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3章 飞鹿茸片

    吴非道:“这个很容易解释,因为这匹公鹿在十岁左右的时候,鹿茸被人残忍地拔掉,现在这片,是从新长出来的鹿茸上切下的,它吸收了那些珍贵食材,所以鹿茸片才这么细密结实,充满弹性!”

    沈安珺想了想,点头道:“不错,如果真的是这样,那它价值五百银石也够了,这第一、第二问你猜得这么清楚,那第三问,它有什么效用,你能一起说出来么?”

    吴非挪揄地道:“既然是重生的鹿茸,效用就不用我说了罢?”

    沈安珺拍拍自己脑袋,道:“瞧我怎么糊涂了,既然是重生的鹿茸,一定是用来给冲关失败的修炼者调理用的!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是的,不过第三层以下的修炼者最好别用,因为调理过当,未必有效。”

    沈安珺脸上仿佛笑开花,可其他人都没有一丝笑容,尤其是索长贵、田掌柜,两人脸色都十分苍白,这一场吴非如果猜错,他们就输了。

    慕容庸听吴非分析得煞有介事,心中却是连连冷笑,暗道:“我怎么一点都看不出,难道你是药圣,说出这飞鹿的公母也还罢了,连怎么豢养的都知道!”

    沈安珺笑到一半,忽然猛地一收,道:“你确定你讲的不是开玩笑么?”

    吴非双手一摊,道:“我像是在开玩笑吗?”

    白璐堂将玉片打开,并没马上宣布对错,但满脸都是古怪之色。

    沈安珺去拉素望大师的手臂,问道:“这非弟弟说得对不对啊?”

    素望大师仿佛没有知觉,他盯着吴非问道:“是不是小竹林中收藏了潵溪的飞鹿鹿茸片?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众人有些明白过来,潵溪是橘谷之外,神道和魔道边缘的另一片禁地,但那里有一支少数族人,他们以豢养飞鹿为生,只是拔掉幼鹿的鹿茸让其重生,据说成功率非常低,一般四层以下的修炼者都没有见过。

    吴非自然不能说出自己身上修炼了千里眼,于是含糊地道:“长老说是说过,不过门派中是否有收藏,我就真的不知了!”

    沈安珺站起来,从白璐堂手中抢过玉片,瞥了一眼,惊道:“哇,小弟弟,跟你说的差不多呢,若不是我在这里,真的要怀疑你跟素望叔叔是串通好了!”

    这块玉片上记载的是:“公飞鹿,八十年,冲关调理。”

    沈安珺这么说,显然这一场是吴非胜了,不但胜而且胜得漂亮。

    索长贵长出一口气,随即心又揪了起来,暗道:“下面还有两场,林非能不能扭转局面?”

    白璐堂终于沉声道:“这一场,是林非胜,这场开鉴之比现在是三比二,素望大师领先!”

    吴非留意到自己的玉牌又多了三道红痕,而慕容大师则是多了一条。

    李季这时看吴非的眼神已经变得十分佩服,小竹林就是小竹林,林非如此年轻,又是第一次出道,就算今天输了,以后的成就也必然在素望大师之上。

    沈宇谦哈哈笑了两声,将飞鹿的鹿茸片拿回来放入怀中,道:“非小友好本事,这块飞鹿的鹿茸片是老夫的收藏,方才不过是借给素望大师出题用,想不到你说得这么准确,连重生鹿茸的时间都能推测出来,佩服,佩服!”

    霍东飞瞪了一眼慕容庸,暗道:“你还大师呢,牛屎个啥,给非哥提鞋都不配!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现在贵田阁还落后一场,那小弟便出题了!”

    素望大师道:“请!”

    吴非从宝囊中掏出两块黑色的玉石状物体放在桌上,道:“这药也很便宜,与前面那块五虎外敷丹差别不大,素望大师只要告诉我怎么使用就可以了。”说完他又将解释记在玉片上推给陈箫。

    众人眉头纷纷皱起,均道:“这是什么东西?”陈箫拿着玉片只想马上打开,可是按规矩他也不能提前知道结果。

    素望大师倒吸一口凉气,暗道:“小师弟是跟哪位长老学的,身上怎么尽是些稀奇古怪的东西,这块黑色玉石状的东西也叫药?”他拿过黑色玉石闻了闻,觉得它并没有石头重,用手一掰居然掰不下来,显然此物十分坚韧并且还有些弹性,他舔了一下,入口微苦。

    众人议论纷纷,慕容庸又是嫉妒又是好奇。

    素望大师出道以来,从未遇到过这样的对手,以往他总能在对手的出题后找到蛛丝马迹,然后顺藤摸瓜寻到答案,但现在面对这样一块光秃秃的石头,一点痕迹都找不到。

    想了片刻,素望大师取出一柄小刀,将黑色玉石切开,只是那黑玉十分坚韧,一切便碎裂开来,变成一小块一小块。素望大师拿起一块捣碎弄成黑粉,用水调匀后涂在手上,过了片刻觉得不对,又含了一块在口中。

    沈安珺拿起一块碎片闻了闻,皱眉道:“我觉得这个东西肯定不是吃的,它好像还有点臭呢!”

    素望大师身上有一面法镜,这是落花长老临别送他的宝物,但即便使用了法镜,素望大师依然看不出任何端倪,不禁摇摇头道:“这个东西我没见过,也没有听说过,但我觉得他应该是含服之药,只须含在口中便是,因为它似乎能慢慢化开,至于药效,我想应该是排解胸中郁闷,跟前面那块飞鹿的鹿茸片十分相像。”

    众人都觉得有理,吴非问道:“素望大师确定么?”

    素望大师点头道:“确定吧。”

    吴非朝陈箫作了个手势,道:“请陈老板揭秘。”

    陈箫打开玉片,神识探进去,道:“这,这是一块黑玉膏药,主治伤筋痛骨,将它贴在伤处即可。”

    素望大师奇道:“贴在伤处,怎么贴啊?”

    吴非对索长贵道:“麻烦您去取一盆火来。”索长贵虽然不知吴非的用意,但还是吩咐人照做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有人取来一盆炭火,吴非先问道:“请问在座有谁筋骨酸痛?”霍东飞和钟老二同时举起手,接着白璐堂和李季也举起了手。

    霍东飞道:“我上个月和人动手,扭伤了右肩,虽然吃了回复丸,酸痛却难止!”

    钟老二道:“我是膝盖酸痛,不能去寒冷潮湿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白璐堂和李季也差不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