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5章 它死了?

    沈安珺点点头道:“那你觉得它是什么变异而来?”

    吴非将神兽转了一圈,道:“本来,我想从这变异灵兽的尾巴入手,可惜它居然断了,而且那尾巴断了的时间至少有数十年,说不定它很小的时候就断了,其他地方,它的体型、眼睛、爪子、犀角都是变异而成,甚至连皮毛都变异了。”

    沈宇谦点点头,很是欣赏地望着吴非,道:“不错!”

    吴非抚摸着那神兽的表皮,话锋忽然一转,道:“虽然这条灵兽的变异极大,但是有一点它却忘了变异!”

    众人都是一呆,沈宇谦忍不住问道:“是哪里?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这就是他的兽皮,颜色可以变,大小可以变,一些地方的兽皮质地却没有变!”

    素望大师讶然道:“是哪些地方,怎么没有变,你到底看出来这是什么灵兽?”

    吴非哈哈笑道:“如果我判断没错,这只是一只山猫而已!刚才素望大师没有确定其价值,在下就想只有两个可能,一是这灵兽十分罕有,二是很普通,十分罕有的话,就过我们之前约定的两千银石的上限,所以,我大胆地推测这神兽其实很普通,它的价值就是变异!”

    沈宇谦猛地一拍桌子,竖起大拇指,叫道:“厉害,厉害,这变异的山猫我都讨教过两位宗师级药修,连他们都没鉴别出来,你是第一个直接判断出来的药修!”

    吴非舒了一口气,笑道:“哈哈,这么说,在下蒙对了?那我来讲个我们那地方的习俗吧,你们就知道我为什么会蒙对。”

    沈宇谦饶有兴致地道:“请讲!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小时候,我们附近村庄的人喜欢养山猫,但山猫喜欢偷吃鱼肉,所以有些村民们就用一根绳子扎在山猫的尾巴上,山猫这种动物平时是瞌睡着的,但有人经过就会一惊而起,结果很容易就把尾巴挣断,我小时候见过这样的山猫,因此很有印象,先前看到这条神兽,觉得它的尾巴断了那么久,一定是变异前弄断的,最重要的是,这神兽别的地方可以变异,唯独伤口无法变异,所以就突然想到了这点!”

    众人明白过来,想不到是这个缘故,但吴非的运气也实在太好了,这都可以蒙对。

    沈安珺鼓掌道:“厉害,厉害,非弟弟你太厉害了,我要是有个妹妹,一定要把她嫁给你!”她一肘击在呆的素望大师腰上,低低道:“喂,你这师弟可比你厉害多了!”

    素望大师心里七上八下,先前他信心满满,此时也不禁踟蹰起来,道:“他,他还有一题呢!”

    吴非环顾一圈,见大家期待地望着他,不好意思地道:“至于第二题,要唤醒这变异的灵兽,在下却是无能为力,因为,以我的判断,它应该是死了,无法唤醒。”

    素望大师一呆,他以为吴非至少要试一试,才会罢手,谁知他竟然直接放弃,而且还说这山猫变异的神兽已死,不禁生气地道:“谁说它已经死了?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刚才我没在这神兽身上看到葵萼丝草叶子之类保存神兽生命的东西,那就是说,因为这神兽受了强力的催眠,素望大师放在宝囊中以为可以放一段时间,但是很遗憾,它放的时间太久,至少有一个月,就算没死,解开催眠,这也是一条痴呆的神兽,不能有任何作用!”

    素望大师摇头道:“不可能,不可能,你瞧着!”他伸手一掌拍在灵兽的背上,另一只手在空中结成一道红色的符,也猛地拍了下去。

    吴非摇摇头道:“素望大师,您这么做是没用的,因为您不该将这灵兽的嘴巴和四肢用铁丝捆住,如果没有捆住,或许解开催眠还有一线生机!”

    吴非当初在嵩江府曾将清帮的任蹇塞进过宝囊,后来他又试过将一些动物塞进宝囊,有些是捆绑过,有些没捆绑,所以他基本了解这灵兽直接丢在宝囊中,很难唤醒。

    沈宇谦也是一呆,问袁素望道:“你这钢丝是什么时候捆上去的?”

    素望大师连连施展手法,那灵兽却是一动不动,他满头是汗,回答道:“沈爷爷,您不是说这灵兽变异之后会十分凶悍么,一定要绑结实,不然,连第四层的修炼者都未必能收伏,它一到我手上,我就将它捆上了!”

    沈宇谦双目圆睁,怒道:“你糊涂了啊,我说它厉害,也没说一定要捆上嘴巴,你还是药修大师,连这点常识都没有么!”

    素望大师委屈地道:“十天前,我放了它出来过,应该没事才是!”

    沈宇谦哼道:“放出来的时候,你解开它的催眠了?”

    素望大师摇头道:“这个,这个我没有。”

    沈宇谦跺脚道:“不解开催眠有个屁用,你可坑死老子了!”他一把推开素望大师,一掌按在神兽的额头上,同时另一只手掌在空中结印,画出一道巨大的符印。

    沈宇谦灵气催动之下,那变异的山猫竟然有了反应,它猛地睁开双眼,喉咙中出咕地一声。

    素望大师大喜,对吴非道:“你说错了,这条神兽没死,它还活着!”

    吴非眉头一皱,暗道:“奇怪,我用千里眼怎么丝毫看不出它有一丝神念的波动,难道这变异的山猫,被其他东西夺舍控制了灵魂,那样的话,既使它脑子是痴呆的,只要身体复苏过来,一样可以行动,一样可以受人控制!”

    过了片刻,那变异的山猫身上慢慢充满了血色,素望大师眉头舒展开来,他对吴非道:“你输了。”

    吴非耸耸肩,道:“还没有,再等一下!”

    那变异山猫的眼神有些迷糊,但沈宇谦一道一道红色的印符打在它身上,它眼中突然闪烁出一道寒光,接着喉咙一阵鼓动,好像十分难受,四肢也不住挣扎,想要挣脱,尤其是四只爪子上的利甲伸出,足有寸许长,十分骇人。

    吴非盯着那条灵兽,忽然叫道:“不好,赶快解开它的钢索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