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8章 你们住一个帐篷

    沈宇谦哈哈大笑,道:“他要是三十年后再战胜你,难道我家安安还要等他三十年,只能怪他自己没抓住时机!”

    沈安珺低声道:“可我听说林非喜欢的那个女孩叫林兮涵,是西北神道的第一美女!”

    沈宇谦怒道:“我家安安哪点比林兮涵差了,若不是那个原因,三大家族的少主都随便你挑!”

    吴非突然想到沈安珺身上似有暗疾,忙道:“什么原因,安安小姐为什么原来要嫁给素望大师?”

    沈宇谦叹息一声,道:“这事说来怪我。”

    沈安珺忙道:“不怪爷爷,是我自己小时候刁蛮任性。”

    沈宇谦生了一堆火,三人围坐在火旁,沈宇谦道:“我有个喜好,就是豢养灵兽,白天你见的那条山猫,就是我豢养的,我在那些灵兽身上施展各种变异的手段,让它们变得更适合战斗!”

    沈安珺道:“我见到爷爷的那些灵兽越变越厉害,就想,要是我也能变异,岂不是更好,于是我央求爷爷给我变异一对翅膀!”

    吴非啊了一声,道:“我听说给修炼者变异翅膀,要很小的时候开始,七岁以后再变异,那就太难了?”

    沈宇谦道:“是啊,也是我太过莽撞,以为在灵兽身上成功了,在安安身上也一定成功,于是禁不住她软磨硬泡,就给她植入了一对飞天神翅膀!”

    吴非惊道:“难道安安小姐中了变异之毒?”

    这变异之毒,几乎与修炼邪术走火入魔的危害相当,基本无法逆转,邪术的走火入魔,就算留下性命,也基本是废人,但变异之毒不同,若是找到治疗之法,还能靠不间断的治疗来维持生长,想要彻底治愈,则几乎不可能。

    沈宇谦神色凝重地点点头,道:“不错,安安种了变异的神翅后,一直没有长出翅膀来,后来出现了各种不适,这是变异之毒的前兆,所以她每天都需要有药修给她观测调养,你买的那瓶天海净水其实是给安安调制解毒药的必备之物。”

    吴非明白过来,道:“所以,您就想给安安小姐找一个药修的夫君,好一直照顾她?”

    沈宇谦道:“算是吧,其实,安安一直是我在给她调药,安安说,要找一个药修做夫君,让我可以安心地闭关修炼!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那安安的变异之毒有没有请高人看过?”

    沈安珺道:“当然了,爷爷带我走访了不少名师,爷爷甚至连魔道都去过!”

    吴非惊道:“魔道都去了,他们没有杀你们?”

    沈安珺撇撇嘴,道:“魔道其实也没那么可怕,他们只想买我们的练功器物,其实,我觉得两边应该进行交流才好,不然有很多误会!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天下名师都不能治好安安的病吗?”

    沈宇谦道:“是啊,我们能找到的最佳办法,就是用天海净水调制药剂,这对安安的成长并没有影响,我想,也许她以后修炼到第五层以上时,应该可以自己控制,即使没有药修帮助,也可以化解变异之毒!”

    吴非沉思片刻,道:“这么说来,若是解开安安小姐的变异之毒,就不需要在下时刻留在她身边了?”

    沈宇谦一巴掌拍在吴非肩头,笑道:“小子,你还在打逃跑的主意么,我家安安这么可爱,别以为她身上有变异之毒就没人要了!”

    吴非忙道:“不是,不是!安安这么漂亮,比我的兮涵师姐也丝毫不差!”

    沈宇谦起身,取出几块阵石,在搭好的两个帐篷外布置了一个宽阔的结界,说道:“好,现在就算很厉害的妖兽想要进来,也得费一番心力,对了,你们晚上休息,最好不要打开隔音罩,毕竟这苍石林边上就是死亡戈壁,若是有什么动静,还是要小心!”

    吴非上次在戈壁的边缘驻留过,对这死亡戈壁的名头并不了解,不由问道:“这片戈壁有多大,里面有多少妖兽?”

    沈宇谦道:“挺大的,以我这相思鸟的度,飞三天都未必飞得过去!”

    吴非这才知道那大青鸟原来有个这么好听的名字,比起那位六公主的飞行大鸟也丝毫不差,想到泰朿公主,吴非心中一动,当初她要自己去佛国找她,可是过了这么久,也不知道她好不好,有没有忘记自己?

    天行大陆地域相当广,仅仅小竹林的地域,就已经过整个昌沙洲,吴非在各地买过不少地图,没有一张是完整的,而且,这些地图拼凑起来也衔接不上,实在是因为这里的疆域太过广阔,其中不少是禁地,无法用人力来计量。

    沈宇谦又道:“听说这死亡戈壁中非常阴森,七八层的高手进去,也凶多吉少,一般的修炼者都不敢深入其中,我想,那里面或许有魔神的存在。”

    吴非有些紧张,魔神可是恐怖的存在,只是它们被限制活动范围,只要不进入被控制的领域,还是危险不大,但他看见沈宇谦的结界外有一层五彩的暗纹,不禁问道:“沈爷爷,您布置的可是结界?”

    沈宇谦点头道:“不错,你要是对安安好,过几年你们有了孩子,我便可以教你!”

    吴非直咧嘴,他看了一眼外面,不好意思地问道:“沈爷爷,我,我晚上睡哪里,是跟您一个帐篷么?”

    沈宇谦笑道:“当然是你们两个睡一个帐篷,你们亲都亲过了,睡一个帐篷我就允许啦!”

    沈安珺脸上又是一片飞红,吴非窘道:“沈爷爷,这可使不得,所谓男女授受不亲,就,就算我跟安安好,也不可以这样!”

    沈宇谦怒道:“什么男女授受不亲,你这是哪里听来的,简直一派胡言,老夫告诉你,男人有本事,女人漂亮,就应该在一起!”

    吴非听得愕然,沈宇谦见他还是呆,便一把将他和沈安珺推进了帐篷。吴非哭笑不得,既然进了帐篷,他也不好意思再出去。

    沈安珺叹了口气,她打开一个隔音罩,对吴非道:“爷爷不让我们打开隔音罩,但我有些话要跟你说一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