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9章 多活片刻

    吴非以为蜈蚣精还有生命,想不到它扭动片刻之后,居然一动不动,身上的甲壳,也迅变色,变成了泥土一般的颜色。

    地下传来惊怒交加的声音:“你,你们竟敢杀了本尊的守护兽,本尊绝不放过你们!”

    话音渐渐低沉,片刻之后,消失不见,而地面围成圈的石柱,忽然间一起坍塌。

    沈安珺一转头,看见沈宇谦躺在地上一动不动,叫了一声:“爷爷!”放下吴非,飞快地扑了过去。

    沈宇谦脸色苍白,显然刚才最后一击让他受了重伤,见到沈安珺过来,他勉强伸出手,掏出一颗回复丸吞了下去,片刻后缓过神来,道:“你们刚才配合得很好,非常好!”

    吴非此时收起蓝月光,他现这把短刀上还是纯白干净,滴血未沾,不由暗暗称奇,心道:“这把楚大师的蓝月光仿制品都这么厉害,原来的那把一定更加犀利吧?”想到原来那柄蓝月光,他心头微微一跳,一种难言的痛苦涌上心头,吴非定了定神,隔断了那份牵连,下决心道:“豞行者,你等着,我一定要拿回我自己的东西!”

    黑沼之中,烟雾弥漫,人脸巨蟒的身子不住抖动,它显然盛怒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沉默了半响,青脸终于开口道:“老黑,我的守护兽也战死了,现在你该你的守护兽出手了吧!”

    黑脸獠牙张合,森森道:“我会出手的,现在,暂且让他们多活片刻!”

    白脸奇道:“现在他们刚刚战罢,体力和法力都没恢复,为何不现在出手?”黑脸目中射出一道寒芒,阴笑道:“本神尊要好好玩玩他们,直接杀了,一点反抗都没有,实在没意思,我要他们在看到希望的时候绝望!”

    青脸道:“老黑,你就不怕出意外?”

    黑脸怪笑道:“我很希望出意外,本神尊就是要瞧瞧,他们能出什么意外!”

    白脸郁闷地道:“我们两个现在的守护兽都没了,剩下就全靠你啦,要是这次不能把他们三个抓回来,不但破除禁止没指望,连修为都要倒退许多年!”

    黑脸双眼一翻,道:“每次都会有意外吗?”

    白脸又顿时无语,黑脸道:“这几百年来,我们被禁制在这里,就出过两次意外!”

    青脸恨恨道:“一次是老白的守护兽偷了魔晶逃跑,一次就是刚才我的守护兽战死!”

    黑脸道:“不错,可是你们明白为什么会有这两次意外?”

    白脸和青脸一起道:“不明白。”

    黑脸道:“也许是我们最近的修炼太急功近利,越是接近破除禁制,越容易波动,所以,你们一定要仔细琢磨一下,我们的修炼是否出了问题,问题出在那里?”

    白脸和青脸眼珠呆滞,心中各自糊涂,口中却都道:“老黑高明!”

    此时的苍石林中,吴非三人已恢复了一些力气,沈宇谦吃了回复丸,身上的外伤迅愈合,脸色也渐渐转红,沈安珺担忧地道:“爷爷,您怎样?”

    沈宇谦苦笑道:“外伤不是问题,刚才我被那臭虫震飞出去,腑脏可能受了内伤,没有十几天的调养,怕是难以恢复!”他说完又服了两枚药丸,站起身子拍拍身上的尘土,问道:“你们两个如何?”

    吴非此时正骑在蜈蚣精的身上,他用蓝月光剖开它头上的硬壳寻找妖晶,闻听沈宇谦的问话,答道:“我没事,安安应该也没事,怪了,这臭虫的妖晶在哪,我怎么找不到?”

    沈宇谦被他的行径为气得笑了,道:“你还有心情去找妖晶,不怕那魔神暴怒!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就是要它暴怒,暴怒就会失算,我们才有机会逃脱!”

    沈安珺脸上终于露出笑容,她此时的心情已经舒缓过来,道:“你别乱找了,那臭虫的妖晶一定在胸口的三个红点之下,刚才被爆炎弹炸飞了!”

    吴非跳下蜈蚣精的尸体,千里眼四下一扫,朝苍石林方向跑了过去,口中道:“你不早说,难怪我找不到!”他跑出去数十步,在一片尘土和碎石堆里捡起一块棕红色的石头,吹去上面的尘土,笑道:“找到了!”

    沈宇谦翻了个白眼,他仰头朝后面一望,道:“那些妖兽又要追来了,走,我们快点往苍石林中去,此地不可久留!”

    三人飞离开,刚入苍石林,一大群箭鸟闪电而至,吴非边逃边问道:“沈爷爷,那魔神的守护兽会有多少?”

    沈宇谦道:“一般是一只。”

    沈安珺问道:“那我们刚才杀了蜈蚣精,剩下的都是些小妖兽了?”

    沈宇谦叹息一声,道:“但愿如此!”

    吴非回望了一眼,道:“我怎么感觉身后还有更大的危机,难道那蜈蚣精只是魔神对我们的试探?”

    沈安珺惊道:“那怎么办,刚才蜈蚣精都将我们打成那样,要是还有更厉害的,可怎么对付?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我今天还有最后一次使用遁术的机会,要是真的还有,我们就再遁一次!”

    沈宇谦摇头道:“你错了,只要我们没有逃出魔神领域的五百里范围,他随时可以将守护兽和追杀我们的妖兽送到我们身边!”

    吴非惊道:“这么说来,我们还只刚刚逃出去一半?”

    沈宇谦道:“不错,我们现在大概逃出了两百七十多里,还有近一半的路程,可惜我的相思鸟被杀了,不然倒是可以逃得更快!”

    这一段他们跑得倒是迅,天上的箭鸟也是稀稀落落,仿佛对他们的追杀有点懈怠,沈宇谦道:“不要掉以轻心,这是暴风雨前的宁静!”

    沈安珺忽然道:“不对,我们是不是傻了?爷爷和我还有四次传送可用,两百多里也就是瞬息间的事,我就不信我们每次的传送方向都会出偏差!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万一又差了呢?我听一个输光一切的赌徒说,他最后一次连续押大,结果出来九把小!”

    沈安珺道:“那是有人做黑庄,连续九把小,怎么可能!”

    沈宇谦道:“我还是那句话,不到万不得已,不要使用传送符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