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6章 约定好了,怎能反悔

    那黑影十分恐怖,离得近了,可以看清乃是一条巨蟒,但蟒头上居然有三张人脸,它是人面蛇身!

    这巨蟒身子粗大,足有一口水缸的粗细,最可怖的是,它蟒头一转,犹如一个三角灯笼!

    这三张脸,只有三分像人,都是地狱般的鬼脸,口未张开,獠牙却刺在外面,常人如果见到,一定会骇得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那巨蟒浮出泥沼,右边的一张青脸忽然张开口,蛇信一吐说出话来,它的声音嘶哑、冰冷,毫无感情,道:“奇怪了,这三个家伙怎么还没有到这里来?”

    左边的一张白脸桀桀怪笑道:“只要他们使用传送符逃跑,就会送过来,在我们这个蟒域之中,传送符的目的地,只能是这里!”

    此时中间一张黑脸猛地睁开眼睛,它双眼血红,道:“不对,他们离我们越来越远了!”

    白脸眼中露出凄厉之色,道:“老黑,你瞧清楚没有,难道他们已经觉察出我们的存在,正在逃跑?”

    黑脸冷笑几声,凄厉地道:“不错,他们居然用的是遁术!”

    青脸惊道:“他们什么修为,遁术厉害么?”

    黑脸赫赫一笑,笑声里说不出的诡异,道:“这三人中,只有一人修炼到第六层,另外两个一男一女,只有第二层淬体的修为,修炼遁术的那小子,绝逃不出两百里的,对了,他居然还修炼了千里眼,太好了!”

    青脸一喜,道:“老黑,有千里眼了么,那老青我也会有老黑你一半的眼力了!”

    白脸郁闷地道:“老黑,这次不用说,又是你消化那第六层修炼者,老青消化千里眼,只有我最倒霉,剩下那个没用的女修归我吧!”

    黑沼中雾气氤氲,与死亡戈壁仿佛隔离成两个世界。

    黑脸犹豫了一阵,忽然哼了一声,道:“不错,但那个女的不能归你,她归本神尊!”

    白脸咆哮起来,叫道:“凭啥!我平时什么都不跟你们抢,你还说我们三位一体,这次太过分了!”

    黑脸冷冷道:“凭啥,就凭你的守护兽偷了我们的魔晶,而你居然不知道!”白脸闭上眼终于默不作声。黑脸道:“算了,这次那个第六层的高手给你吧,我要那个女修!”

    青脸和白脸同时惊讶道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黑脸淡淡道:“因为她化开了那块绿尾巨蟒的魔晶,我若吸收了她的精元,也就吸收了绿尾巨蟒的魔晶!”

    青脸和白脸同时恍然,白脸问道:“绿尾巨蟒的魔晶,怎么在他们身上?”

    黑脸森森笑道:“这还用说,上次你那妖孽趁我们休眠,偷了魔晶逃走,定是被这几个修炼者杀了,以为这附近还有魔晶,又来碰运气!”

    白脸摇头道:“不像,那妖孽似乎还活着,没有死,我感应得到!”

    青脸恨恨地道:“最好别死,等我们突破最后一层,破除这片禁制出去,先要将那妖孽抓住,剥皮抽筋,再将它打入地狱,尝受轮回的痛苦!”

    黑脸忽然眉头一皱,道:“那三个家伙居然逃出去一百多里,真是厉害呀,老青,把你的守护兽派去吧,有时候,杀鸡也要用牛刀!”

    青脸眨了一下眼,道:“是,我这就让它去!”

    黑沼中波浪翻腾,一道道黑色的雾气向外扩散。

    吴非三人此时已经降落下来,他们在苍石林中施展术法向前奔跑,天上的那些箭鸟不时射下,幸亏有石林作阻挡,三人躲不过去就找根石柱避一避。

    沈宇谦拉着沈安珺在前,吴非施展御风诀在后,沈宇谦修为高深,那些箭鸟在他双袖挥洒之间,纷纷掉落,而吴非有千里眼,他把盘龙盾顶在头上,那些箭鸟撞下来,直接撞得血肉横飞,只是吴非的身上实在不好看,到处鲜血淋漓。

    沈宇谦道:“我们现在这个度逃,要逃到栄城去,还不知道要逃多久,等一下那些妖兽追来,我们再用一次传送符吧,我就不信又会传送到戈壁中去!”

    吴非觉得似有不妥,道:“沈爷爷,我觉得此事得慎行,如果再传进大戈壁,想要出来就难了!”

    沈安珺道:“爷爷,我相信林非,他是我的大救星!”

    沈宇谦哈哈大笑,道:“你们两个才呆了一个晚上,就这么亲密,谁说强扭的瓜不甜,这不是甜到腻了么!”

    吴非哭笑不得,暗道:“这老头太自以为是了,我和安安还有约定呢!”

    正想着,吴非耳中忽然钻进一个声音道:“林,林非,我,我想取消我们昨晚的约定,好不好?”

    这是沈安珺的传音,吴非一惊,问道:“取消约定,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沈安珺羞赧地道:“我,我不要你走了,你跟我去回家吧!”

    吴非闻言一个趔趄,几只箭鸟从他身边擦过,将他双肩和背部擦伤,吴非道:“这,这是干吗?”

    沈安珺红了脸,道:“经过昨晚之事,你,你觉得我还能嫁给别人么?”

    吴非一时为之气结,道:“我们约定好了,你,你怎能反悔!”

    沈安珺道:“不行,我不管,谁叫你昨天晚上那样欺负我!”

    吴非叫屈道:“我,我哪里欺负你了?”

    沈安珺啐了一声,羞不可闻地传音道:“你还没有,别以为我被催眠了就不知道,现在人家身上吸收了绿尾巨蟒的魔晶,你,你做过什么,我都能重新感受一遍!”

    吴非大窘,想到昨晚旖旎的场景,沈安珺一定是把他捕捉变异点的行为当成了无礼!想到这里,他又是一个心神失守,正好一只箭鸟从他后背直擦臀部,痛得哎呀一声叫了出来。

    沈宇谦感觉到两人在传音,不由皱眉道:“两个小家伙逃命还逃得浓情蜜意,真是可恶!”

    沈安珺撅嘴道:“什么嘛,爷爷,我们只是在商量怎么逃走,那个魔晶的力量真的能吸引这么多妖兽吗?”

    沈宇谦道:“是啊,这先逃出两百里是第一步,最危险的区域是两百里到三百里这个范围,要逃出五百里才算安全!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我看过玉石上的记载,我们用的这块魔晶,守护它的如果是魔神,那这片戈壁的就是凶煞之地,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妖兽密集地追杀,难道没有东西指使?”

    沈安珺话音一颤,道:“你是说,我们触动到魔神了?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我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沈宇谦也是一惊,道:“魔神,你是说这块魔晶是魔神守护的?”

    吴非苦笑不已,道:“我是捡来的,真的不清楚啊!”

    沈安珺咬咬牙,道:“等下如果现真的有魔神要抓我们,你先杀了我,千万不要犹豫!”

    ps:各位亲,一定要支持阿风呀,让我可以把这本书写完。记得,来支持阿风,您的每一次点击,都是我前进的动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