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3章 传送陷阱

    沈宇谦点点头,抓出两颗金石念动咒语。

    沈安珺奔进传送阵,忽然面色一变,叫道:“糟糕,我身上没钱!”

    吴非毫不犹豫将自己掌中的两块金石抛过去,叫道:“快走,我还有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陡然地面一阵摇动,沈安珺将金石打入传送阵的启动合中,念动咒语,光影闪烁,她看见吴非身前拱起了一道厚墙,她惊呼一声,想要跨出传送阵,却一阵晕眩,再现身时,眼前竟然是一片陌生的闹市,周围坐着不少人,好像正在闲聊喝酒,此刻他们正惊异地瞪着刚刚传送过来的沈安珺和沈宇谦。

    沈安珺霍地转身,瞧见身后的传送阵忽然爆响着崩塌,显然与这里对应的苍石林传送阵已被摧毁,吴非再也不可能通过传送阵逃出来!

    这一刻,沈安珺浑身的骨头仿佛被人抽走,她一下跌坐在地,泪飞顿作倾盆雨。

    其实沈安珺看见地上拱起的那堵厚墙并非是墙,而是一条巨蜥的脊梁,只因这条巨蜥的鳞皮为灰黄色,它与苍石林的色调相仿,所以沈安珺才以为它是一堵墙。

    吴非本来就要冲进黑石柱的传送阵中,猛地脚下一滑,身子滚落下去,等爬起身,忽然看见眼前矗立起一条巨蜥,不禁大吃一惊。那巨蜥怪吼着尾巴一扫,将传送的三根黑石柱抽得粉碎!

    这巨蜥比先前的蜈蚣精要大一倍不止,它挡在吴非面前,几乎就是一座小山。吴非暗呼糟糕,心道:“难道有两位魔神锁定了我们,竟然出现了两条守护兽,这么说,我还是失算了?”

    这条巨蜥一出现,空气中顿时弥漫开一股浓郁的怪味,不似腥臭,却比腥臭更难受。

    四周的棕熊、冰甲狼纷纷后退,连天上的箭鸟都不敢继续俯冲。

    吴非定了定神,掏出一枚回复丸和适意丹服下,面对这么一个庞然大物,他极力告诫自己要冷静。

    “好,很好,修炼者,你已经彻底惹怒了本神尊!”

    地下一个沉闷的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吴非闻声立刻想通了一节,这位魔神果然并非先前控制蜈蚣精那位,它们声音并不一样,谁能想到这片死亡戈壁里竟有两位魔神?他口中却哈哈笑道:“大不了吃了我,你还能怎样?”他悄悄把爆炎弹握在手中,这爆炎弹刚才爆炸的威力不小,虽然这条巨蜥比先前那条蜈蚣精要大得多,但是,如果爆炎弹在关键部位炸开,一样可以炸死这条巨蜥。

    那巨蜥并没有立即攻击的意思,它趴在那里俯视着吴非,嘴巴一鼓一鼓,似乎随时要弹射出它的巨舌,将吴非像苍蝇一般吞下。

    地下的声音道:“修炼者,你是怎么想出这个逃跑的计划的,居然想得这么周全,以至于让本神尊忽略掉此处还有一个简易的传送阵存在?”

    吴非哈哈笑道:“我本来就来过一次这里,知道苍石林有个黑市,黑市里有个传送阵,这并不稀奇吧?”

    地下的声音道:“不错,可是你居然能判断本神尊的位置,知道最后一次使用传送符的点在哪里,而且还正好传送到这个位置来,实在让本神尊也不得不叹服!”

    吴非挥挥手道:“小意思,若不是我计算上还是有偏差,怎会被你单独留下,早已经跑得没影啦!”

    地下的声音闷哼道:“本神尊想不到,这次真的会出意外,你们先前逃跑的方向,丝毫没有和这传送阵搭上关系。”

    吴非点头道:“是啊,这是我们唯一的机会,又把握到了,仅此而已。”

    地下的声音愤恨地道:“若本神尊事先破坏掉这个传送阵,那你们怎么也逃不走的!”

    吴非摇头道:“不一定,老天关上一道门,必会为你打开一扇窗!”

    地下的声音狂笑道:“窗在哪里,你说说看?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我现在没想到,不代表没有。”

    地下那声音道:“你知道么,那绿尾巨蟒的魔晶,本是我珍藏的,可,可竟被那女孩用了,她,她很该死!”

    吴非摆手道:“你错了,那魔晶是我捡到的无主之物,安安用了该死,那你用了呢?”

    地下的声音道:“本神尊以后用了,就可以破除禁止,从这里出去!”吴非摇头道:“那还是算了,你继续呆着好了。”

    地下的声音暴怒道:“修炼者,现在本神尊给你两个选择,一是放弃抵抗,乖乖被俘,二是我现在杀了你,夺取你的神识,等本神尊破除禁止出去,必将你心中最爱惜和最想保护之人,一个一个用最残酷的办法折磨死!”

    吴非叹息一声,道:“有没有第三个选择?”

    地下的声音道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吴非陷入沉默,他手上抓着沈安珺给他的爆炎弹,心中暗道:“你想夺取我的神识,那是休想,我就算自爆,也不会让你阴谋得逞!”但又觉得,如果不抵抗,就那么轻易牺牲自己,实在不应该。他心中有一个声音:“就算到最后,也绝不放弃!”

    地下的声音冷笑起来,笑声中充满威胁,道:“若是不选,那本神尊就当你做第二选择!”

    吴非盯着那巨蜥,他想用千里眼察看它的命门或弱点,只见那巨蜥的口角忽然淌下一条口水,它的口水落在地上,竟像面镜子一样扩散开来,那地下的镜子越来越大,片刻后就蔓延到数十步外的距离,吴非心中震惊,他觉得除非会飞,否则脚下必然会踩到这面镜子,这是什么技能?

    一道白光闪过,地面如玻璃般裂开一道口子,这是吴非用蓝月光向地上的镜面划出的一道攻击,但诡异的一幕生了,那地上的镜面碎裂之后,竟像水面一般复合,仿佛没有受到任何伤害。

    那镜面蔓延扩展,从四周向吴非包围,到了他身前,忽然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地下出一阵狞笑,道:“这是我的传送陷阱,本神尊很想看看,你能怎么逃,逃到何时?”

    吴非心中一动,道:“我干吗要逃?”他忽然向前迈出一步,直接踏入到镜面之上。

    “噗——”

    黄影闪动,吴非身子一阵模糊,消失在原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