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1章 开鉴、开鉴!

    吴非曾见过林涵兮使用此火,这是烧灭帖木藩主神念的正天真火。

    黑瓷瓶被正天真火包裹,里面出凄厉的叫声,但不久之后便湮灭下来,好像已被烧融,但素望大师用正天真火比林兮涵要厉害得多,只片刻,那黑色的瓷瓶便被烧蓝,瓶子犹如透明一般,里面一片白茫茫的不可见。

    素望大师淡淡道:“这瓶中之物,价值三百银石,在下想请慕容大师猜一猜,瓶中原来装的是什么,现在变作什么,价值多少银石?”

    慕容庸思索片刻,冷笑着道:“这瓶中原来装的是三条神猿的神念,这三条神猿乃是紫背冰山的神兽,是也不是?”

    紫背冰山乃是极北的一块禁地,地域极大,紫背神猿的活动范围在冰山外围,名声也很大,但是数量很多,所以三十年以上的神猿神念,也就价值几十块银石,其神念配合一些材料,可以练出一些特别的法器。

    沈安珺鼓掌道:“慕容大师你好厉害,那你猜猜现在瓶子里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吴非此时已经打开千里眼,他隐约看见瓶中装了一块黑色的块状物,除此之外,瓶内还有一片氤氲之气,先前素望大师曾经轻轻摇动瓶子,吴非就已经听见瓶内的轻微响声。

    慕容大师陷入沉思,素望大师道:“在下给慕容大师一个提醒,我这瓶中炼化之物乃是一种药,并非暗器之类的小东西。”他这提醒显然将范围缩小了一大半,慕容庸霍地一醒,双眉紧皱道:“难道你将神猿的神念炼成了三神丸?”

    沈安珺道:“慕容大师您这可猜错了,我替您求个情,您可以猜三次,三次都不对,那就算您输了,如何?”

    素望大师微微一笑,点头表示认可,这场开鉴,自己要是一开始就连胜三场,那还有什么悬念可言。

    慕容庸正暗暗后悔,今天应是栽定了,而且比上次更惨,想不到沈安珺又给他两次机会,于是想了想道:“好,如果不是三神丸,就是三合丹,你这瓶中本来就装了三合丹的材料,现在将神念炼化,融合进去,正好就是三合丹!”

    沈安珺摇头道:“不对,还是不对,三合丹那种便宜货,将神猿的神念炼进去,简直是糟蹋!”

    慕容庸惊道:“不是三合丹,难道素望大师炼成了醉三仙!”

    醉三仙的丹药价值倒正好是三百银石,只是用神猿的神念来炼制,药效并不是太好。

    吴非摇头道:“不是,一定不是醉三仙,在下以为,素望大师应该是炼成了小乘胶!”

    慕容庸怒道:“你胡说八道什么,小乘胶价值不过两百银石,刚才素望大师已经说了,这里面的药材价值三百银石!”

    吴非双手一摊,道:“在下说了,这里必是小乘胶,您若不信,我也没办法。”

    沈安珺戏谑地道:“只有三个答案,你们到底选哪一个?”

    慕容庸道:“当然是醉三仙!”

    沈安珺道:“你确定?”

    吴非正要讲出自己的理由,慕容庸狠狠地瞪了他一眼,道:“当然确定!”吴非见索长贵欲言又止,田掌柜也一片茫然,不由暗暗叹息一声。

    沈安珺嘻嘻一笑,道:“慕容大师,恭喜您!”

    慕容庸得意地瞟了吴非一眼,沈安珺却接着道:“恭喜您又答错了!”

    素望大师对吴非道:“非师弟,你为什么判断这里面装的是小乘胶,难道你不是用三百银石的价值来衡量?”

    吴非笑道:“素望大师先前的醒脑丸都价值五十了,这小乘胶卖到三百又有什么稀奇!”

    沈安珺瞪着一双大眼睛,惊异地问道:“那你是乱猜的?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猜自然是猜了一些,不过,刚才瓶子被烧蓝,瓶内一片氤氲,我猜是这瓶中原来充满了紫背冰山的瘴气,不然神猿的神念不可能保存这么久,以在下的判断,这紫背山的瘴气遇到正天真火,会将一切融合,三只神猿也好,十只神猿也罢,只是激活了小乘胶的药用,这块小乘胶,我看价格不止三百银石,至少也能卖五百,素望大师若肯转让,在下就出五百买下!”

    素望大师失笑道:“厉害,厉害,不愧是我的小师弟,不过,五百银石不能卖给你!”

    吴非有些奇怪,素望大师又道:“我先前说了是三百银石,你要,我就作三百卖给你!”说完,他一掌拍碎瓷瓶,赫然露出一块冒着白烟的黑色块状物,众人闻到一股特别的腥臭之气,一起惊道:“小乘胶,果然是小乘胶!”

    李季开口道:“林非小友虽然猜中,不过先前慕容大师确定的是醉三仙,所以这一场,还是素望大师胜!”

    慕容庸一张老脸通红,他本来看不起吴非,可是这一场明明是被吴非看破,自己偏还不信。

    吴非看着自己的药修玉牌变成三道黑痕,不由摇摇头。

    沈安珺撇撇嘴道:“七场胜负,我们胜了三场,这次开鉴可是一点都不好玩,素望叔叔,你好像还没在领先三场的情况下被逆转吧?”

    素望大师点点头,他自信有宗师级的鉴别能力,领先三场,几乎已胜定。

    索长贵近乎绝望,但脸上还是勉强保持着笑容,他对慕容庸抱拳道:“下面的场次,还是请林非小友来开鉴吧,慕容大师指点即可。”

    慕容庸羞愧之极,这时他再傲气,也觉得不能再丢人了。

    李季道:“好,那这第四场,就请林非小友出题!”

    吴非哈哈一笑,道:“好,那就由我来班门弄斧。”他掏出一颗深赭色的丹药放在桌上,道:“这枚丹药一块银石可以买几颗,请素望大师判断一下,这是什么丹药,怎么用,可以治疗什么病症,这三样只要一样答对,便算我输。”说完将那丹药的解释记在一块玉片上递给陈箫。

    这颗药丸,是吴非从嵩江府严小福的道院中得来,严小福化名为秋道子,实则是清帮的幕后老大,清帮开药店,他在道院中囤积了不少药,此刻都在吴非身上,上次吴非在林子焕的洞中得到凡人药物的提炼之法,他试着提炼了一些,现在正好用上,素望大师再厉害,也不可能知道这些大明制造的药物是用来做什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