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2章 非公即母

    众人大感意外,像这么出题,十分少见,吴非若是问用什么药材来炼制,可能有些困难,但问药要怎么用,简直儿戏。

    素望大师拿起药丸,看了两眼,忽然双眼直,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药丸,也从来没有闻到过这样的药味。

    沈安珺奇道:“素望叔叔,他把药丸都拿出来了,难道你还认不出?”

    素望大师苦笑道:“这是一种新药,我从来没见过。”

    沈安珺对吴非道:“喂,小子,你是不是为了这次开鉴,故意新弄出来的一种药吧?”

    吴非双手一摊,一副委屈的样子。

    素望大师切下一半的丹药放入口中,半晌之后缓缓摇头道:“这颗药的炼制方法很奇怪,烤制得特别干,而且从制成药丸到现在,至少存放了一年时间以上,按理就算凡人的丹药,也难不倒我,但我居然真的不知!”

    沈安珺道:“他这个东西也许根本不是丹药!”

    素望大师道:“你错了,这一定是丹药,我感觉服下之后,没有坏处,好吧,这一场,我认输!”他说完自己去揭了玉牌察看,看完之后,竟是说不出的郁闷。

    沈安珺抢过玉牌,大声念了出来,道:“五虎外敷丹,碾碎之后敷在伤口上,治疗颜面疔疮,手足疗疮,使用方法,在创口外敷,哇,外敷,素望叔叔,这是外敷药,你,你怎么吃下去了!”

    慕容庸疑惑地取来另一半五虎外敷丹,卷起袖子,碾碎后涂擦在手上,他胳膊上长了一块疗疮,这是他们家族的怪病,只要是男子,身上就会长,有的长在脸上,有的长在身上,但生下的女孩却不会长。

    吴非道:“这个药效要过一些时候才会显现,慕容大师可以回去验证一下,晚些告诉我效果。”

    李季这时回过神来,宣布道:“这一场,林非小师傅胜。”

    吴非看到自己的药修牌忽然多了三道红痕,有些奇怪,他只赢了一场,怎么就多了三道?

    其实素望大师的级别比吴非高三级,所以一对三,吴非只赢一场就能全扳回来。

    慕容庸并不理会,他灵气运行,片刻后,胳膊上的疗疮居然消退了不少,不禁惊道:“果然是治疗疗疮的药,而且这么便宜,非小友可否卖一些给老夫?”

    吴非笑道:“此物便宜,卖就不必了,只是我身上存货也不多,这里有两盒就送给大师罢!”说完掏出两盒五虎丹递给慕容大师,关照道:“这里一盒内服,一盒外敷,切勿弄错!”

    慕容庸打开盒子,现每一盒都装了十枚药丸,不禁欣喜地拱手致谢,他先前对吴非还有轻视和怨恨,此时拿了他的丹药,消减了不少。

    沈安珺惊讶万分,先前她以为这药乃是吴非故意骗他们,混淆是非用的,想不到他一掏就能掏出两盒,还分内服和外敷,不由开口道:“非哥哥,你能不能送我两盒?”

    吴非被她一声哥哥叫得心内痒痒,于是又掏出两盒递给她,道:“好的,我也送安安两盒,不过,这个东西姑娘的肌肤可用不上!”

    沈安珺接过药盒,现上面的文字很是古怪,显然不是本地之物,而且包装物也从未见过,显然这不可能是为了这场开鉴临时准备,她在沈宇谦耳边低低道:“爷爷,这个林非有意思,我喜欢!”

    沈宇谦嘿嘿一笑,点点头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慕容庸身上好几处地方都长了疗疮,此刻感觉手上似乎好了不少,又惊又喜,他自己是药修,却不能自医,一直引以为憾,见吴非居然拿这药不当回事,于是恳请道:“非小友,老夫想多买一些,不知你能卖我多少,老夫愿意十块银石一盒来买。”

    白璐堂有些不悦,道:“慕容大师向非小友买药,能否等开鉴完了再买?”

    陈箫道:“不错,现在开鉴是三比一,素望大师领先。”

    慕容庸哼了一声,想到这是开鉴,自己不能太失态,这才闭口不言。

    李季道:“第五场,请素望大师出题!”

    素望大师点点头,从怀中取出一片白毛的角茸,放在桌上,道:“这是一片飞鹿茸,价值五百银石,非师弟能否鉴别一下,这是公飞鹿还是母飞鹿,它的年龄几何,药用价值多大?”说完在玉片上记载完,又推到白璐堂面前。

    索长贵听到五百银石,心中就是一抖,吴非若是借口分辨,将它吞服了,自己怕是又要脱层皮。

    沈安珺问道:“素望叔叔,是不是非弟弟只要答对一样就算胜了?”

    素望大师笑道:“不错,刚才非师弟是这么问我,现在我也理应回敬他一场才是。”

    吴非笑道:“那我可占了大便宜,这飞鹿非公即母,就算是雌雄同体,我也有三成的可能猜中!”

    素望大师笑道:“哪有飞鹿雌雄同体的,非公即母。”

    吴非点点头,拿起飞鹿茸片,用手指轻轻一压,鹿茸片丝毫没有开裂和破损,他千里眼打开,暗自施展溯源的法决,这溯源的法决吴非还没用过,这时隐约可见一匹高大的飞鹿站在一片栏杆后,分明是一头公鹿,但它有些奇怪,鹿茸长得十分短小,并不像一般的公鹿那么大。

    素望大师笑道:“非师弟,这一场是不是为难你了?”

    吴非想了想,已经知道了大概,拈着那片白毛茸道:“这是一匹公鹿,年龄约在八十岁左右。”

    素望大师闻言,顿时耸然动容。

    这块鹿茸片,沈安珺并不了解底细,这时不禁奇道:“八十年飞鹿的鹿茸片,最多也就两百银石,可是素望叔叔刚才说了,这片价值五百呢!”

    吴非点点头,先前他眼前浮现出一片栏杆的样子,便道:“因为这匹飞鹿,是被人豢养的,而且豢养期间用的饲料都是珍稀食料!”

    沈安珺讶然道:“你怎么知道,如果是八十年的飞鹿,鹿茸片这么细密,应该是一匹母鹿才对,你竟然说它是公的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