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1章 不按行情给

    索长贵赔笑道:“没有,没有,这位非小哥原来是钟兄和霍兄的朋友,老朽眼拙,请多担待!”

    钟老二哼了一声,也不理他,对吴非道:“这个老头,绰号叫贵老鸟,手上还是有些紧俏东西的,就是价钱太坑。”

    吴非点点头,笑道:“我和贵前辈也是第一次认识。”

    索长贵退后几步,拱手谄笑道:“钟兄您夸张了,老朽做生意是你情我愿,绝不强买强卖,非小哥,有机会一定来我的贵田阁走走!”说完,有些不情愿地拉起两个少女起身走了。

    霍东飞哼道:“这个老奸商,狡猾透顶,上次他跟我们说能弄到白熊再生丸,收了我们一百银石,你猜最后给我们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吴非问道:“是什么?”

    霍东飞道:“他卖给我们的是,哪里有白熊再生丸出卖的一条消息!”

    吴非扑哧一笑:“这也能卖啊?”

    霍东飞道:“是啊,他是没说错,但我们去他说的地方买,价格贵了一倍还不止,我们最后下不了决心,所以没买成。”

    钟老二道:“可恨的是,有些东西还真的只有他们这种人才知道消息。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那个贵老鸟刚才跟我说,这里有个地下拍卖会,他想拉我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霍东飞瞥了一眼钟老二,对吴非道:“这贵老鸟善心了,居然肯免费告诉你消息。”

    吴非奇道:“他说的是真的?”

    钟老二道:“当然是真的,我们兄弟就是想去参加这个拍卖会的,走,非兄弟跟我们一起去瞧瞧,有你在,我们也放心多了!”他们并不知道吴非有多大能力,但小竹林出药修,想来他应该是此中高手。

    吴非计算了一下时间,觉得参加完这拍卖会再去赶路也来得及,于是点头道:“好,那我跟你们去瞧个热闹,下午我还要赶路去石林关!”

    霍东飞笑道:“非哥去石林关干吗?我们两个参加完拍卖会,明天打算经石林关回陇山去,既然非兄弟今天就走,我们两个陪你就是。”

    吴非知道陇山在石林关附近,路上有个伴也好,于是应允道:“我是要去祺关城办点事,那感情好,大家可以同一段路!”

    三人说笑着往前走去,吴非来过栄城,对于这里也算熟悉。

    通过交谈,吴非得知等会的拍卖会是栄城第三大店铺和风楼举办,这栄城的第一块牌子是栄达斋,第二是碧玉阁,第三就是这家和风楼,虽然和风楼表面的生意不如前两家,但传言它以交易见不得光的东西为主,实际的盈利并不比前两家少。

    三人来到和风楼对面的一间楼阁,这楼阁有三层,外面看上去倒不是很大,霍东飞道:“和风楼的很多生意并不在对面,而是这里,不是熟客,根本不知道这家才是和风楼的老窝。”

    吴非笑着点点头,三人进了门,吴非才现里面着实不小,虽然这里也是店铺,却没多少客人。有人见他们进来,便引到一个偏僻的楼梯口,霍东飞和钟老二似乎是常客,身上都带了和风楼的银牌,吴非没有,守楼梯的是两个年轻人,都有第一层的修为,高的那人抱拳笑道:“没有本店的银牌,须缴纳五十块银石的保证金才能上去。”

    霍东飞将眼一瞪,道:“这是我非哥,我们的新老大,什么保证金,我们给他担保行不?”

    矮的那人摇头道:“霍哥,您不要为难我们,客人是您带来的,我们担保金可以先不收,但和风楼的规矩你不是不知道,这位小哥是第一次来,他若是参与了拍卖,我们不但保证金全数退还,还给他免费办一张铜牌。”

    霍东飞怒道:“你们狗眼看人低吧!”

    吴非摆手道:“不必争执,不就五十块银石么,我还出得起!”他手伸入宝囊,正要掏钱,却见索长贵从楼上伸出半个脑袋,道:“这位非兄弟是我们贵田阁的贵宾,铜牌怎么符合非哥的身份,给他办一张银牌,记在我账上!”

    霍东飞哼了一声,骂道:“贵老鸟,老子认识你这么久,第一次见你大方!”索长贵嘿嘿笑道:“二位,您不要对老朽有偏见,其实我这个人有些地方是很大方的。”

    钟老二道:“那是,比如找女神奴,你就舍得花钱!”

    索长贵嘿嘿一笑,道:“钟兄若是喜欢,老朽也可以介绍几个给两位。”

    守楼梯的两人见索长贵开口,便放了行,吴非暗道:“看来在这种地方,贵老鸟的牌子比陇山三义好使。”

    三人上了楼,这楼上一片阴暗,吴非有千里眼,倒是看得分明,这上面有十几排位置,也有包间,有人给三人了面具和号牌,这是为了拍卖时隐藏身份,索长贵倒是热情,拉着吴非向一侧的包间走去,霍东飞和钟老二见吴非这次没有拒绝,也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四人进入包间落座,有侍女泡上茶水,索长贵问那侍女道:“拍卖会是午时准时开始么?”

    侍女道:“正是,现在时辰还未到,还请四位稍候。”

    索长贵在侍女身上摸了一把,挥挥手让她下去,这才开启了隔音罩,赔笑道:“非小哥,老朽一见就知你不凡,索老头绝无什么图谋,只想非小哥在方便的时候,到我店里坐坐。”

    吴非对这家伙一见面就在他身上做记号,生了戒备之心,但此时既然来了,便含糊地道:“贵田阁是吧,在下记住了,方便的时候我一定去拜访!”

    霍东飞道:“贵老鸟,你想要非哥去帮你去开鉴吧,你出多少价,没有三百银石别跟我非哥开口!”

    开鉴是药修之间的比斗,霍东飞不知道吴非的高下,他报的出手费是药修初师的价格。

    药修分为五级,分别为初师、次师、大师、宗师和师圣,吴非的药修身份牌是空白,连初师都不是,不过药修水准也并非如身份牌上显示,像清笛长老只是大师的身份,却拥有宗师的实力。

    吴非笑道:“索前辈给我的费用是两百银石,来回费用全包。”

    钟老二瞪着索长贵,道:“你是欺负我非哥么,居然不按行情给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