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0章 老奸巨猾

    等到吴非离去,昊子忽然道:“畅哥,你不是喜欢思思姐,干吗不直接跟非哥说?”

    晏畅面色一变,道:“你胡说什么,我昨天是跟他开玩笑,可不敢打思思的主意!”

    昊子一呆,道:“你明明心里喜欢思思姐!”

    晏畅无奈地道:“不错,但思思是非哥的人,非哥以后三妻四妾也正常,所以思思是我不能喜欢的!”

    昊子摇头道:“非哥以前跟我说过,男人应该专一,他是不会娶两个老婆的。”

    晏畅撇撇嘴,道:“在我们大明,有钱有本事的人都三妻四妾,在天行大陆,倒是提倡一夫一妻,可是那些有本事的修炼者,哪个不是一大堆的神奴伺候着,思思既然是非哥的神奴,便已算是他的人。”

    昊子道:“我不相信,非哥的爹爹也有钱,他只娶了一个,非哥跟他爹爹一样,都是专情之人,绝不会脚踩两条船,见一个爱一个!”

    晏畅啪地一掌拍在昊子头上,道:“你懂个啥,嵩江府的男人都怕老婆,非哥的爹爹怕他妈妈,所以才没有娶,你知道他心里不想了?”

    昊子委屈地道:“想了又怎样,他又没娶!”

    晏畅怒道:“你这死耗子,还不去修炼,一天到晚关心别人娶几个老婆!”

    昊子哭道:“你欺负我,我下次告诉非哥去!”

    这些话吴非听不到,他此时正施展音遁术赶路。

    今天吴非的装扮又换回书生装,这是他在大明时最喜欢的服饰,蓝野长老让他在乔婆婆那里领了十块蛟云石,他觉得没必要用,以自己的修为,使用音遁术比蛟云石还要快许多。

    从小竹林到祺关城路途不近,如果光靠赶路,一两个月也未必能赶到,不过,从梅城的传送阵传送到栄城就要快许多。

    梅城在小竹林山脉的东边,人口大约二三十万,以凡人居多,但也有不少修炼者聚居修炼,吴非进入梅城的时候,已过了巳时,他来到传送点,现等待传送的人不少,便交了钱排在队伍的后面。

    排在吴非前面是个穿戴讲究,但长相十分猥琐的老头,这老头的修为是筑基境中阶,他身材瘦小,身边带着两个强颜欢笑的少女,看情形或许是他刚收来的神奴。

    吴非瞟了一眼,那两个少女长相秀气,却楚楚可怜。

    那老头虽然拉着两个少女,却一脸愁容,他见到吴非上下打量了两眼,忽然眼前一亮,好像现了救星一样,问道:“真巧,这位小哥,我们是不是见过?”

    吴非抱拳道:“是么,前辈不是认错人吧,我们在哪里认识?”

    那老头露出一口黄牙,笑道:“你是不是上个月去过栄城,在苍石林的黑市交易过?”

    吴非想起来,他在苍石林的黑市上为了躲避敖登和帖木藩主的追杀,曾当众帮人辨别过丹药。

    那老头见吴非有些疑惑,笑道:“小哥,你这身衣服太好认了,虽然我们只有一面之缘,但我一眼就认出你了。”

    吴非心中暗道:“看来,我以后不能按喜好来穿衣服。”

    那老头又道:“上次在苍石林,兄弟你鉴别真假丹药的本事,可真叫人佩服!”

    吴非抱拳一笑道:“误打误撞,不值一提。”

    那老头竖起大拇指,道:“兄弟是好本事啊,你现在要去栄城吗,我叫索长贵,在栄城与人合开了个小店,叫贵田阁,地方不错,离栄达斋非常近,只有百十步路,兄弟要是不嫌弃,去我那里落脚如何?”

    吴非千里眼一扫,这个叫索长贵的老头拍自己的时候,居然在他身上做了记号,不由暗道:“初次见面,你就想打我主意,若是没有给我留记号,我倒说不定去瞧瞧。”他抱抱拳,口中道:“不敢打扰索前辈,到了栄城,在下还有些私事要办,下次有机会再打扰吧。”

    索长贵有些失望,却依然笑道:“没关系,兄弟你要是有什么东西想要,只管来找我,有些东西栄达斋没有的,老朽也弄得到。”

    吴非传音过去道:“咒玉你有没有?”

    索长贵哈哈一笑,传音回来道:“这个你还真问对人了,咒玉这个东西栄达斋没有,我却可以弄到,对了兄弟,我等下要去参加一个拍卖会,你有没有兴趣一起去?”

    吴非摇摇头,道:“在下随便问问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已经轮到他们传送,这传送阵每次动,都可以送十人过去,吴非排在索长贵身后,索长贵依旧对他劝说道:“没有兴趣,去瞧瞧也是无妨,实不相瞒,老朽的小店一直缺一个辨识丹药的行家,所以生意做不大,小哥要是不嫌弃,每个月到我店里去一次,费用我全包,还额外给你两百块银石,如何?”

    吴非知道药修的待遇高,但不知根底一般不会答应,正要拒绝,传送阵已经启动,一闪之后,他们出现在一个新地方,跟着索长贵的那两个少女是凡人,传送过来有些晕眩,竟然靠在索长贵身上没有清醒。

    吴非跨出传送阵,正要打听怎么去石林关,索长贵却推开两个少女,拉着吴非的衣袖道:“小兄弟,我真不骗你,那拍卖会就在附近,马上要开始了,你跟我一起去,以后来不来我店里都没关系,老朽就是想交你这个朋友!”

    索长贵的死缠让吴非有些不悦,他正要拒绝,忽然有人叫道:“非哥,您怎么在这里?”一回身,现竟是在新昶镇交过手的霍东飞和钟忠。

    吴非想不到在这里又遇到他们,抱拳笑道:“钟兄、霍兄,真是巧了,你们也来栄城,怎样,大哥的伤好了没?”

    霍东飞见到吴非,再也没有那日初见时的傲气,他躬身道:“我大哥的伤完全好了,只需再调养个把月就能复原,多谢非哥鼎力相助,老大说了,等他伤好了,一定来小竹林当面感谢您!”

    钟老二瞧见索长贵站在边上,眉头皱了皱,道:“索老头,你这老奸巨猾的家伙,莫不是想打我兄弟的主意吧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