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0章 干吗盯着人家背上看?

    沈安珺摇头道:“不是,今天应该是吃赤红的这枚。  ”

    吴非笑道:“看来我对这个药性还不能把握啊。”

    沈安珺点头道:“是的,爷爷还没教你怎么使用,说起来,你随便一指就能这么接近,也是难得了。”

    吴非在小竹林学药,还只是理论上的见解,他赢素望大师,乃是仗着身上那些大明带来的药物,真正看病用药,未必比素望大师强。

    沈安珺道:“素望大师在药修上的修为,很少有同龄人能和他比,他跟爷爷学了一个月,给我下的药,十次中就有七八次是准确的。”

    吴非一愣,问道:“他还有三次不准么?”

    沈安珺被吴非看得忽然脸上一红,低头轻声道:“女孩子每个月都有血气波动的时候呀,那个,那个时候就不准了。”

    吴非傻傻道:“哦,原来如此,那你今天准不准?”

    沈安珺啐了一口,嗔道:“你是药修,看不出么?”

    吴非摇摇头,朝沈安珺身上扫了一眼,沈安珺又羞又恼,道:“你往哪里看!”吴非忙道:“对不起,对不起!”

    沈安珺叹了口气,道:“你逃走以后,能帮我找一下素望叔叔吗,让他尽快来沈家找我?”

    吴非有些无奈,道:“天行大陆这么大,我也不知要去哪里找他,只能说如果有机会碰上,我一定转告。”

    沈安珺眨着大眼睛,道:“好,我相信你,我们就这么说定了!”

    吴非觉得这女孩心性天真,居然也不要自己拿咒玉来立誓,一点都不担心别人骗她,于是道:“好,说定了,我向你保证,如果做不到,就天打五雷轰!”

    沈安珺哼道:“你以为你是飞天境的高手啊,还天打五雷轰,若是敢骗我,我一定要人把你丢到四大禁地去,被妖兽活活咬死!”

    飞天境就是第九层的修为,到了第九层高阶,将面临最后一次渡劫,这时必然五雷轰顶,沈安珺说的四大禁地乃是玄女山、橘谷、鸿鹄州和浣沙海。

    吴非吓了一跳,沈安珺笑道:“怕了吧?”吴非忽然想到神根草一事,问道:“对了,我想问一下,我们天行大陆上,哪里有神根草买?”

    沈安珺疑惑地望着吴非,道:“你要买神根草,想帮谁买?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是在下一位出生入死的凡人朋友。”

    沈安珺上下打量他一眼,道:“你是不是养了神奴,还是女神奴?”

    吴非觉得自己仿佛被洞穿自己一样,不好意思地笑道:“不错,我是有一位女神奴。”

    沈安珺瞪着眼道:“我爹爹说了,年纪轻轻,养女神奴的都不是好男人,你要是真的到沈家去求亲,非得亲手杀掉自己的女神奴才行!”

    吴非吓了一跳,让他亲手杀掉思思,那是万不可能,于是苦笑道:“幸亏我不是真的要去求亲!”

    沈安珺道:“那你这一路上千万不要跟我爷爷提这个,不然他非暴怒不可!”

    吴非感激地点点头,他想到沈老头若逼自己毒誓,说不得只有拼命,这时又问道:“那你知道哪里有神根草卖,若能告诉我,万分感激!”

    沈安珺伸了个懒腰,淡淡道:“神根草,前些年在市场上还可以偶尔买到,现在基本被三大家族控制了,你要是去舒城,不妨去找找司马家,我听说,你花个十万八万,要买一根完全没问题!”

    吴非吓了一跳,道:“神根草值那么多钱吗?”

    沈安珺道:“什么值钱,五年前,也就卖两千银石左右。”

    吴非奇道:“司马家不是炼器之家么,他们垄断了神根草?”

    沈安珺撇撇嘴道:“可不是,一般人要是得到神根草不卖给司马家,小心被暗算。”

    吴非皱眉道:“那这么说来,要求神根草,一定得向司马家低头了?”

    沈安珺道:“可以这么说吧,不过也有例外,那就是你能直接找到卖家,当场交易。”

    吴非想到北岭派掌门郝吉才卖给自己神根草,看来这样的机会可遇不可求,若是没有其他办法,也只好去司马家想办法了。他郁闷地道:“司马家要那么多神根草干吗?”

    沈安珺撇嘴道:“干吗,还不是赚钱,独家生意是最好做的!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那你们沈家呢,是卖灵兽,还是变异之种?”

    沈安珺哼道:“都卖,只是我们沈家豢养各种灵兽,研究变异之道,却无法给我解治变异之毒!”

    两人闲聊着,都觉得时间不早,沈安珺撤去隔音罩,两人背靠背盘膝修炼起来。

    外面的苍石林十分宁静,远处隐隐有野兽嘶吼声传来,让人觉得有些许的不安。

    吴非每次修炼完毕,都要再睡一会,这样白天的精神才能更好,今晚他不敢像往常一样修炼到半夜,早早就收功,现沈安珺居然已在另一边躺下,出柔柔的呼吸声。

    外面万籁俱寂,此时正深夜。

    等躺下来,吴非身子正对着沈安珺那曲线玲珑的背影,她竟然没有盖任何衣物,就那么合衣躺着。

    吴非闭上眼,忽然两个黑点在吴非眼前出现,他微微一呆,又睁开眼来,现沈安珺并没有异常,他有些奇怪,再次闭上眼,又看见两个黑色的圆点在眼前闪现,他想到什么,打开千里眼朝沈安珺后背望去,只见沈安珺的后背上,赫然有两个白点在微微闪烁。

    吴非一惊,暗道:“这是沈安珺身上的变异之毒么?可是,据记载,变异之毒是变异失败在全身扩散,从而形成挥之不去的毒素,但沈安珺怎么还可以聚集在后背,难道她的变异并没有失败,而是生长缓慢,按理像章少那样的人都能生出翅膀来,沈安珺家庭的背景不可能还不如智兽派吧?”

    正在吴非百思不得其解之际,沈安珺背后那两个白点慢慢变得模糊,仿佛马上要消失不见,吴非大吃一惊,这白点居然可以自行消失,难道变异之毒还有灵性不成?

    只听一个幽幽的声音传来道:“你干吗一直盯着人家的背后看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