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5章 大戈壁深处

    吴非暗暗叫苦,这要是传进了死亡戈壁的深处,那可支持不了多久,他心念电闪,趁着那些箭鸟还未追到,将手里已经抓出的一张传送符,换成林兮涵给他的那块绿玉片,同时心中念出音遁术的口诀。

    倏地一声,三人再次消失在原地,现身时,吴非不由叫苦不迭,他竟然将三人又挪回到先前离开的位置,那些妖兽正潮水般地离开,感受到他们气息,一齐又掉转过身,尤其那头棕色的巨熊,它竟然离三人不到十步。

    这也是吴非定位的失误,他只想纠正沈安珺第一次传送的错误,却没计算到回到原地,他本意是钻入苍石林,让妖兽行进的度变慢,那些天上的箭鸟进了苍石林就会威力大减。

    “不要着急,现在方向已明,且看老夫来传送!”

    沈雨谦叫了一声,手上的传送符已经点亮。

    传送符一亮,沈宇谦陷入迟滞状态。

    一声嚎叫猛地响起,十步之外的那头棕熊距离实在太近,它巨掌一挥,居然猛地冲到眼前,当头就向沈宇谦拍下,沈宇谦此时无法抵抗,心中不禁哀叹:“难道老夫一生纵横,竟要要命丧此地?”他并不相信自己身后两个晚辈有能力替他防护。

    但白光一闪,那棕熊忽然身形一滞,他巨掌骤然停在沈宇谦头顶不到三寸的地方,黄光闪过,三人又消失在原地。

    黄影一闪,三人出现在一片苍茫之中,四下黄沙莽莽,空气中一片浑浊,吴非暗暗叫苦,今天他们三人运气真是不佳,居然又传送进了大戈壁,而且传到了戈壁深处,沈宇谦一拍相思鸟,相思鸟冲天而起,吴非手向背后一指道:“方向错了,那边才是苍石林的所在,如果我没记错,栄城是在那个方向!”

    沈宇谦咦了一声,道:“你是怎么判断的,现在黄沙漫天,我都分不清东南西北!”

    沈安珺道:“爷爷,林非有千里眼,信他没错的。”

    沈宇谦哦了一声,掉转鸟头,朝回飞去,口中道:“难怪,你小小年纪能赢素望大师,看来林之羽那个老混蛋在你身上下了血本,嘿嘿,配我家安安倒也配得上!”

    “嗖、嗖——”

    两道劲风从后面射来,吴非头也没回,盘龙盾一横,直接挡在身后,当当两下,两只箭鸟撞成一团血肉掉下去,沈宇谦点点头,道:“你的防御法器不错!”但随即又有数道灰影追击而来,这些箭鸟还具有灵智,它们没有冲击吴非的盘龙盾,反而向三人的坐骑相思鸟射来。

    吴非指使蓝月光防护着相思鸟,有些箭鸟冲到前面,又反身向三人狙击,沈宇谦骂道:“这些畜生,还会动脑子,它们想要让地下的妖兽快点赶来增援!”

    沈安珺道:“爷爷,我们下面怎么办,是接着顺序传送,还是先打一阵箭鸟?”

    沈宇谦一边挥掌劈杀箭鸟,一边道:“刚才我们三次传送,两次都进了这片戈壁,我怀疑这里有问题,现在我们在死亡戈壁的边缘,先逃进苍石林再说,不到万不得已,不能要用传送符了!”

    “嗖、嗖、嗖嗖——”

    箭鸟越来越密集,它们四下射来,有的竟向相思鸟的腹部射到。

    沈安珺叫道:“林非,夹紧了!”她说完松开抱着爷爷的双手,手上蓦然多出一张弹弓,她啪啪啪连珠弹,将那些箭鸟打得血肉横飞,尤其是她的飞弹还能拐弯,那些攻向相思鸟腹部的箭鸟被她打得七零八落。

    饶是如此,三人飞翔的度还是明显减慢,吴非叫道:“沈爷爷,我刚才没有用传送符,所以能辨别苍石林的方向,我还能传送四次,要不我连续动遁术,先将我们传送回苍石林?”

    沈宇谦讶然道:“太好了,赶快传送!”心中却想道:“这小子什么来头,连小竹林的音遁术也传给他了,林之羽太偏心,素望那小子可是一样都没有,看来,将安安许配给林非是最正确的选择,只是林之羽未必会舍得让他入赘到我们沈家去,说不得还要族长出面和小竹林交涉!”他哪里知道音遁术和千里眼根本不是小竹林传给吴非,而是林兮涵私下的馈赠。

    吴非辨明方向,立刻施展音遁术,他辨别传送方位的能力已经非常之强,第一次传送失误,是因为没有定位点,现在有了位置,自然要精准许多,两次传送后,三人又来到苍石林附近。

    忽然吴非觉得胸口一闷,他猛地想起自己目前的修为施展音遁术有限制,现在的他,每天只能传送五次,而且他带着两人一鸟,施展起来就更吃力,但他又不能停,现在三人还在苍石林的边缘,远没有到达安全的境地,当下一咬牙,再次动了音遁术。

    这次传送完毕,吴非身子猛地一晃,差点从相思鸟背上栽下,沈安珺眼疾手快,一把将他拉住,吴非喉咙一甜,口中哇地喷出一口鲜血。

    沈宇谦道:“小子,你就到了极限呀!”

    吴非定下神,吞下一枚回复丸,道:“我没事,只是虚弱了一些,我还可以传送一次!”

    沈安珺嗔怪道:“别逞强啦,现在还没有到拼命的时候,那些箭鸟暂未追到,我们已经进入了苍石林,那些妖兽脚程没我们快,只要朝栄城的方向没错,一定可以逃走的。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我是想离这里更远些才安全,要不总觉得有什么不对!”

    沈安珺笑道:“有什么不对的?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我说不上来,但刚才我们进入了戈壁深处,突然觉得有几双眼睛在看着我们,那比我遇到过最厉害的敌人还可怕得多!”

    沈宇谦哦了一声,道:“我刚才也有这种感觉,觉得那漫天黄沙之中,似乎隐藏着一个十分可怕的恶魔!”

    三人一鸟迅疾而去,他们并不知道,此刻距离他们五百多里的戈壁深处,竟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黑沼,沼中一条庞大的黑影正缓缓升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