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7章 守护兽

    吴非一怔,问道:“魔神有多厉害?”

    沈安珺道:“魔神相当于第九层的高手,它们一旦脱离禁止,那是非常恐怖的,上次玄女山禁地逃出一个魔神,杀得几个国家血流成河,长老会叶大千长老亲自率领高手出动,最后牺牲两人才将它重新禁杀!”

    吴非想起自己还答应赤霞夫人去玄女山走一趟,看来那些禁地危险重重,倒是不可小觑。

    沈宇谦哼道:“别自己吓自己,这片戈壁虽然号称死亡戈壁,但我们来的时候,不一样沿着边上而过,真要有魔神存在,不会看不出一点迹象!”

    吴非对这位粗豪的沈爷爷有些无语,暗道:“沈老头活了一把年纪,竟还如此大大咧咧,难道没有吃过亏么?”

    沈安珺对吴非道:“反正真有魔神存在,你就一定要杀了我,不然,我会永世悲惨!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那我呢,我要不要自杀?”

    沈安珺道:“当然,落在魔神手里,是世上最悲惨之事,我死了,希望你能陪我一起死!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我们不能逃走吗?”

    沈安珺道:“笨蛋,当然是逃不走才自杀!”

    说话间,三人又奔出数里,但此时周围忽然安静下来,天上的箭鸟也逐渐稀少,吴非问道:“怎么回事,难道我们逃出来了?”

    沈宇谦眉头拧成一个疙瘩,沉声道:“我感受到一个巨大的危险正在靠近,或许我们被什么东西锁定了,看来林非说得对,我们要做最坏的打算了!”

    吴非急切地道:“我还有一次使用遁术的能力,要不要现在再逃遁一次?”

    沈宇谦摆手道:“如果真的是魔神存在,在这里施展也没用,因为我们还在它三百里的控制范围内!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沈爷爷,我们难道没有和它一战的能力么,这里就算有魔神,也一定是被禁止住的,它只能控制妖兽来追杀,我们拼命,它能奈何?”

    沈安珺秀眉紧皱,道:“如果有三个第六层的高手在这里,就没问题,光爷爷一个人,是对付不了魔神的守护兽的,它有七层以上的战斗力啊!”

    “轰、轰、轰——”

    蓦地一阵巨响,三人只觉地动山摇,苍石林中那些原本散乱的石柱,忽然像生了脚一般,自动分裂靠拢,排列成了一个圆圈,将三人困在中间。

    三人的立足之处,竟然出现了一块小竹林演武场般大小的空地,吴非双拳紧握,道:“来了么?不试试,怎么知道打不过!”

    沈安珺脸色有些苍白,道:“糟了,真的有魔神!”

    沈宇谦忽然一拍相思鸟,相思鸟一飞冲天,几个起落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待到相思鸟离去,沈宇谦举起一只手,道:“好,我让相思鸟逃出去报信,现在我们打开防御结界,背靠背,小心偷袭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一个冰寒彻骨的声音从地下淡淡冒出:“报信,给谁报信?”

    远远的一声凄厉啸声传来,空中飘洒下数滴血雨,沈宇谦身子猛地一震,一只手捂着胸口,难受地道:“你,你杀了我的相思鸟?”

    地下的声音桀桀怪笑道:“我刚刚碾死了一只蚂蚁,它叫什么,相思鸟?”

    吴非怒道:“你是什么东西,干吗做缩头乌龟,偷偷摸摸躲在地下,吓唬三岁小孩呢!”

    那声音一阵冷笑,道:“你一会就会知道本尊是谁了,希望你不要死得太早!”

    吴非大笑,道:“什么本尊,就是一缩头龟!”

    地面猛地一阵摇晃,忽然在三人脚下生出一根石柱,那石柱逐渐生长,渐渐高达数丈,吴非手中的蓝月光一阵颤动,似乎反应非常剧烈,这是吴非对敌以来,最为剧烈的一次!

    沈宇谦低呼一声:“退后!”

    吴非哼了一声,他初生牛犊不怕虎,眼看地下的东西就要喷勃而起,暗道:“此时不下手,更待何时!”他猛地手一挥,蓝月光化作一道白光急旋而去!

    那石柱外面一层砂石呼啸缠绕,模样十分诡异,但蓝月光所过之处,刷地一声,竟然血光崩现,一条长长肢节掉了下来,地下的声音怒吼道:“小子,你竟敢对本尊偷袭!”

    吴非手一挥,蓝月光并没有飞回,刷地又削下一条肢节,他看清地上之物,不由大笑道:“我还道是什么本尊,原来是一条蜈蚣精而已!”

    地下的声音骤然变得凄厉,道:“好,那你就瞧瞧本尊的厉害!”

    沈宇谦有些诧异,按理魔神的守护兽不可能这么容易受伤,难道林非这小子使用的是一柄神器?他立刻传音道:“等下我来正面抵御它的进攻,你们两个一定要在最短的时间内,找出这妖虫的命门所在,这是此战胜负的关键!”

    两人答应一声,吴非双手一分,蓝月光高高飞起,正要凌空斩下,那石柱嘭地一声,突然炸裂,砂石飞舞中,一条巨大的黑影窜出,它身上千足挥舞,朝三人直落下来!

    沈宇谦叫道:“快闪!”一道黄色灵力出,那黑影被灵力冲得一滞,吴非拉着沈安珺向边上翻滚逃出,那黑影极其庞大沉重,落在地上竟将地面砸开一条裂缝!

    沈安珺叫道:“你不用管我,先杀了这条臭虫再说!”

    地下的声音赫赫冷笑道:“丫头,你们炼化了本尊的魔晶,本尊要怎么弄死你们才最好呢?”

    沈安珺骂道:“死臭虫别做梦了,你再逼,我就死给你看!”她右手银光一闪,倏地一柄短剑架在自己脖子上。

    地下声音的道:“好啊,那你要关照你的同伴,除非在一瞬间能将你烧成一撮飞灰,不然尸体落在本尊手里,后果也是一样!”

    沈安珺花容失色,如果死了也没用,那她可就惨了!

    地下那声音得意地道:“你的同伴杀了你,他还要问问自己有没有本事把自己也烧成飞灰!”

    吴非可没时间听它废话,蓝月光一个盘旋回到手中,一颗丹药抛了过去,喝道:“安安,吃了这药丸,这臭虫在扰乱你的心神,千万别听它胡说!”言毕又是一道电闪射出,那巨大的蜈蚣精外壳极其坚硬,以蓝月光的犀利,竟然不能将其洞穿,仅仅是将它的外壳射破,还不如先前那样断其一足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