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7章 娶我孙女吧

    霍东飞道:“现在已接近戌时,传送阵酉时就关了,说不得我们要在栄城住一晚。”

    钟老二皱眉道:“非哥,那个沈家老头,本来似乎要帮素望大师赢了这场开鉴,但最后却输了,会不会找你麻烦?”

    吴非摇头道:“他好像对我没有敌意,不过,以他的修为,真找我麻烦的话,我只能一看见就跑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身后忽然传来一声粗豪的大笑,有人道:“看见我就跑,难道我会吃了你!”

    三人转身一看,现沈宇谦骑在一头巨大的青鸟背上,那青鸟足有两人多高,头上长着三支青绿的翎毛,嘴下垂着一条半尺长的红冠,一对大眼睛十分骇人,沈安珺坐在沈宇谦后面,却不见了素望大师。

    霍东飞和钟老二都是一惊,这种体型的青鸟,一次能飞跃上千里,可不是一般修炼者买得起,有了它,短距离内,即使不用传送阵,也慢不了多少。吴非心中一动,拱手道:“真是巧了,沈前辈还没走?”

    沈宇谦纵身一跃,跳下来站在吴非对面,笑道:“不是没走,是老头子我就在这里等你!”

    吴非有些奇怪,道:“沈前辈等我做什么?”

    沈宇谦哈哈一笑,道:“自然是有好事,走,我们边走边说!”说完他一把拉住吴非跃上了青鸟的脊背。

    吴非想要挣扎,却觉得身上仿佛上了一道紧箍咒,丝毫动弹不得,不觉惊道:“前辈这是做什么?”

    沈宇谦道:“没做什么,是好事,你跟我走便是了!”说完,他给吴非上好搭扣,拉紧缰绳,正要让青鸟起飞,吴非猛地明白过来,忙道:“前辈且慢,我有两句话要跟兄弟说!”

    沈宇谦点点头,对痴呆的霍、钟二人笑道:“喂,你们两个,见到小竹林的人跟他们说一声,就说林非到我们沈家做客去了,快的话,过个把月就回来。”

    霍东飞、钟老二张口结舌,还未来得及回话,沈宇谦笑道:“不错,你们就这么传话就是。”他双腿一夹,青鸟朝前飞奔几步,翅膀张开,身子犹如离弦之箭,一下飞到空中。

    吴非暗暗叫苦,他跟钟、霍二人讲过要去祺关城,如果二人够聪明,就去祺关城,在那里应该能碰到蓝野和清笛长老,如果直接去小竹林报信,怕是会耽误。

    三人飞到空中,吴非觉得果然是朝北方飞去,问道:“前辈,您跟我开什么玩笑,素望大师呢,他不是跟你们一起的么?”

    沈安珺哼道:“什么素望,分明是失望,我以为他有多厉害,原来是个银洋蜡枪头,刚才爷爷跟他说了,他什么时候能战胜你,什么时候再来沈家提亲!”

    吴非一怔,道:“今日的开鉴,若是素望大师胜了,就能向沈家提亲?”

    沈安珺点头道:“是啊!”

    吴非后悔不迭,道:“哎呀,我这不是坏了素望大师的好事么,早知如此,打死也不来开鉴比试了。”

    沈安珺哼哼两声。

    吴非见她不高兴,又道:“对不起,我不知道这场开鉴对素望大师如此重要。”心中却道:“糟了,看刚才的情形,素望师兄向沈家提亲,必然就是要娶这位沈安珺,我无意中将他们拆散,不知又惹了什么祸!”

    三人飞出去没多久,天色已黑了下来,沈宇谦拍着青鸟降落下来,吴非四下一望,这里的环境竟有几分熟悉,想不到他们又来到苍石林和大戈壁的交界处。

    沈宇谦跳到地上,拍开吴非的禁锢,这才开口道:“今晚,我们就在这里休息!”

    吴非活动了一下手脚,沈宇谦取出帐篷搭了起来,道:“小子,你别想着逃走,这里的苍石林和大戈壁,都是危险的禁地,就算你一夜能行五百里,也跑不出去!”

    吴非转了两圈,问道:“前辈,为什么我们不在苍石林里面休息,这里暴露在大戈壁的开阔视野中,不是容易受到妖兽的注意么?”

    沈宇谦道:“在苍石林中休息,固然要安全一些,但是有危险接近未必能及时现,这里虽然开阔,只要我的结界布置得好,它们要现也不是易事,况且,一般的妖兽也是很惧怕修炼者的。”

    吴非点头道:“原来如此,对了,前辈,您到底带我去沈家是什么事啊?”

    沈宇谦拍着脑袋道:“瞧我这记性,我刚才都忘记跟你说了!”

    吴非见他吹胡子瞪眼睛,暗道:“会有什么好事,一定是想让我去和更厉害的药修开鉴比试,你们原来是物色了素望大师,结果现我比素望大师厉害,就来找我了!”

    沈宇谦使劲拍着吴非的肩膀,道:“好事啊,好事!我觉得你跟我孙女很相配,我决定让你到我们沈家去提亲,娶我孙女!”

    吴非和沈安珺同时大吃一惊,异口同声道:“什么?”

    沈安珺叫道:“爷爷,您糊涂了吧,我和素望大师是真心的!”

    沈宇谦怒道:“什么真心,你跟他认识才几个月,你瞧林非多好,哪样不比素望那小子强,要本事有本事,要长相有长相,最关键的是你们年龄相仿!”

    沈安珺气得差点哭了,道:“就算林非比素望叔叔强,孙女也不能朝三暮四、三心二意吧?”

    沈宇谦骂道:“没出息,你跟素望那小子清清白白,最多就是拉拉手、亲个嘴而已,这也叫朝三暮四?”

    沈安珺脸上一片飞红,道:“爷爷,你,你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吴非额头冷汗直流,这拉过手还好,亲嘴可不行。

    沈宇谦笑道:“你们偷偷摸摸那点事,能瞒得过爷爷,笑话!”

    沈安珺跺脚道:“我跟素望叔叔就是拉过手而已,您可不能乱说!”

    吴非实在忍不住,插嘴道:“沈爷爷,我可是已经订亲了的,不能再娶别的女子!”

    沈宇谦将脸一扳,道:“订亲算个屁啊,就算结婚了,被爷爷看上,一样要拆散!”他忽然一把抓住吴非,又一把抓住沈安珺,将两人的头按在一起,然后道:“好了,现在你们亲也亲过了,这门亲事老头子我已经答应,林非,你跟我一起去见安安的爹爹,我们沈家的族长,你要是不肯提亲,我就将你阉掉!”

    沈安珺满脸通红,挣扎着挪开,摸着脸道:“爷爷,您,您干什么!”

    吴非先前觉得自己嘴唇触碰到一片温软,不由满脸通红,道:“沈爷爷,这,这可不能开玩笑!”

    沈宇谦哈哈大笑,道:“你们两个都会脸红,很好,我原来还担心林非是个花心大少,原来还是个雏,很好,会害羞的男人不会是坏人!”

    沈安珺脸红心跳,低着头道:“那,那素望叔叔以后来找我家提亲怎么办?”她这么说,显然是决心有所松动,吴非大急,道:“沈爷爷,您不是说只要他战胜我,就可以来提亲,您不是骗他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