声闷响。

    白脸不屑地道:“五十万,哪个修炼者会买这种东西?”

    吴非叹口气,道:“你若是还给我一丝法力,只要一点点,我就可以让你知道我的厉害!”现在吴非心里,还残留了最后一个计划。

    其实吴非和童青并不了解魔神,魔神的战斗,并不仰仗法器,它是靠身体的力量来摧枯拉朽般战斗,所以就算蓝月光价值百万,它也不会动心。

    青脸摇摇头,道:“人类,你为什么不问问,我们要如何处置你?”

    吴非张开双臂,道:“无非是将我吃了,来吧,我早已准备好了!”

    白脸狞笑道:“哪有这么便宜!”它长舌一卷,缠住吴非的腰身将他举到眼前。

    青脸悠悠道:“你将魔晶盗走,害我们三年之后不能破禁而出,这个罪行太过可恶,先剥你三层皮下来开开胃好了!”

    吴非头皮有些麻,道:“一个人只有一张皮,你怎么剥三次?”

    青脸张嘴一吐,吐出几个药瓶,道:“这是我们以前吃掉的修炼者留下的是回复丸,剥一次服一枚,马上就长出来,很好玩的,只要不伤及内胕,剥几十次皮算什么!”

    它话音落下,白脸啪的一声将吴非拍在黑沼中,蛇信陡地化为一片极薄的白刃朝他头顶落下!

    “哈,哈哈——”

    吴非忽然放声大笑,对着黑脸摇头道:“我还以为魔神大人有多厉害,原来也不过如此!”

    白脸一呆,蛇信停在吴非头顶三尺的距离。

    青脸怒道:“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魔神大人,你真的确定你了解一切?”

    青脸冷笑道:“看来你是嫌剥三次皮太轻松了,老白,你先把那丫头的皮剥了,让这小子瞧瞧,真的很好玩!”

    “咻——”

    白脸长舌一卷,将童青和鲁琥卷到身前,也不见它如何动作,鲁琥被弹了开去,吴非身前只留下童青。

    童青想开口求饶,一张口,忽然现自己已不出声!

    白脸长舌化为薄刃一下插入了童青的顶门!

    吴非瞧见童青花容失色,身子颤抖,叫道:“住手,你们难道不想破除禁制了么!”

    三脸巨蟒身子一震,黑脸动容道:“你有极品的魔晶?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不错,我有!”

    黑脸摇头道:“不可能,你若是敢欺骗本神尊,我会让你更痛苦!”

    吴非双手展开,道:“魔神大人怎么关心则乱,我就是魔晶,难道你们看不出?”

    黑脸猛地一震,它仔细打量着吴非,猛地失声道:“你,你也吸取了三分之一绿尾巨蟒的魔晶?”

    吴非笑道:“不错,三分之一也有些用吧?”

    黑脸点头,狂笑道:“很好,你送了本神尊一份大礼,本神尊可以让你少受一次折磨!”

    吴非摇头道:“多谢了,但在下对多一次少一次折磨并不在意,我现在只有一个请求!”

    黑脸道:“什么请求?”

    吴非一指脸色苍白的童青,道:“请魔神大人将他们放了,今日之事,他们应是受我牵连误入传送陷阱,放了他们我会心安一些!”

    三脸巨蟒大笑,笑得黑沼中波涛诵动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青脸忽然戏谑道:“别说放了他们,就是让他们多活一天,都不可能!这二个人刚才还在算计你,他们说你手上这柄小刀价值五十万,而且还设计好圈圈套让你上当,你知道么?”

    吴非有些愕然,随即想道:“在大围教司马少司马亦鸣的帐篷中,他说出五十万银石收购我的蓝月光,就是说给童青这种人听的,现在她将消息传出去,并不稀奇,所谓螳螂捕蝉,黄雀在后,真正要图谋我的,唯司马少而已!”

    童青头顶上淌下一缕鲜血,身子嗦嗦抖,她心中有愧,不敢抬头看吴非。

    青脸见吴非脸色数变,问道:“怎样,你现在还愿意让他们走么,要不要让他们两个代你多受一些折磨?”

    吴非瞥了一眼童青,忽然抚掌笑道:“好啊,除了剥皮抽筋,还有什么好玩的方法?”

    童青身子抖,抬头眼泪汪汪地望向吴非,眼中满是哀怨和恨意。

    白脸奇道:“这么说来,你有更惨的整死人方法?”

    吴非重重叹了口气,道:“是啊,像炼魂术那些方法,都只是受者痛苦,施法者并不有趣,我倒是知道一些办法,当然您吃了我也可以知道这些办法,只是我瞧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白脸哈哈笑道:“你想亲眼看着这两人痛不欲生?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不错,他们居然处心积虑图谋在下,来而不往非礼也,我若能亲手处置他们,也算死前报仇了!”

    青脸问道:“那你说说你有什么办法,要是有趣,本尊可以给你一个机会!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我办法多了,就拿剥皮来说,比如有一种液体,我们称之为水银,只要将人埋在地下,将他头顶割开一个口子,然后将水银注进去,因为水银特别重,它会将人从身体中挤出来,留下完整的一张皮,而挤出来的人还会动,这才是最完美的剥皮!”

    童青听得毛骨悚然,她想要尖声惊叫,却偏偏不出声。

    黑脸哼了声,道:“确实很有意思,你现在说出来,不怕本神尊用在你自己身上?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让那些害我之人一起体会这样的痛苦,即使下地狱,我也是快哉!”

    黑脸脸上露出怪异的笑容,道:“有意思,修炼者,你的想法让本神尊又意外了!”

    白脸问道:“你说的水银,带在身上没,拿来我们瞧瞧!”

    吴非心头怦地一跳,他的计划已渐渐接近,只看这条三脸魔神会不会最后上当?于是点头道:“当然带了,但我现在毫无法力,不能从宝囊中取出来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