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1章 帮我催生

    这是沈安珺的声音,吴非马上明白过来,原来只要沈安珺一清醒,她身上的变异之毒就扩散,只有在她睡着时,才聚拢在一处。

    沈安珺见吴非没有回答,霍地翻过身来,黑暗中,她的双眼十分明亮,竟然犹如猫眼一般,吴非被她看得一惊,顿时清醒过来,不禁问道:“你,你怎么知道我在看你?”沈安珺道:“有人偷偷看我,我当然知道,这是一种感觉!”

    吴非哦了一声,道:“我刚才闭上眼,忽然浮现你背上有两个黑点,所以才仔细观看一下。”

    沈安珺奇道:“我背上有两个黑点,什么位置?”

    吴非反转身子,一只手倒转过去,用手指指着背后两个地方道:“不是黑点是白点,它们一个在灵台穴,一个在至阳穴。”

    沈安珺没有学过穴位图,但吴非比划的位置十分准确,她坐起身子,用手指按着背后道:“是这里吗?”

    吴非用手指轻轻点在她两个穴位上,道:“是这里!”他手指触碰到沈安珺的肌肤,感觉到她里面只穿了一层薄薄的亵衣,肌肤的感觉十分滑腻,不由脸上一红,微微后仰。

    沈安珺摸到吴非说的位置,皱眉道:“你不说我还真没意识到,但我老是做梦,梦见自己背上长出了东西,就是这个位置!”她说着手指一分,指着灵台穴左右两边各三寸的位置又道:“可是,爷爷帮我种的飞天神翅是在这两个点,如果它们还在,怎么都跑到脊椎附近了呢?”

    吴非摇头道:“这我就不知道了,因为,我从来没有学过变异之道。”

    沈安珺想了想,又打开了隔音罩,问道:“林非,你老实告诉我,你是不是身上有法镜或神眼?”

    要知道法镜虽然也有千里眼的一些功能,却没有千里眼这般运用自如,沈安珺如此问,吴非自然不好抵赖,于是点头道:“不错,我修炼了千里眼。”

    沈安珺倒抽了口凉气,道:“天哪,你居然修炼成千里眼,这是千里无一,即使三大家族的嫡传子弟,想要修炼一枚千里眼都千难万难,难怪素望叔叔不是你对手!”

    吴非想到这是林兮涵赠给他的法宝,心中对林兮涵又增添了几分感激,于是道:“是啊,在下是机缘巧合。”

    沈安珺道:“你不知道,我小时候修炼过十几次千里眼,都失败了,最后只好退而求其次修炼了猫鹰之眼,算了,不说这个,之前爹爹和爷爷帮我请的药修,怎么都没看出我背后的白点?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那两个白点十分奇怪,刚才你睡着之时,出现在你背上,你醒过来就慢慢消散不见了!”

    沈安珺啊了一声,一把抓住吴非的手,道:“我醒了它们就消失了?”

    吴非被她抓得生疼,暗道:“这丫头好大的力气!”口中忙道:“是的,是的。”沈安珺连连道:“难怪,难怪他们都说我的变异之毒十分奇怪,无影无踪,只能调制这个药来控制,原来他们并没有看穿我的变异之毒到底是什么!”

    吴非问道:“到底是什么?”

    沈安珺激动得浑身颤抖,她兴奋地道:“按照你说的来推断,我并没有中变异之毒,因为我之前变异过猫鹰之眼,从而导致飞天神翅生长极其缓慢,等过了生长变异期,爷爷和爹爹认为我变异失败,就给我用药,所以我一直被那些药剂压制,白天清醒时,药物作用大,那对飞天神翅就被分解了,到晚上一睡着,它们才聚集回来,只是不知道它们为什么跑错了位置,这要是以后长出了翅膀,一上一下,我还怎么飞,难道要横着飞么!”

    猫鹰之眼类似吴非的千里眼,都是修炼在身上的法术,它唯一比千里眼略强的地方,就是晚上视物,除了千里眼、猫鹰之眼,据说魔道修炼者还有一种邪术叫天目珠,法力介于两者之间,但需要血翼蝙蝠的变异毒血才可以练成,那种方法比较邪门,倒是没听说有修炼成功的。

    吴非道:“那这两个变异点还能移动么?”

    沈安珺笑道:“当然可以了,这对翅膀只要还没成形,就能调整位置,只是,只是——”说到这里她又脸红起来。

    吴非并没注意,哦了一声,道:“能调整就好,要不然一上一下就麻烦。”

    沈安珺忽然搂住吴非脖子,在他脸颊上亲了一口,道:“谢谢你,太谢谢你了!”

    吴非大窘,结结巴巴道:“不用这么感谢,我,我什么也没有做。”

    沈安珺道:“没有你的现,我就要吃一辈子的药。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这只能用一个巧字来形容,说不定你结婚以后,素望大师也会现。”

    沈安珺摇头道:“没那么容易,他没有千里眼,就算有法镜,也不会没事的时候,趁我睡着往背上照,而且,最重要的是,你现的时间正好。”

    吴非问道:“是不是你停药以后,这飞天神翅就能够继续变异?”

    沈安珺道:“不对,你没有学过变异之道,所以不知,我背后的这对翅膀,已经种了七年,应该早已成熟,现在要做的,就是马上将它催生,好险啊,如果过七年,它就真的会变成变异之毒,再也不会变成翅膀了!”

    吴非吓了一跳,道:“正好是七年吗?”

    沈安珺道:“是啊,还有一个月零三天就是我的生日,必须在这段时间里有修炼者帮我催生。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这太好了,等天亮我们就告诉爷爷,明天就让他帮你催生。”他看见沈安珺忽然脸上绯红一片,想说什么,却欲言又止,便问道:“你怎么了,有什么问题吗?”

    沈安珺低着头,小声道:“我,我有个请求,不知道你能不能帮我?”吴非道:“只要我能帮,一定会帮你的。”

    沈安珺道:“你,你现在能不能帮我调整变异点的位置,并且催生?”

    吴非讶然道:“现在就可以么,不过我一点都不会,怎么办?”实际上吴非在林子焕的玉片中见过治疗变异之毒的方法,对于催生还是有点了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