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1章 脱了吃,味道正好

    三人又向前逃去,吴非摸出两枚隐匿丹,对沈宇谦道:“这个隐匿丹的效果很好,时间却极短,我们最多逃出去三十里就失效了,沈爷爷您可以隐匿一百里,但如果跟我们的度一起逃,那也只能隐匿三十里!”

    沈宇谦道:“你什么意思,你要我一个人先逃?这是瞧不起我们沈家的人!”

    吴非摇头,对两人传音道:“不是,我的意思是我们分成两组,我带着安安,您先跑到我们前面去,现在服用了隐匿丹,那魔神就很难猜测出我的企图!”

    沈安珺拉着吴非的胳膊,柔柔地问道:“那等下爷爷怎么和我们会合?”

    吴非用千里眼遥望前方,道:“爷爷,在您笔直的前方,约摸在十里之外,会有几根石柱颜色较深,而且都短了一截,我会用最后一次遁术,在那里和您会合!”

    沈安珺道:“爷爷受了内伤,为什么不让我去,我有翅膀,一定可以先到那里!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因为爷爷修为高,就算受伤,有妖兽现,也可以支撑片刻,而你不行!”

    沈宇谦道:“好,我相信你,你一定要照顾好安安!”

    吴非最后传音道:“当我们三人聚在一起的时,无论我说什么,你们一定要照做,不得有任何犹豫!”

    沈宇谦见他说得斩钉截铁,目光中又充满自信,不自觉地应道:“是!”

    黑沼之中,黑脸忽然出一阵阴笑,道:“有意思,有点意思。”

    青脸问道:“老黑,怎么啦?”

    黑脸道:“你们闭上眼,我把我看见的传递给你们。”

    三张脸都闭上了眼,片刻后,白脸道:“老黑,他们都服用了隐匿丹,那些没用家伙连拦截都拦不到。”

    黑脸不屑道:“像这种隐匿丹,最多隐匿半个时辰,而且就算他们隐匿,本神尊也知道他们的位置!”

    青脸皱眉道:“但他们分成两路,老黑你的守护兽不好分身啊?”

    白脸嘿嘿笑道:“分三路才好,老黑正好各个击破一,抓起来还更容易!”

    黑脸哼道:“你们两个觉得容易?”

    白脸疑问道:“老黑,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黑脸道:“他们先前逃窜,还是迂回穿梭,现在好像奔着一个目的地而去,而且他们行进的方向,并不是最近的一条路。”

    青脸和白脸沉默片刻,都不明所以,白脸问道:“既然不是最近的一条路,说明他们已经有了逃走的计划?”

    黑脸道:“不错,他们一定是有计划,本神尊倒要成全他们,看看他们到底要玩什么鬼,能不能出乎我的意外?”青脸犹豫道:“万一真的有意外出现呢?”

    黑脸道:“这个你们不用担心,就算本神尊的守护兽都不能拦截住他们,只要踏上最后的一百里,随时都会遇到传送陷阱!”

    白脸道:“老黑,我现在越来越佩服你了,果然你是我们三个之中最有头脑的神尊!”

    三脸巨蟒出一阵难听的怪笑,蓦地,黄光闪动,两条人影忽然出现在黑沼之中,这两条人影一男一女,男子二十几岁,身形略胖,女子十六七岁,长得十分漂亮。

    青脸出惊悚的笑声,它没有睁开眼睛,道:“本尊先前说什么来着,你们不要落到我的手里,不然,永世不得生!”

    那一男一女陷入沼泽,此时已经清醒过来,两人看清眼前的状况,都是吓得心胆俱裂,女子尖叫道:“你,你们是什么怪物!”

    青脸猛地睁开眼,等他看清眼前两人的样子,不由哼道:“老黑,你的传送陷阱又送猎物来了!”

    那女子惊恐得魂不附体,叫道:“魔神,你们是苍石林的魔神!”

    白脸獠牙张开,一道红信吐向女子,将她拦腰一卷,卷到身前。那女子使劲挣扎,却现一点法力都用不出,白脸舔着她的脸问道:“修炼者,你是谁,从哪里来?”

    那女子脸色煞白,牙关颤动得嗒嗒直响,她颤声道:“魔,魔神殿下,我,我叫童青,是东岭派的弟,弟子。”

    白脸怪笑道:“咦,你好像很有名哦,我上次吃掉的那个修炼者,他记忆里有你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那女子正是童青,男子是她的同门师兄壶少爷鲁琥。

    童青几乎要哭出来,道:“魔,魔神大人,请不要吃我,我知道有位师弟身上有件价值五十万银石的神器,你们放了我,我去帮你们去弄来!”

    白脸狞笑着问道:“五十万的神器呀,很值钱了,你打算怎么处置那位师弟?”

    童青颤颤巍巍地道:“我,我们这次就是想去找他。”

    白脸不齿地道:“我看你是没那个胆,一定是放消息出去,让别人动手!”

    童青道:“是,是,魔神大人英明,只要您放过我们,我们一定将那件神器弄来献给魔神大人!”

    青脸忽然道:“老白,跟他们废话什么,就凭她也配跟我们谈条件,你吃她吧,我没胃口!”

    白脸奸笑道:“急什么,这丫头长得不错,我玩玩她再吃”

    童青急得哭了,道:“我说的都是真的,我们已经设计好一个大圈套,那位师弟一定会钻进来!我,我还可以告诉您很多秘密——”

    白脸打断她的话,道:“我们不在乎那些,只要吃了你,你心里有什么秘密都知道了!”

    童青想要磕头,却现自己陷在黑沼里,根本无法下跪,她哀求道:“魔神大人,我可以为您做任何事,只要您不吃我。”

    白脸戏谑地道:“好啊,那你把衣物全部脱光,给我跳段舞!”

    童青如遇大赦,连连点头道:“好,好!”她正要去解身上的扣子,身后的鲁琥忽然冷冷道:“师妹,你以为它是人么,你脱了衣服,它吃你味道才正好!”

    白脸大怒,蛇信一吐,将鲁琥卷到身前,恶狠狠地道:“修炼者,你敢对本尊不敬!”

    鲁琥平静下来,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表情,道:“横竖是个死,没什么敬不敬的,我只是告诉师妹实话而已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