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0章 魔神的领域

    话音未落,前方一片尘土飞扬,无数的箭鸟迎面而来,遮天蔽日,沈宇谦叫道:“不好,那些箭鸟企图堵截我们,后面一定有大量的妖兽追来,你们跟在我身后,冲过去!”

    三人一声喊,排成一字队形,沈宇谦在前,沈安珺在中吴非在后,向前急冲。但刚刚冲出去数十步,几声巨吼响起,吴非抬头一看,不由暗暗心惊,只见前方突然出现了数条巨大的棕熊,它们挡住去路,挥掌便朝沈宇谦拍下。

    “嘭——”

    一声巨响,沈宇谦和那棕熊对了一掌,那棕熊被灵力震得退了一步,但沈宇谦却连退三步,与此同时,数条冰甲狼斜刺里窜出,沈宇谦身形不稳,拍出去几掌,却还是有一条冰甲狼张口咬住了他的右臂。

    吴非蓝月光一闪,那冰甲狼的头颅便与身体分家,但仅仅一个停留,就见灰影闪烁,一大群妖兽扑了上来。

    眼见不对,沈安珺叫道:“保护我!”她一手抓住沈宇谦的腰带,一手抓住吴非,口中忽然叼着一张黄色传送符,只见黄光闪烁,那些妖兽可不给他们这个机会,一起狠狠地扑了上来。

    吴非想要阻止沈安珺传送,但她已经动,只得手一挥,一片白帆将三人罩住,那些扑上来的妖兽不见了攻击目标,顿时一滞,就在这瞬间,三人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“愚蠢的修炼者,愚蠢的修炼者啊!”

    黑沼之中,黑脸忽然出一阵嘲讽的怪笑,它笑得身子不住颤动,黑沼中泥浆被它的颤动摇晃出一圈一圈的波浪。

    青脸和白脸不知他笑什么,等他好不容易笑毕,才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黑脸狞笑道:“那三个家伙又使用了传送符,嘿嘿,我真心盼望的意外,终究还是没有出现!”

    苍石林边人影一闪,三人出现在一块石柱残破崩塌的空地上,吴非迅地掏出三颗隐匿丹,递给一人一颗,道:“快,这是小竹林清笛长老特制的隐匿丹,趁那些妖兽未到,马上服下!”

    待到三人服下丹药,吴非举目一望,心头猛地一惊,道:“我来过这里,我们真的再不能使用传送符了!”

    这片苍石林他十分熟悉,正是当初挖到绿尾巨蟒魔晶处,他在附近杀了帖木藩主,后来骜登藩主和那嘶哑声音的老者追到这里,他和冬薇三人藏在地下,靠冬薇的雨偃伞隐匿才堪堪躲过一劫。

    沈安珺跺着脚道:“晦气,先前白逃了五十里,又传回来了!”沈宇谦甩脱手上的冰甲狼,又服下一枚回复丹,皱眉道:“这里有古怪啊,为什么我们每次使用传送符,都是朝着戈壁的方向呢?”

    三人服了隐匿丹,他们知道,那些妖兽不一定能立刻现他们,但魔神一定知道!

    沈宇谦猛地一拍大腿,道:“我明白了,这死亡戈壁魔神的领域就是传送,只要我们使用传送符,就会靠它更近!”

    沈安珺有些泄气,道:“那我们至少还要逃出去两百七十里才行啊?”

    沈宇谦忧心忡忡地道:“如果这位魔神的领域是传送,那我们千万不能踏中传送陷阱!”

    吴非第一次听到传送陷阱,不禁问道:“传送陷阱是什么?”

    沈宇谦道:“传送陷阱就是那位魔神布置的传送点,一旦误入,就会将我们传到它身边去,而且你的千里眼,不到第五层也看不破!”

    吴非心念电闪,道:“那我们也不能在这里等死,快,跟我走!”他身子一动,飞快地朝苍石林一个方向奔去。

    沈宇谦带着沈安珺紧紧跟上,沈宇谦咬牙道:“不错,都怪我太托大,如果早些意识到就好了!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那也不行,我的遁术最多也就传送五次,从我们被锁定,就逃不出那位魔神的掌控范围!”

    沈安珺恨恨道:“那我们还逃啥,就在这里和它死拼,就算守不到三天,也要耗死它!”

    吴非想起他上次在苍石林的黑市中躲避过敖登和帖木藩主的追杀,猛然灵机一动,想到了脱困之计,道:“如果你们相信我,我一定能带你们逃出这里,我不能告诉你们我用什么方法,我怕说出来,那位魔神就能感应到,从而破坏我的计划!”

    沈宇谦奇道:“你有办法?”

    沈安珺小鸟般道:“我当然相信你了,你要我向东,我绝不向西!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那好,跟我来吧!”他身形一动,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三人在苍石林中飞快穿梭,那些箭鸟这时像没头的苍蝇,几次从他们头上掠过,却没现。

    沈宇谦道:“林非,要是有办法逃出去,我们沈家一定不会亏待你!”

    吴非忙道:“亏待就不必了,我只有一个条件,那就是您不强迫我娶安安,放我回小竹林!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沈安珺忽然一下站定,再也不动,吴非觉得不对,回头一看不由惊道:“安安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沈安珺两眼含泪,站在那里道:“你若不肯娶我,我就不走了,就算被魔神吃掉,也比被你抛弃好!”

    吴非想不到在这个关键时刻,沈安珺居然一根筋起来,吴非急得跑回她身边,拖着沈安珺朝前跑,道:“这个我们出去再说,出去再说,好不好!”

    沈安珺甩开吴非的手,道:“不好,我和你的约定已经取消了!”

    沈宇谦不知他们还有约定,道:“什么时候了,还耍小性子,快点走啊!”

    沈安珺跺脚道:“我不,林非,我是你的,你不可以始乱终弃!”

    沈宇谦吓了一跳,道:“什么,小子,你昨晚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吴非急忙摆手道:“我,我真的什么都没做,哎呀,安安,我答应你,答应你还不成吗!”

    沈安珺破涕为笑,道:“你不是哄我的吧,好,我们拉勾,不许反悔!”

    吴非想的是先逃出此地,等逃出去,别的再慢慢说,就算沈安珺坚决要嫁给他,他也不能和林兮涵分开,于是伸出手指和沈安珺一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