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8章 魔神领域

    沈安珺被吴非喊了一声,接过药丸吞下,这是一枚醒脑丸,她心神一振,猛地醒悟道:“好险,我差点中了这魔神的蛊惑,它怎么知道我一开始就有求死之心?”

    蜈蚣精正面的攻击,由沈宇谦来抵挡,此刻他手中挥动一杆五彩的盘龙霸王枪,将迎面而来的排山攻势抵挡住,那蜈蚣精的进攻十分简单,先围成一圈,再向中间一箍,沈安珺有翅膀可以飞起来躲避,而且她翅膀越用越得心应手,蜈蚣精几乎拿她没办法。

    吴非有点吃力,他蓝月光上的迟滞之术没法用,因为迟滞的部位太小,蜈蚣精的头部被迟滞,身体却还是惯性地向中间箍,他只有靠身法跃开,可是他的实际修为只有第二层,这躲避起来就有些狼狈。

    沈宇谦的粗豪和勇猛在战斗中显现无疑,他数次跃到蜈蚣精背上,将它背上的虫壳打裂,可是蜈蚣精身子一甩,就将他甩飞出去,令他不能彻底打破虫壳。

    沈安珺横下一条心,双翅张开,身子浮在半空,手中连珠弹雨点般朝那巨大的蜈蚣精头上射去。

    地下的声音又传上来道:“我劝你们还是放弃抵抗,若是顽抗到底,本尊誓,要让你们在我的领域里永世不得生!”

    沈宇谦倒吸一口凉气,惊道:“你是什么级别的魔神,居然拥有自己的领域?”地下的声音森寒地道:“等一会儿你们就会见到本尊了,到时一定让你们大长见识!”

    吴非笑道:“你传送一条臭虫过来,也叫长见识?莫非本尊阁下也是巨丑之物,弄不好是一只蛤蟆,一条臭皮蛇!”

    地下的声音暴怒,道:“小子,你要为你说的话,后悔十辈子!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行啊,我后悔没问题,你家老爹不后悔就行!”

    五百多里外的黑沼之中,蟒的青脸上显出疑惑之色,它开口问道:“那小子说的话,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白脸哼道:“你连这都想不通,还不如将千里眼的那小子给我吃了!”

    青脸怒道:“我的守护兽在和他们作战,脑子当然没有转过弯来!”

    白脸冷笑道:“这还转不过弯来,他就是在占你便宜,说他是你老爹,他不会后悔!”

    青脸气得哇呀一阵爆叫,巨蟒身子一阵颤抖。

    吴非小时候在嵩江府长大,这嵩江府乃是周边各地人的聚集之地,骂人的花样层出不穷,吴非耳濡目染,加上他口齿伶俐又能言善辩,稍加引用,就骂得青脸张口结舌。

    此时地下的声音才连连爆叫,怒道:“小子,你敢骂我老爹,我,我要你后悔一百辈子!”

    吴非一边用蓝月光刺斩蜈蚣精的全身,一边道:“哎呀,令尊的反应真够迟钝呀,隔了这么久才听懂!”

    那地下声音道:“是本尊,不是令尊!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是令尊,我们家乡的人将别人的父亲称为令尊,自己的父亲称为家尊,本尊是佛家用语,是正尊、正佛的意思,你有点见识好不好,别不懂拿来乱用!”

    地下片刻沉默,接着那声音又道:“那我要怎么称呼自己?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很简单,你称为自己为本虫、本魔、本大爷的、本大奶的都可以。”沈安珺哈哈大笑,她先前的恐惧此时已经荡然无存,一张弹弓打得啪啪作响,可惜那蜈蚣精的外壳实在太过坚硬,不少弹珠都被打得弹开,只有极少数嵌在它壳上。

    地下一阵颤动,显然操控蜈蚣精的青脸魔神已经愤怒到极致,它现和这小子斗口简直是自取其辱,眼下唯一的办法,就是将这三人打败,将他们抓在手中再慢慢折磨!

    激斗中,沈宇谦对吴非二人又传音道:“你们找到这蜈蚣精的命门没有,我现在只剩下一半的灵力不到,时间拖得越久,越对我们不利!”

    吴非回道:“我们在它全身几乎都试遍了,现在只有它的腹部没机会试探,不知道它的命门在不在那里?”

    沈宇谦道:“好,我想法让它挺起身子,你们寻找它腹部的命门,一旦现,立刻下狠手!”

    吴非微一犹豫,暗道:“狠手是什么?”

    沈安珺的声音传来,道:“林非,我身上有两颗沈家的爆炎弹,你要是能洞穿蜈蚣精的外壳,我就能射进去!”

    吴非的蓝月光能射透蜈蚣精的外壳,却只能形成一个寸许的伤口,除非他能连续两次攻击在同一个伤口上,不然可是难以做到,但此刻他已没别的方法,点头道:“我出攻击后,你立刻出爆炎弹!”沈安珺也没问他有无把握,应了一声好后,身子贴着地面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沈宇谦身子一闪,蓦然出现在蜈蚣精的头顶,他一声大喝,使足气力将盘龙霸王枪猛地朝下一戳,咔地一声,枪尖扎入硬壳之中,蜈蚣精奋力一甩,但沈宇谦双手死死抓住枪杆,仿佛钉在它身上一样,蜈蚣精一甩之下,竟然没有将他甩脱!

    那蜈蚣精顿时暴怒,它身子一挺直立起来,猛地一个摆头,沈宇谦力量再大也把持不住,连人带枪被抛了出去,直接撞向石柱墙!

    说时迟,那蜈蚣精一挺胸,吴非和沈安珺两人立刻瞧见它胸口的位置出现了三个一排的大红点,吴非想也不想,蓝月光化作一道流光直取中间最大的一颗。

    “嚓——”

    蓝月光闪电般刺穿蜈蚣精胸部的硬壳,但它胸部的硬壳还是非常坚固,依旧不能够洞穿!而沈安珺的弹弓早就拉满了弦,吴非一击出,她的爆炎弹就跟着出手,吴非狠狠咬牙,手一挥,蓝月光增持了加再次射出,竟比爆炎弹后先至,再次刺入蜈蚣精胸口!

    “噗——”

    蓝月光这次一下没入了蜈蚣精的身体,而爆炎弹也堪堪跟着射入,沈安珺眼角余光瞥见沈宇谦身子撞在石柱上,又被弹开,知道他可能受了重伤,不敢怠慢,口中喝道:“爆!”

    只听轰隆一声巨响,血肉横飞,那蜈蚣精的身子瞬间爆裂成两段,各自跌落在地剧烈扭动乱摆,吴非险险没有避开,被一段身子压到,若不是沈安珺及时飞来将他拉到空中,说不得要被这臭虫的断身压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