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9章 有好戏看了

    吴非回道:“半年左右吧。”

    素望大师道:“不知非师弟是什么级别的药修?”

    吴非抱歉地笑道:“在下连初师都算不上,今天是我的第一次鉴别会,请素望大师多多提携!”

    素望大师嘿嘿一笑,道:“非师弟真是青出于蓝,前途无量啊。”

    吴非谦逊地道:“不敢。”

    素望大师坐直了身子,对索长贵道:“索掌柜,我们和贵田阁的协议是预定购买乌衣丸,这乌叶草虽然没有列入协议,但口头上曾关照过,要使用乌羽草,是不是?”

    索长贵为难地点点头道:“是,口头关照过,不过——”

    素望大师打断他道:“我们且不说这些乌衣丸的效用如何,只是就贵田阁已经作出承诺,现在更换材料,至少应该征得我们的允许吧?”

    索长贵道:“我们当然是找过,但可雷国那么遥远,我们又没有联系的方法,这是不得已为之。”

    素望大师道:“所以你们就违反协议,私自用了乌叶草代替?”

    索长贵被他抢白,一时接不上话来。

    吴非笑道:“你们不允许,干吗不写进协议呢,既然不写进协议,就不能算违反!”他死死咬住不是违反协议,那对方就不可能要求十倍赔偿,最多也就是退还订金。

    素望大师朝白璐堂、陈箫和李季三人点点头,道:“好,现在有争议,能否请求公证开鉴?”

    吴非心中一动,他期待的开鉴终于就要开始了,开鉴是药材或丹药买卖双方产生争议后,双方代表的药修比试鉴别能力,谁胜了,谁代表的这方就获得胜利,如果素望大师胜了,贵田阁就要十倍赔偿,而且开鉴中消耗掉的丹药和药材,由败的一方支付。

    索长贵和田立文其实是有苦难言,开鉴需要不少钱,说不定费用还要过赔偿的金额,药修这个行业,没有一点资本可是玩不起。

    先前吴非在辩论上虽然占了不少优势,但药修的争斗到后来基本都需要开鉴,这是考验药修的能力,口才再好,也没有逆转局势的可能。

    白璐堂、陈箫和李季互相点点头,白璐堂呵呵一笑,开口道:“不错,现在确实是到了开鉴的时刻,不知双方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沈宇谦呵呵一笑,道:“我们没意见,同意开鉴!”

    索长贵满脸的犹豫,他光是赔偿就已经万般困难,如果开鉴,那等于要抵押上贵田阁,且不说慕容庸不是素望大师的对手,林非这种初师资格都没有拿到的药修,实在不可能有胜机,他请吴非来,也就是应付一下场面的过程,真的要开鉴,还下不了决心。

    见到索长贵犹豫,沈宇谦又道:“索掌柜若是担心费用,我们可以约定一下,开鉴的丹药费用,我们加起来不过两千银石,如何?”他这么说,分明是看不起贵田阁。

    慕容庸上次开鉴输给了素望大师,他觉得自己输得窝囊,既然被邀来代表贵田阁,当然是希望开鉴。

    吴非见索长贵犹豫,悄悄传音道:“跟他开鉴!”

    索长贵一呆,暗道:“你说得轻巧,我可是提着身家开鉴!”于是问道:“你有几成把握胜他?”

    吴非瞥了一眼素望大师,道:“五成吧!”蓝野长老曾跟他说过,千里眼用得好,大师级别的药修,根本不用怕。

    田掌柜见索长贵一直没作声,干笑道:“开鉴这事,要不还是算了?”

    沈宇谦道:“这么说来,贵田阁是认栽了?”

    沈安珺不满地道:“唉,真没意思,素望大师,跟你出来一点都不好玩,最近三场,有二场都没开鉴。”

    索长贵望着吴非坚定的眼神,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,他双拳紧握,开口道:“开鉴就开鉴,大不了贵田阁我不开了!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沈安珺鼓掌笑道:“好啊,有好戏看了!”她笑容十分灿烂,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,吴非暗暗点头,心中想道:“这丫头是个美人胚子,现在就不比冬薇和雨双姐妹差,长大后,应该更美。”

    白璐堂脸上露出的是嘲讽之色,陈箫脸上是惋惜之色,而李季的脸上则是挂着微笑。白璐堂知道,索长贵输了,这间贵田阁基本就是他的,这条街上,贵田阁的位置相当好,抢了栄达斋不少生意,现在有机会买下来,真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。

    慕容庸心中忐忑,他虽然不服袁素望,但并没必胜的把握,现在索长贵愿意开鉴,他要仔细思考一下该如何应付。

    索长贵缓缓开口道:“我们贵田阁今日请了两位药修,一位是慕容大师,一位林非小哥,素望大师如果不介意,我们来个二对一,如何?”

    沈宇谦本想说请便,却又转头问道:“素望大师,你的意思呢?”

    素望大师还未接口,沈安珺却开口道:“好啊,好啊!素望叔叔,我听说你以前一个人对五个药修,将他们打得一败涂地,这次才两个,不算什么吧?”

    素望大师本来想谦逊一回,被沈安珺这么一说,不禁失笑道:“你别乱说,那一次我一对五,对方只是五个次师,今天这里可是有一位大师呢!”

    沈安珺娇嗔地道:“我不管,反正你要赢了才能娶我,不到宗师的级别,休想我嫁给你!”

    吴非等人心中默然,素望大师和他们开鉴,果然是有条件的。

    素望大师对沈安珺传音道:“放心,今天赢下这场,我就去沈家,向你父亲提亲。”

    慕容庸有些不悦,让他和吴非联手,实在是丢自己面子,于是对吴非传音道:“你在边上看着就是了,不要拖我后腿!”

    吴非心中不悦,一想自己还没见识过开鉴,先看看也不妨,于是道:“是,索掌柜要我们两个联手,如果前辈赢了,我自然不敢作声!”言下之意,慕容庸如果输了,关键时刻,吴非还是要出手。

    慕容庸哼了一声,暗道:“胜负哪有你想得那么简单。”

    李季这时开口道:“请问你们都准备好了么,这一场开鉴,你们选几场定胜负?”开鉴的场数,一般为三、五、七场,遇到实力相当的,可以选到九场。

    素望大师道:“客随主便,请慕容大师定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