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7章 正主来了

    吴非笑道:“在下以前有一位老师,叫周重生,他曾说过,你把事情看得复杂,解决起来就复杂,看得简单,解决起来就简单,我们小竹林派并不看重大师、宗师这样的名号,所以,若说素望大师是为了宗师的名号而出手,在下不信。”

    慕容庸满脸不悦,他认为吴非是夸夸其谈,以这少年的年纪,经验阅历都不足,就算他刚才用天海净水辨别出乌衣丸,最多也只是参加了拍卖会而在这里碰运气。

    索长贵问道:“那非小哥的意思是什么,等下我们要不要坚持这些乌衣丸是乌羽草所制?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我先前说了,我们直接承认这二十枚乌衣丸是乌叶草所制,但功用是一样的,如果他非要说乌叶草不如乌羽草,那就请他提出证明,我们来反驳,最后不惜跟他开鉴斗药!”

    钟老二点头道:“我赞同,索掌柜怎么看?”

    索长贵看看田掌柜,田掌柜看向慕容庸,问道:“慕容大师的意思呢?”

    慕容庸站起身来,伸个懒腰道:“你们若是打算听这位林非小友的意见去犯险,那老夫也没在这里的必要。”他的意思很明白,你们若是相信吴非,就留他,相信我,就留我。

    田掌柜忙赔笑道:“慕容大师这是什么话,当然是您主持这场开鉴,非小哥有这样的眼力,正好给您辅助!”他这时自然是后悔请了慕容庸,但慕容家的人可不是贵田阁能轻易得罪的,要是让慕容庸负气而走,就算这次保住贵田阁,以后在栄城的生意会很难做。

    钟老二心中却是对慕容庸十分鄙视,他心中想道:“也许素望大师拍卖天海净水的目的,就是要我们站在乌叶草的立场和他开鉴,如果站在乌衣丸的立场,谁能说得清?”

    吴非不想给慕容庸帮忙打下手,但田掌柜这么说,他也没拒绝,只是谦恭地望向索长贵。

    索长贵望了望外面的天色,笑道:“素望大师他们说不定马上就到,慕容大师这个时候还是不要走了。”他表面上是挽留慕容庸,言下之意是告诉慕容庸,自己不会赶吴非走。

    慕容庸正要作,忽然楼下传来脚步声,有侍女上楼禀报道:“两位掌柜,栄城的客人到了。”

    索长贵和田掌柜一起起身,索长贵对在座诸人一抱拳道:“大家坐一会,老朽出去接客。”慕容庸有些尴尬,他走也不是,不走也不是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索长贵和田掌柜带着三人走上楼来,这三人吴非居然认识其中一人,竟是碧玉阁的老板陈箫,陈箫见到吴非也是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索长贵指着一位年约七旬的精明老者向众人介绍道:“老朽介绍一下,这位是栄达斋的二掌柜,白璐堂白掌柜。”他又指着陈箫道:“这位是碧玉阁的陈箫陈老板。”

    最后一位是个四十出头的中年人,穿着十分古朴,他抱拳笑道:“在下栄达斋的管事李季。”

    这李季是一位药修,比慕容庸低了一级,是位次师,他们三人是双方认可请来的公证。

    吴非暗道:“看来栄达斋还是牛,二掌柜的身份都排在陈箫之前。”

    索长贵笑道:“这三位都是老朽请来作公正的。”他心中却在滴血,等下要是开鉴输了,自己筹不齐银石,可是要把镇店之宝抵押给白璐堂,那时他怎么压价都是可能。

    田掌柜替众人依次作了介绍,白璐堂目光一展,瞥了一眼吴非,对慕容庸笑道:“慕容大师上次失手在素望大师手上,今天是来复仇的么?”

    慕容庸脸色一变,坐下来笑道:“素望大师年轻有为,名声又如日中天,老夫算是凑个热闹。”

    这时楼下一个清朗却有些懒洋洋的声音道:“如日中天可不敢当,在下只是运气好而已!”

    众人循声望去,只见有人正拾阶上楼,吴非心中一动,这不正是拍卖会上,喊出九百银石的那个声音?

    索长贵和田掌柜忙起身拱手道:“三位贵客大驾光临,怎么不叫人通禀一声,实力,失礼!”

    “不必客气!”

    声到人到,一位银衫老者当先走上来,这老者身形挺拔,双目炯炯有神,颌下胡须修得一字平齐,威严中又带着一丝狂放不羁,他的年纪在六十上下,那一身银衫衬托出此人的华贵。

    老者身后一左一右上来两人,左边是个二十几岁的青年,这青年身高七尺,脸型方方正正,两道剑眉显得十分英武,他的修为是第四层初阶,右边是个极为秀气的少年,白衣素装,十七八岁的模样,他的脸色有些苍白,似乎身有暗病,但修为也到了淬体境中阶。

    吴非见银衫老者居然是第六层巅峰的修为,不禁大吃一惊,暗道:“这才是正主买家吗,他是什么来头,好像修为比清笛长老还要高一筹!”

    那银衫老者笑道:“通禀什么,是俺不让你的侍女说,俺自己上来了。”他的口音很重,吴非觉得跟牛三斤有些像。

    那剑眉的青年上楼朝慕容庸一拱手,道:“慕容大师,咱们又见面了。”

    慕容庸见了这青年,再没端架子,起身回礼道:“素望大师,别来无恙?”

    原来这青年就是素望大师,吴非更是吃惊,他以为素望大师是个三十几岁的中年人,没想到他的容颜如此年轻,难道素望大师也是用过凤雀灵之类的驻颜药?

    就在愣神之际,那秀美少年一副天真烂漫的样子,对银衫老者开口道:“爷爷,这贵田阁我看也一般般。”

    银衫老者不客气地拉过一张椅子在中间坐下,道:“安安,你怎么说话的,不给主人留面子”

    索、田两人面上一红,对方一点面子都不给,实在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秀美少年娇哼一声,他看见吴非年纪与他相仿,便走过来道:“你是谁,叫什么名字,今天这样的场合,你也敢来?”

    吴非闻到他身上淡淡的幽香,不禁哑然失笑,这少年分明是一个少女乔装改扮,不禁笑道:“我是药修,为什么不能来,你叫安安吗,怎么是个女孩的名字?”

    安安愠道:“你管我。”

    索长贵忙上来给众人作介绍,原来这老者名叫沈宇谦,是北方可雷国沈家一族的长老,沈家虽然不能和三大家族比,也是可雷国富,在很多国家都有生意,那少年打扮的女子叫沈安珺,是沈宇谦的孙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