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2章 我殿后

    白脸道:“很好,看样子你有骨气一些,那我先吃了你师妹再吃你,你的修为有第三层,味道会更好一些!”

    童青哭道:“魔神大人,您,您为什么还要先吃我,我对您这么尊敬,愿意一切都为您效劳!”

    此时中间的黑脸忽然叱道:“都给本神尊闭嘴!”

    白脸吓了一跳,道:“老黑,怎么了?”

    黑脸道:“那三个家伙,逃得差不多了,你们赶快闭上眼,我们一人盯住一个,不要分神!”

    白脸蛇信一吐,将童青和鲁琥用一道黏稠之物包裹在一起丢在黑沼边上,三张脸又进入了入定状态。

    童青和鲁琥绑在一起,她现自己法力全失,跟个凡人一样,不由心中哀叹道:“原来魔神要抓的根本不是我们,那三个家伙不知是谁,真是害死人!”她又想到自己年纪轻轻,竟要被魔神吃掉,自己的神念和修为,全部要化为一场空,忍不住流下眼泪。

    苍石林中,灰蒙蒙的尘雾弥漫。

    此时一根石柱旁忽然显出两条人影,正是吴非和沈安珺,刚才他们一口气逃出了六七十里。

    “林非,你身体怎样,还撑得下去么?”

    “我刚才用了回复丸和适意丹,暂无大碍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还要逃多久?”

    “快了!”

    说话传音间,吴非踩到一块石子,出咯的一声,他们头顶正掠过一行箭鸟,闻声闪电般射下,吴非拉着沈安珺一个闪身,避在石柱后,那行箭鸟带着啸声掠地而过。

    两人还没时间庆幸,蓦地觉得不对,这石柱对面竟出现了三条冰甲狼,他们刚刚是低头嗅着地上的气息,此刻一抬头现了两人,立刻张口扑了上来。

    吴非蓝月光加挥出,当先一条冰甲狼顿时身异处,另一条则被他用盘龙盾砸退,剩下那条冰甲狼扑的是沈安珺,她的弹弓适合偷袭,并不适合近战,眼见冰甲狼扑近,急切间只来得及挥出一个防护罩。

    “扑——”

    那冰甲狼一头撞在防护罩上,沈安珺的防御极差,一撞之下,防护罩立刻撞破,她也禁不住退后一步,那冰甲狼凶悍至极,张口便向沈安珺咽喉咬去。

    吴非顾不得自己,蓝月光一个盘旋,将攻击沈安珺的冰甲狼脑袋射个对穿,但刚刚被他用盘龙盾砸退的那条,忽然一张嘴,死死咬住了盘龙盾。

    “找死——”

    吴非蓝月光收回一挥,将这条冰甲狼脑袋也削了下来,鲜血溅得他满身都是,正要松口气,吴非猛地现两人四周已被妖兽包围,数道灰影闪电般从天上射下,正是那些难缠的箭鸟!

    沈安珺嘴角带血,弹弓却是连珠弹,她有猫鹰之眼的变异,对付远处的箭鸟倒是比吴非更有效,只见天上一蓬蓬血雨纷飞,不少箭鸟被她射中,有飞到近前的两三只,撞在吴非的盘龙盾上,化作一摊肉泥!

    吴非不敢耽误,他大喝一声:“走!”拉着沈安珺身影一闪,陡然消失在原地。

    这是吴非今天最后一次使用音遁术,倏忽之间,两人便出现在几根断裂的石柱前,沈安珺一现身,便道:“这是哪里,我们还能隐匿么?”

    吴非吐出一口鲜血,他刚才身体已经到了极限,勉强服下一枚回复丸,站起来道:“你还有一颗爆炎弹吧,给我!”

    沈安珺没有废话,将最后一颗爆炎弹递给吴非,同时将爆炎的方法也告诉给他,吴非问道:“爷爷呢,他应该比我们先到才是!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就见一团阴影在不远处厮杀,破空的啸叫声从几根石柱后传来,沈安珺手一指,道:“爷爷在那里!”

    吴非顾不得恢复元气,跳起来道:“走,你马上准备传送符!”

    沈安珺微微一呆,立刻道:“是!”

    两人飞身向战斗处靠拢,转过数根石柱,两人大吃一惊,只见三条棕熊围住一根石柱,外面有数十条冰甲狼围着,而沈宇谦胸前一片鲜红,显然又受了重伤,此时三条棕熊怒吼连连,一起挥掌向沈宇谦劈去!

    吴非大叫一声,对沈安珺道:“快,我们飞到爷爷身边!”沈安珺双翅一展,闪电般带着吴非掠向沈宇谦。

    其实沈宇谦本来先到,但他运气实在不佳,竟然迎面撞上一条棕熊,结果避无可避,只好动手,但一动手,周围的妖兽便吸引过来,此时几乎山穷水尽,正要作最后一搏,忽然周围亮起一片白帆,那三条棕熊被这意外之物阻隔,都是一呆。

    沈安珺和吴非从天而降,吴非拉住沈宇谦的胳膊,对沈安珺下令道:“传!”沈安珺手中黄光一闪,三人顿时消失在当场。

    再现身时,三人出现在一片宽阔的空地上,距离三人二十余步的距离,竖立着三根黑色石柱,石柱的顶端被人为扎在一起,像一个简易的三角塔,这里正是当初苍石林黑市留下的临时传送阵。

    吴非叫道:“快,这传送阵用两块金石可以启动!”他之前的计划就是从这里逃走,当初吴非在黑市上曾留意过这三根黑色石柱,现这石柱十分斑驳,显然不是临时搭建,它应该存在了一段时间,而且这个传送阵启动一次二十块银石,每次能传送一人,所以只要逃到这里,就一定可以脱险。

    一般情况下,用等价的金石启动,度和反应会更快,只是这个传送阵是传送到哪里,吴非并不知道,但不管怎样,只要能逃出去就是希望!

    沈安珺和沈宇谦这时的心情已不能用喜出望外来形容,两人觉得简直不可思议,没想到这里还会有这样一个传送阵存在,先前吴非说保证能逃走,他们并没有抱太大希望,都觉得这或许是最后的挣扎,但是现在亲眼看见这种点对点的传送阵,他们才知道,这和遁术一样,即使是魔神的领域,也无法控制,它只有破坏这石柱,才能阻断三人传送!

    沈宇谦连回复丸都来不及服下,三人用尽最后力气直奔三根黑石柱而去,身后呼啸声一片,显然所有妖兽都感知到他们即将传送逃走,都一起围杀过来!三人冲到黑色石柱面前,吴非下令道:“爷爷第一,安安第二,我殿后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