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4章 一条灵兽的尸体

    吴非拿出四块黑色玉石在炭火上烤,说来也怪,那黑色玉石经过火烤,慢慢变软,吴非又用四小块白纱布垫在底下,那黑色玉石化开,变成了黑玉膏药,他替霍东飞等人贴在伤痛处,道:“你们灵气运转一下看看,是否酸痛感会有所降低。”

    素望大师和沈宇谦、沈安珺看得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霍东飞第一个叫了起来,道:“非哥,你真是神了,我的右肩已经不痛了,就是还有点点酸!”

    钟老二咦了声,道:“果然有效,我的膝盖好像好了不少。”

    吴非递给两人各自三块黑玉,道:“你们回去依法炮制,每天贴一贴,三天之后应该会好了。”

    白璐堂问道:“这个东西是叫膏药吗,它要贴多久?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贴半天够了,贴完撕下便是。”

    白璐堂道:“撕下以后,再烤一烤,是否还能用?”

    吴非连连摆手道:“撕下来就没用了,必须丢掉,要换一贴膏药再用。”

    白璐堂点点头,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。

    沈安珺瞪着素望大师,扬起粉拳道:“你不是说含吗,含你个大头鬼啊!”

    素望大师一脸郁闷,他觉得吴非拿出来的东西,每一件都闻所未闻,却又实在可用。

    沈安珺传音道:“你把爷爷给你的那件东西拿出来吧,你今天若不能赢了,还怎么娶我,难道又要等你连胜十场?”

    素望大师犹豫地道:“那个东西,一定要拿出来么?”

    沈安珺翻了个白眼,道:“你是不是不想娶我了?”

    这时白璐堂开口道:“看来今天的开鉴,很有意思,现在贵田阁已经三比三追平,这最后一场,由买方素望大师出题。”

    素望大师思索片刻,觉得用一般的题目怕是难不倒这位小师弟,刚才自己连败三场,虽然之前对慕容庸胜了三场,但对小师弟却是连败,这是他的奇耻大辱,这一场若不扳回,去沈家提亲不知又要延误多久,想来想去,只有用沈宇谦给他的那东西,才能结束这次开鉴!

    想到这里,素望大师从怀中取出一团白乎乎的东西,啪地拍在桌上。

    这白乎乎的东西竟是一条灵兽的尸体,众人大吃一惊,药修开鉴,最难比的就是在灵兽和人的尸体上出题,不但难以鉴别,而且有许多不确定的因素,素望大师出这样的题目,显然是要终结这次开鉴!

    这灵兽体型不大,仅比一条狗略大。吴非翻动它的尸体,现这竟然是一条怪兽,它头上长了一根尺许长的犀角,犀角触手冰寒,而且十分锐利,上下颌之间被数道钢索封住,好像这灵兽死了还会咬人。

    那灵兽的尾巴不知何时齐根断去,只留下一个指印般大小的伤疤,兽皮外长了一层细密的白毛,有点像章石头养的白虎,虽然是尸体,四肢也用钢索捆着,吴非留意到它爪子带钩,若与它对战,不但要防止被犀角刺中,还得留神被抓伤。

    素望大师道:“这条灵兽价值未知,请非师弟鉴定一下,这是什么灵兽,另外,它并未死透,只是被深度催眠,请非师弟将它唤醒,这二题全答对,才算获胜。”

    慕容庸心中冰凉,他暗暗摇头道:“这样的灵兽,只怕是有人在特定的环境里,让数种妖兽、神兽用密法交配,才养殖出来,在世上独一无二都有可能,它的主人想起什么名字都可以,所以第一题根本就答不出来,而第二题更难,倘若出手催眠的是一位飞天境高手,林非就算知道破解之法,修为不够也是白搭。”

    索长贵刚才见吴非赢了第六场,心跳加,他心中重新燃起希望,谁说素望大师不可战胜,这位年纪轻轻的斯文少年,轻描淡写就将开鉴比试拉回,但现在袁素望出了这样的难题,索长贵又禁不住忐忑起来。

    吴非再次开启了千里眼,然而这次却觉这条灵兽身上似笼罩着一层迷雾,他居然看不破。

    素望大师有些紧张,他不相信吴非能看破这条神兽的来历,实际上,若是他在不知情下,有人将这灵兽放在面前,素望大师一样无法分辨。

    沈宇谦见吴非陷入深深的沉思,忽然开口道:“这道题目确实有些难,这样吧,我给你一些提示。”

    沈安珺摇着沈宇谦的衣袖,道:“爷爷,您干吗呢,您到底是帮谁?”

    沈宇谦笑道:“当然是帮你了。”

    吴非心中奇道:“这个沈老头,好像并不在乎输赢,难道他订这些乌衣丸,只是为素望大师争取到一场药修的开鉴比试,而且,他说给我提示,显然这一场他和素望大师都知道谜底,现在他愿意提示我,到底是为了什么?”他想了想,还是拒绝道:“多谢前辈好意,晚辈想自己尝试一下,看看能不能分析得出结果。”

    索长贵等人都是暗叹一声,他们经历的开鉴比试较多,即使很大师宗师级的药修,遇到这种鉴别,也是输多胜少。

    霍东飞、钟老二虽然着急,却是相信吴非,并没过于着急。

    沈宇谦脸上肌肉抽动了一下,笑道:“很好,林非,我开始喜欢你了!”

    吴非被笑得一阵毛,他觉得这老头对自己有一股怪异的感觉,既不是敌意,也不是善意,是一种说不出的感觉。

    吴非拱手道:“多谢前辈抬爱。”

    沈宇谦道:“那你说说,这是什么神兽?”

    吴非又皱起眉头想了良久,终于缓缓开口道:“晚辈不敢确定,那就只能先推测一下,素望大师刚才的第一问,这是什么灵兽?若是杂交交配,我想不会这么问。

    沈安珺道:“为什么不会?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如果是杂交,它可以乱起名,我想您不会拿一个别人无法确定的东西来出题,所以在下判断,这必然是一条变异的灵兽,但因为它的变异太大,所以才成为最好的题目。”

    沈家是豢养灵兽的世家,比智兽派的章石头不知强到哪里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