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3章 天海净水

    吴非学了那么多药修见识,心中有些技痒,暗道:“我就是想见识下以前出山师兄有多厉害,不然,才懒得管你闲事。”他摆摆手道:“你们不是也想明天再去石林关么,正好一起去凑个热闹,不过我要是什么都没买到,那就作罢。”

    钟老二笑道:“我们两个一切悉听尊便,非哥就是要我们陪你十天半月都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索长贵见一向不讲理的陇山三义居然对吴非俯帖耳,有些惊异,他想了想,解除了隔音罩,招手将侍女唤过来,道:“我的一号拍品取消了,你把它拿过来!”

    霍东飞戏谑地道:“要赔五千银石出去,这场拍卖会一定是贵老鸟你卖裤衩!”

    索长贵老脸一红,道:“别胡说。”

    片刻后,侍女取来一个盒子交到索长贵手中,索长贵打开盒子递给吴非,道:“这里是两片咒玉,非兄弟替贵田阁出面,这个算是老朽的一点意思。”

    吴非笑而不接,心中暗道:“索老头真是老奸巨猾,上午告诉我参加拍卖会就可能买到咒玉,原来它就在你这里,先前不肯告诉我,是想卖个好价钱,现在怕我不肯出面,才当作礼物送我!”

    霍东飞道:“这东西你是送给我非哥呢,还是从两百银石的报酬中扣除?”索长贵心中咬牙,口中讪讪道:“当然是送了,只要非小哥肯替我们出头,不论胜负,两百银石的报酬我们都付了!”

    钟老二惊奇地道:“看来我以后要重新认识贵老鸟了,原来你也不是一味地抠门啊!”

    吴非瞥了一眼盒中的咒玉,淡淡道:“索前辈的咒玉成色可是一般啊,刚刚过了下品,也就是五年的期限吧?”

    索长贵眉毛一挑,伸出大拇指赞道:“非小哥高明,你根本不需要拿起来瞧,就知道成色,我相信一般的药修绝对做不到!”

    霍东飞和钟老二之前只以为吴非动手厉害,没想到他在药修方面还浸淫颇深,钟老二拿起一块咒玉瞧了半天,才道:“果然如此,非兄弟,我越来越佩服你了!”

    霍东飞撇撇嘴道:“二哥,我非哥要是没这点本事,凭什么小竹林第一美女会看上他!”

    索长贵猛地醒悟过来,拍着脑袋道:“哎呀,非小哥就是林非,老朽怎么就没想到,小竹林除了林非,还有谁名字中有个非呀!我说怎么钟、霍二位会这么推崇,原来是精英弟子比试的第六名,大名鼎鼎的林非!”

    吴非额头流汗,道:“什么大名鼎鼎,我修为低下,也就是混个虚名罢了!”

    霍东飞老实不客气,他把咒玉的盒子收下,塞给吴非道:“难得贵老鸟大方一回,不拿白不拿!”

    吴非呵呵一笑,将咒玉收进了宝囊,他没想到自己要买的东西居然不用花钱。

    此时第一件拍品已经开始拍卖,吴非见是一件下品的法器,全无兴趣。

    霍东飞倒是有些手痒,下品的法器也是有品阶的,比起那些没有品阶的法器,已经高出不少档次。

    索长贵心中七上八下,他最近都在请药修助阵,可惜一个理想的都没有,谁知今天误打误撞遇到吴非,当日他对吴非辨别药物的能力已经惊奇不已,就算今天这场乌衣丸之争败了,贵田阁能请到吴非出场,于名声也不会有影响,况且袁素望是他的师兄,同门之谊还是要讲的,应该不会太过为难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拍品有丹药和药材,比起上次碧玉阁的拍品,档次要低了不少,最贵的一件成交品,也仅仅拍出了一千银石的价格。

    索长贵脸色不是很好看,这些拍品中有一半是他的东西,可是到现在还只拍出三千多银石,难道下午真的要把贵田阁输了?

    吴非唯一感兴趣的是神根草,可惜拍到后面,也就是出了一件中品法器,他悄悄传音给索长贵,道:“索前辈,我愿意出两百银石买神根草的消息,你要是知道,不妨卖给在下!”

    索长贵一呆,苦笑着摇头道:“这个神根草太过珍贵,三大家族遇到,会不惜代价购买,就算是舒城的顶级店铺,都不会有,非小哥若是认识三大家族的人,不妨去打听一下!”

    吴非点点头,暗道:“看来,我下午真有必要去会会素望师兄。”

    这时拍卖师扫视全场一圈,沉声缓缓道:“今日我们这里的最后一件拍品,乃是一瓶天海净水!”

    吴非心中一动,这天海净水他可是知道,用来培植珍惜植物,十分有效,甚至有起死回生的作用,林子焕留在洞府中的那盆花,虽然出嫩芽,可是枝条一直没见起色,若是买下这瓶净水,说不定有用。

    霍东飞和钟老二低声咒骂了两句,他们这次拍卖会,一件东西都没拍上,这天海净水对他们也吸引不大,毕竟两人都不是药修。

    拍卖师介绍完天海净水的功用,道:“这瓶天海净水的起拍价是八百银石,有想法的可以举牌了!”

    霍东飞哼了一声,道:“天海净水说来稀有,若是花时间用专用法器净化,还是能提炼出来的,起拍八百,不如去抢了!”

    钟老二点点头,问索长贵道:“起拍这么贵,这东西是你的拍品吧?”

    索长贵连连摆手,道:“不是,不是,我的拍品一共七件,刚刚有一件还流拍了。”

    果然场中诸人都纷纷交头接耳,大家都认为天海净水起拍八百银石过于昂贵,拍卖师喊了几遍,竟然没一个人报价。

    吴非心中盘算着要不要买下,他虽然身上金银石加起来有七八千,可是花八百银石去救活一盆林子焕留下来的植物,到底值不值,还是要商榷的。

    见无人应声,拍卖师有些失望,他举起拍卖槌问道:“八百银石,有没有要的,我现在问最后一次!”

    吴非想了想,终于在包间中伸出了牌子,道:“八百,我要了!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不但霍东飞和钟老二意外,连索长贵都大为惊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