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2章 乌叶草和乌衣丸

    索长贵拱手道:“二位不要误会,非小哥今日下午若是肯到贵田阁去帮个小忙,只要开鉴取胜,老朽除了两百银石外,再奉上两百银石作为辛苦费!”以索长贵的精明,他要不是见过吴非给人鉴别药材,根本不会出这个价,一般年轻的药修,刚出山是没人会请的。

    吴非摆手道:“不好意思,我下午要赶去石林关办事,真的没时间!”

    霍东飞倒是起了好奇之心,问道:“贵老鸟,你就是贪心,想花小钱办大事,不过,贵田阁遇到什么麻烦了?”

    索长贵叹息一声,道:“不瞒三位,我们贵田阁去年接下一单,是二十枚乌衣丸,你们知道,乌衣丸是很简单的丹药,对修炼隐匿功法的修炼者十分有用,它并不难炼,只是它的主要材料是雪国产的乌羽草,谁想到雪国忽然受到魔军攻击,我们这边通向雪国的传送阵全部关停,所以乌羽草便无法得到,情急之下,只好从附近的阿布崖国进了些乌叶草代替,炼出了一些乌衣丸。”

    霍东飞笑道:“哈哈,你是滥竽充数,乌羽草和乌叶草虽然形状和药效差不多,但完全不一样啊。”

    索长贵道:“谁说的,不少乌衣丸就是用乌叶草炼成,只是名字和乌羽草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钟老二道:“那倒是,一般的修炼者不会纠结于名字不同,乌羽草和乌叶草确实没办法分辨。”

    索长贵皱眉道:“是啊,买家一开始并没要求我们一定要用乌羽草,但现在却以乌叶草为由拒绝验收,并要我们返还十倍的订金!”

    霍东飞问道:“十倍订金是多少?”

    索长贵叹息道:“他们放的订金比较多,是五百银石,我们若是按这个价格赔,要赔偿五千银石,贵田阁也就没钱周转了。”

    霍东飞嘿嘿笑道:“你活该,谁叫你那么贪,五百银石的订金你也敢收!”

    钟老二道:“那你是赔定了,乌衣丸虽然不是什么珍贵的药丸,但一次凑齐二十枚,还是很困难的。”

    索长贵求助似的望着吴非,道:“老朽有没有办法证明使用乌叶草的乌衣丸,药效和乌羽草的乌衣丸事一样的?”

    看在索长贵请自己入拍卖会的份上,吴非道:“以我所知很难,几乎不可能。”他对索长贵的为人十分不屑,所以并不想介入此事。

    索长贵微微一怔,道:“几乎不可能,那就还是有可能?”

    吴非有些后悔,刚才自己没有把话说死,现在索长贵追问,他倒不好完全推掉此事,于是笑道:“我说的不可能,是你不可能证明乌羽草有效,他也不可能证明乌叶草无效,这是关键。”

    索长贵合掌道:“不错,老朽也是此意,但下午买家会带一名药修来我店铺验货,我相信他有办法证明我们的丹药用的是乌叶草。”

    霍东飞道:“你们有协议没有,如果协议上没有注明不能用乌叶草,那你也请一位药修跟他理论。”

    索长贵道:“这倒没有,因为老朽做生意这么多年,一般的陷阱是不会钻进去的,很奇怪,最近神道的很多国家,都把乌叶草排除在乌衣丸成分之外,如果这成了定论,那我的损失就巨大了。”

    吴非冷冷一笑,道:“如果这样,这分明就是一个骗局了,那个订货的买家,说不定早就知道雪国和魔道必有一战,所以才在各处预定了乌衣丸,你们交不了货,就要赔偿他的损失,所以,未必只有你一家处于这样的境地!”

    索长贵惊道:“你,你是说这个买家有预谋?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在下只是推断,并没有下结论。”

    霍东飞猛地道:“这个办法很好啊,可以让一些人赚很多钱,也可以让很多人破产!”

    索长贵凝眉道:“问题他有备而来,据说买家请的这位药修,乃是小竹林的高徒,名叫袁素望!”

    吴非一愣,这名字十分熟悉,他知道小竹林的弟子在门派内都姓林,一旦出了山门,又可以恢复本姓,这位袁素望应该是林之羽最钟爱的弟子之一,名叫林素望,他在药修上的修为,在前一代弟子中的佼佼者。

    霍东飞哈哈笑道:“是素望大师出马啊,那你死定了,除非你能请动清笛、落花长老,否则我劝你还是乖乖赔钱算了!”

    钟老二摇头道:“如果真的是买方布的局,我看清笛长老出马,都未必能驳倒素望大师,毕竟乌衣丸现在大家都认同是乌羽草。”

    霍东飞道:“贵老鸟,你是请哪里的药修来开鉴?”

    索长贵苦笑道:“老朽最开始想请一品堂的人来帮忙,但他们开价太高,只好去小竹林搬救兵,结果子纯法师一听说对方请的药修是袁素望,当即便拒绝了。”

    实际上,一品堂之所以不肯接下这次开鉴,是因为胜算太低。

    此时,拍卖场中基本已坐满,拍卖台上亮起一盏红灯,有拍卖师走上台宣布拍卖规则。

    钟老二道:“拍卖马上要开始了,贵老鸟,你就别坑人啦,素望大师连子纯法师都不敢应对,我非兄弟这么年轻,怎么可能挑战得了?”

    索长贵叹了口气,道:“至少我们也要接招吧,就这么白白赔五千银石出去,实在不甘。”实际上他请了几位药修,可是对方一听情况,立刻婉言拒绝。

    吴非记得林子纯跟他提过这位师兄,念头一转,忽然想道:“素望师兄是药修中的佼佼者,我下午和他去过个手,说不定还可以打听到关于神根草的消息,思思不能修炼,这可是个机会,办完这事,明天早点动身赶到祺关城去,应该也来得及。”于是开口道:“素望师兄我敬仰得很,这样吧,今日拍卖会上我若拍得一件称心的东西,就去会会他。”

    索长贵大喜,连连作揖,霍东飞奇道:“非兄,你胆子不小啊,我听说素望大师非常厉害,在药材辨识上,已隐然追上了小竹林的几位当家长老。”

    ps:阿风现在买东西、评论,都想给的我这本书做一下广告,可是后果不乐观,前天被那个群踢了,今天被另一个网站拉黑,但是我想,只要每天的努力能增加一个读者,阿风也会勇往直前。至于恶炒,还是不要啦,做人应该有底限嘛,像凤姐那样先恶炒再洗白,不是正道。喜欢本书的,阿风相信,都有格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