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9章 清笛的秘密

    凤雀灵的晶石在吴非手中慢慢化开,变成一团柠黄色的气雾。

    思思双瞳一缩,她双唇紧紧抿着,终于轻轻拉开自己的衣带,罗衫滑下,一条洁白无瑕、美妙不可言状的玉体便呈现在眼前。

    这是一株幽兰的绽放。

    这是一颗明珠的华光。

    隔着布巾,吴非的千里眼依然有四五分的清晰,眼前的朦胧,更增添了思思的柔美,那光滑如缎的肌肤,毫无瑕疵,那波动的起伏,藏着无尽诱惑。

    吴非深深吸了口气,勉强控制住心中的绮念,他完全没想到表面上娇小玲珑的思思,会成熟如一枚蜜桃。

    “主人?”

    思思问了一声。

    吴非哦了一声,心中默念道:“我已经有了涵儿,绝不可以再对别的女人动心!”他收束着心神,手掌轻挥,将气雾拍在思思身上。

    思思身子轻轻一颤,吴非也微微颤抖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疼吗?”

    “不,不是很疼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别紧张。”

    “嗯——”

    “难受吗?”

    “还好。”

    吴非克制住各种邪念,按照玉片的记载,将化解开的凤雀灵一点点拍入思思的身体。

    一个时辰之后,施法终于完毕,吴非长出一口气,道:“好了。”

    思思嗯了一声,却是盘坐在那里,一动也不动。

    “施法好了,你,你穿衣起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,主人。”

    思思答应着,还是没有动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主人,思思是不是很丑,你不喜欢思思?”

    吴非一怔,道:“你为什么这么问?”

    思思盯着吴非,道:“那主人为什么一直不肯看看思思?”

    吴非压抑住内心的激荡,平和下语气道:“思思,我是要还给你自由的,如果到那天你离开我,我不希望我们之间有什么羁绊!”

    思思无奈地垂,道:“是,思思明白,您心里只有兮涵姐一个,思思不该有其他奢望,主人,您现在送我回去吧?”她说着穿上衣服,轻轻站起。

    吴非叹息一声,道:“思思,你是个好女孩,但我心里已经有了涵儿,请原谅我不能接受。”

    思思泪水默默淌下,她捂着嘴唇,不让自己哭出声来,过了良久,思思才擦去泪水,道:“主人,我是不是该走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吴非应了一声,取下布巾,忽然觉察到身周似有一道若有若无的杀气,他惊疑地转头,却什么也没看见,刚才吴非给思思使用凤雀灵,竟然没有把蓝月光拿出来预警,这可是个疏忽。

    此时笃见山一座缥缈的山峰上,忽然出现了一位妇人,这妇人白衣飘飘,脸上带着复杂的表情,正是清笛长老。

    清笛长老刚才就在吴非的洞中,她不是接到林依可的报信才悄悄跟来,而是思思身上有她的一道神念,刚才思思下山去见吴非,清笛长老便已留意,后来思思居然跟着吴非离开,清笛长老才隐匿身形跟了过来。

    在思思褪去衣衫的那一刻,清笛长老盯着吴非,眼中有杀机掠过。

    但吴非并没有失礼之举,从始至终,他都只是给思思施法,清笛长老目睹了整个过程,终于在最后悄然而去,临走时,她抹去了自己留在思思身上的那道神念。

    “涵儿,娘现在真的相信,他和思思什么都没有生过,他心里是真的有你,我想,你选林非是对的,娘不会再阻拦你们了!”

    如果林兮涵和吴非听到清笛长老的这句低语,一定会大惊失色,因为清笛长老竟然是林兮涵的亲生母亲,而她没有对人提起过!

    这是清笛长老最大的秘密。

    等送完思思回来,吴非对着花盆中的花草呆,那盆花草现在已经芽,长出淡蓝色的叶子,尤其是它散出来的淡淡幽香,让人觉得特别神清气爽。

    吴非暗道:“我刚才对思思说不要留下羁绊,但这盆花却是林子焕留给我的羁绊!”他沉默了片刻,将那盆蓝色叶片的花草移栽到洞里的一块湿地上,他要出去一段时间,种在花盆里怕干死,至于那个花盆,因为上面刻了字,吴非随手收进宝囊。

    “吱——”

    丁玉佳要吴非转送冬薇的灵兔不知从哪里钻了出来,一头钻入吴非怀中,吴非摇摇头,道:“你这小家伙,看来是赖上我了,吃完就睡在我怀里,这可不成!”他想了想,觉得还是把这条灵兔交给哪个师妹或师姐保管,自己带上它出去可是不成。

    直到这一天的傍晚,吴非才走出小竹林。

    晏畅和昊子搬到一个偏僻的小山村,这里离小竹林稍远,需要使用御风诀跑两个时辰才能到。这一个月里,晏畅和昊子倒是没有再折腾,两人服用了神根草开始修炼。

    吴非觉昊子果然年纪小,修炼的进度比晏畅要快许多,他已能感知气感的存在,虽然还不能运用,但进入修炼者行列指日可待,而晏畅虽然努力,却只是依稀有感应。

    晏畅见到吴非十分高兴,道:“非哥,昊子这家伙不得了,他现在要偷我的东西,就算告诉我,我都感觉不到!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昊子,你可不要出去闯祸!”

    昊子腼腆地道:“非哥,我不会的,我最多拿畅哥练练手。”

    吴非掏出一块玉片给他,道:“你现在有些气感,很好,什么时候能打开玉片浏览,你就学学里面的机关阵法布置,这个是很重要的。”

    晏畅嫉妒地道:“非哥,你不能厚此薄彼,给我的呢?”

    吴非哼道:“我给你一巴掌!”

    晏畅叹道:“非哥,你现在都有了兮涵姑娘,什么时候给我找一个漂亮的女伴?”

    吴非斥道:“你好好修炼,刚刚开始就动歪心思,你知道神根草多不容易!”

    晏畅哼道:“饱汉不知饿汉饥,我要是能有兮涵姑娘那样的人儿陪伴,就算明天死了,也值得。”

    吴非哭笑不得,道:“好吧,有机会我帮你留意!”

    晏畅拍拍吴非的肩膀道:“对头,这才是好兄弟嘛!”

    吴非告诫了两人一番,第二天一早,他留下一百银石,往祺关城而去。