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0章 七场定胜负

    慕容庸本想说三场,但随即想到,上次请他出场的老板担心开鉴的费用过高,以三场定胜负,结果他以一比二输给对手,论起在药修之道浸淫的时间和经验,慕容庸并不觉得自己会输给一个年轻人两次,想到刚才沈宇谦建议把费用控制在两千银石之内,那要鉴别的,必然是寻常普通的丹药,冷僻的东西慕容庸没有把握,常用之物,他不可能输给素望大师,于是道:“这次比七场吧!”

    索长贵和田掌柜闻言,差点吐血,七场比下来,费用必会高得惊人,他们恨不得控制在两百银石以下,两人都后悔一开始没有交代清楚,现在慕容庸定下七场,只有打落牙齿往肚里咽。

    李季道:“那好,既然慕容大师定下场次,那么按规矩,先请双方药修亮出身份牌!

    素望大师掏出一个玉盒放在桌上打开,从里面取出一块橙色的美玉托在手上,灵气一转,那橙玉玲珑透亮。

    吴非千里眼一扫,有些惊异,要知道药修的身份玉牌,输一场是留下一道黑痕,赢一场是一道红痕,素望大师的橙玉中刻着一道道红痕,有四五十道之多,而黑痕不过十几道,还全是留在最上面,显然他进入初师以后,就没怎么输过。

    慕容庸打开自己的木盒,里面也是一块橙玉,吴非看到,慕容庸的橙玉上,黑红的划痕极多,总计不下两三百条,显然他的开鉴经验丰富,只是黑红之痕差不多,红痕略为多一些罢了。

    吴非从宝囊中取出自己的药修身份牌放在桌上,有些不好意思,他的药修牌上一道红痕或黑痕都没有,还是块空白。

    沈安珺朝吴非皱皱鼻子,吐出舌头做了个鬼脸。

    霍东飞和钟老二也有点不好意思,他们没想到吴非的药修身份还是零,哪怕有两道黑痕,也比空白要强。

    李季道:“好,这一场开鉴,按惯例由买方先出题。”

    素望大师点点头,从怀中摸出一枚丹药,淡淡道:“这是一枚醒脑丸,一般的醒脑丸卖五块银石,在下这块,卖五十银石,请慕容大师鉴别一下,这枚醒脑丸和其他的有什么区别?”说着他又将一块玉片递给白璐堂,道:“区别我已经记在上面,等下请白掌柜公正。”

    白璐堂点点头,并没察看玉片,而是将它放在桌上。

    慕容大师接过醒脑丸,仔细察看了一番,忽然嚓地一声,手中白光一闪,醒脑丸被削为两半,他端详片刻,他将半片丹药纳入口中,舌头转动间,脸上忽然浮现出笑容,道:“我知道了,你这枚醒脑丸中,除了常用的醒脑之物,还加入了苦苔和酸芎两种药物,苦苔是为了更提神,酸芎是激修炼者的感知!”

    吴非想要拿过那半枚醒脑丸来察看,慕容庸却紧紧握住那半枚丹药,信心满满地瞪着素望大师,吴非暗叹一声,如果仅仅加入苦苔和酸芎,是卖不到五十银石的,他必然漏看了什么。

    素望大师面无表情,对白璐堂作了个请的手势,白璐堂一道灵气输入玉片,随即微笑道:“慕容大师很厉害,不过,这枚醒脑丸中加入了四味材料,慕容大师只猜到其中两味,这一场,素望大师胜!”

    慕容庸满脸沮丧,问道:“四味,竟然是四味,还有哪两味?”

    素望大师道:“一味是天海净水,这是为了把醒脑丸提纯和增加活力,还有一味是松油,这是稳固药效,即使这枚醒脑丸掉在水里,也一样有效,这枚醒脑丸最贵之处是用了天海净水,不然卖不到五十银石。”

    慕容庸暗叹一声,天海净水无色无味,确实很难品尝出来,但先前吴非已经演示过一次,自己居然大意没有想到,而松油也一样难以分辨,不过,从醒脑丸的外观应该可以看得出,因为它的色泽要油亮一些。

    吴非看到自己的药修玉牌上,忽然悄悄多了一道黑痕,不由哑然失笑,暗道:“这一场我没有出手,也算我输啊?”

    李季道:“那好,这第二场,请慕容大师出题!”

    慕容庸点点头,掏出一块璜丹放在桌上,道:“这块璜丹,价值两百银石,请素望大师鉴定一下,出自何处?”说着将一块玉片推到陈箫面前。

    索长贵脸上肌肉抽搐了一下,两百银石,可不是小数字。

    素望大师笑笑,拿起那块璜丹,扳下一块放在鼻子下闻了闻,道:“这块璜丹中的杂质不少,而且还沾了湿气,慕容大师您买贵了,它最多值一百银石!”

    吴非暗暗点头,这位素望大师果然厉害,一眼便看穿这璜丹的价值。

    慕容庸道:“我不是要你看价值,是要你看它出自何处!”

    素望大师将一小块璜丹在手指间捻动,碎屑纷纷落下,他淡淡道:“这块璜丹虽然不值两百银石,但慕容大师您弄来还是不易,也许路费花了一百还不止,它应该是产自佛国。”

    慕容庸倒吸一口凉气,他以为素望大师不可能猜到,谁知他这么轻松就辨别出来,不禁问道:“你,你是怎么判别的?”

    素望大师笑道:“这个太容易了,我闻了一下,上面有香烛的味道,除了佛国,哪个地方会有这种味道?”

    慕容庸差点晕倒,各地的璜丹只有品质的差别,一般是很难分辨出产地,想不到素望大师竟然闻得出香烛的味道。其实,慕容庸是因为喜欢修炼时在房中焚香,所以对香烛的味道没有感觉,这是他的习惯所致。

    陈箫将玉片打开,他朝素望大师点点头,道:“果然是佛国,这一场,又是素望大师胜了。”

    见到慕容庸连败两场,索长贵的心在滴血,沈安珺却笑靥如花,鼓掌道:“素望叔叔,你好厉害!”

    沈宇谦捋着胡须,脸上也满是嘉许。

    吴非看到自己的玉牌上又多了一道黑痕,不由苦笑,这慕容庸下判断太凭经验,不输才怪。

    李季道:“好,现在第三场,请素望大师出题。”

    素望大师伸出左手,一个黑色的瓷瓶出现在手中,他晃了一晃,然后右掌一挥,一道真火将那瓶子包裹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